阅体网 http://www.yueti.cc

沈飞李萍系统(沈飞李老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沈飞李萍系统)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暴躁大窝瓜写的《实习律师,你把法官送进去了?》,主角是沈飞李老头。主要讲述了:穿越后,我成了一个实习律师,帮师父搜集证据,助他完成一场场官司。 可他完全看不到我的付出,还害怕我挡了他儿子的路,把我辞退了。 呵呵,你猜你打官司那么顺利是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我有铁证系统,你才能百战百胜! 敢瞧不起我?下一场官司和他打对手,我让他看看谁才是真正牛逼的律师!…

《沈飞李萍系统》精彩章节试读

德州。

凯悦大酒店。

酒席上,一群穿着律师袍,衣装得体的律师在此举杯。

“何律师,恭喜。”

实习律师沈飞端起酒杯道。

“恭喜何律师今天成为所里第一位一线律师,我敬何律师一杯!”

“何律师晋升金牌律师,是我们天青律师事务所的骄傲。”

“我们天青,终于有了自己的金牌律师,真不容易。”

一群同事频频向坐在主位上的一名红光满面,梳着背头的四五十岁中年人举杯。

今天是他何正永晋升金牌律师的日子,二十年从业经验,一朝飞黄腾达。

身为天青律师事务所的牌面,何正永表面上端着,内心早已笑开了花。

律师分为四线律师,三线律师,二线律师和一线律师。

只有一线律师,才能称为金牌律师。

金牌律师,一场诉讼费用,往往是天文数字。

“何律师,小沈跟着你也有六个月了吧?该给他转正了。”

“沈飞这表现大家有目共睹,稍微培养一下,过个十年八年,我们天青说不定又能出现第二个金牌律师啊。”

一群同事建议到。

今年刚从京海政法大学毕业的沈飞,来到这家天青律师事务所实习,已经有六个月了。

今天就是他转正的日子。

他转正前,一直跟着二线律师何正永。

身为一名助理律师,他每天勤恳上进,不辞劳苦,而且沈飞不光是在学习,真的是在帮忙打官司。

何正永晋升金牌律师,绝对少不了沈飞这个助理律师的一份功劳。

念在沈飞曾经帮助过他的份上,何正永都应该帮沈飞转正。

再加上沈飞毕业于名校,工作优秀,大家都认为这事已经板上钉钉了。

微微喝醉的何正永,却一拍桌子说道,

“小沈,欠缺了一点社会经验,太过锋芒了,不适合干律师,所以,从哪来回哪去吧。”

沈飞当场脸色一变。

他在天青干满了六个月,你早不辞退,晚不辞退,偏偏要现在辞退。

这不是白白耽误了自己六个月吗?

他还拿了六个月的实习工资,相当于给天青白干了。

既然别人已经明确拒绝,他没必要强行挽留了。

沈飞把酒杯往桌面上一顿,看着何正永这个过河拆桥的老狐狸目光一冷道,

“你会后悔的!”

扔下一句话,直接走人。

杯子里的酒依然是满的。

看到沈飞走了,周围的同事纷纷惋惜。

老何是不是喝多了,要把沈飞这么优秀的人才给辞退了?

何正永虽然喝了不少,但是目光依旧清明。

何正永暗中冷笑起来,他辞退沈飞,当然不是因为喝醉了的缘故。

什么欠缺社会经验只是说辞,他拒绝沈飞,只是因为他儿子快毕业了。

他不想在所里给儿子树立沈飞这样优秀的竞争对手。

以他金牌律师的地位,再干几年,所长的位置就是他的。

等他退了,他不希望沈飞以后跟他儿子去竞争所长。

何正永这头老狐狸,早就为自己儿子的晋升道路提前扫清了障碍。

。。。

沈飞直接回去收拾东西走人。

何正永全凭上一场官司打得好,才当上了金牌律师。

沈飞冷笑,没有他收集的那些铁证,何正永凭什么能打赢那场官司?

可笑!

不管他何正永有什么目的,放走沈飞,一定是天青,是他何正永的损失。

。。。

天青律师事务所。

何正永办公室。

“当当!”

门外有人敲响了门。

董事长走了进来。

“何律师,你把沈飞辞退了?上一场官司中,他收集的那些证据很重要!”

何正永不以为意地说道,

“是我把他辞了。”

“收集证据算个屁的本事,运气好罢了。”

“今后所里有我金牌律师坐镇,还怕官司翻车不成?”

何正永眉毛一掀,

“对了,李所长年龄大了,他没几年就快退了吧?”

一个律师所,金牌律师的地位很重要。

金牌律师在整个律师圈子里都说得上话。

董事长见何正永已经表明了态度,虽然觉得沈飞有点可惜,但辞了也就辞了,无足轻重。

一家律师所里,终究是金牌律师重要。

“明白,李所退了,位置就是你的。”

何正永笑了,

“对了,我儿子今年要毕业,麻烦给他在所里安排一个职务。”

“好说,不需要实习,直接转正。”

“哈哈,这和沈飞那小子的待遇可谓天差地远啊!多谢董事长。”

。。。

沈飞那可不是普通的证据,是从铁证系统里获取的证据。

没有这些证据,凭借何正永一个二线律师,也想打赢那场官司,痴人说梦!

天青裁掉沈飞,那是裁员裁到了大动脉。

公司血亏!

本来沈飞还想留在这里好好干一场。

既然这里不留他,沈飞准备另投门户。

可惜的是,他实习期没结束就被辞退,连助理律师的证明都拿不到。

别人的公司也不会承认,反而会觉得这是他履历中的污点。

一想到这,沈飞不禁皱起眉头,

心里有了单干的打算。

给别人当助理,即便在公司转正了依然还是助理律师。

不如自己去单干,让别人来给他当助理。

沈飞在自己位置上收拾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吵嚷的声音。

“你的委托我接不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沈飞一抬头,只见一名西装革履,戴着眼镜的律师满脸冰冷地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沈飞停下了正在收拾行李的动作,靠近办公室的玻璃门后,只看见一个老头哭哭啼啼地坐在椅子上嚷道,

“谁来帮帮我啊,我结婚16年,三个女儿没有一个是亲生的!”

沈飞没有着急进去,找旁边一个同事了解一下情况。

从同事口中,沈飞了解到,

原来这个老头一早上就跑来这里找律师帮他打官司,但是问了一圈,没有一个律师愿意接。

他就一直在这里赖着。

沈飞心想,天青律师所在德州怎么也算排得上号了,不至于连个民事案件也接不下。

沈飞被引起了好奇心,于是走进了办公室,坐到老头对面。

老头穿着一件土背心,身材有些虚胖,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抹泪。

看着怪可怜的。

“你好,我是律师沈飞,你有什么需要委托的吗?”

沈飞开口道。

老头哭哭啼啼地开口,似乎还沉浸在悲痛中,

“我结婚16年,三个女儿没有一个是亲生的!你们那么大个律师所,难道没人能帮我打官司吗?”

沈飞眉头一皱,他已经不是天青的员工了,就算要打,也是以他个人的名义,绝对不会替天青打官司。

于是沈飞起身,把老头叫到了楼下的咖啡厅。

主动给老头点了杯咖啡,让老头慢慢说。

老头见沈飞虽然年轻,但是对他的态度很好,一看就是愿意帮他的。

于是把事情讲了出来。

一杯咖啡喝完,事情的来龙去脉沈飞了解的差不多了。

老头苦着脸说道,

“沈飞律师,您看律师费能不能先欠着,我的钱全砸在了前两场官司上,现在手上暂时没钱。”

沈飞无语,怪不得没人愿意接这桩委托。

你上来就自爆了自己没钱,谁还愿意免费替你打官司?

听完了以后,沈飞决定接了。

他现在缺钱,这场官司打完了就能来钱。

他干嘛不接。

“可是,我没钱啊。”

李老头摊开满是老茧的双手,满脸苦涩道。

沈飞淡淡一笑,

“没关系,你妻子有钱。”

李老头有些不明所以,他妻子都跟他闹离婚了,有钱也不可能给他,他妻子有钱跟他有什么关系?

不过沈飞律师愿意接,他还是很感动。

不像之前在律师所里碰到的那几个律师,一开始给他端茶送水,捧为上宾。

一听说他没钱付律师费,一言不发扭头就走。

李老头当场就要给沈飞跪下了,李老头没什么文化,双手一拱说道,

“感谢青天大老爷替我明断是非。”

沈飞决定接下这个委托,也是为了钱。

鉴于李老头这个情况特殊,打赢了才有钱,打输了分文不赚,还会给自己的职业生涯添上一笔败绩。

所以绝大多数律师都不会考虑。

只有像沈飞这样的年轻律师,或者初出茅庐的律师,急需一两场官司来练手的才会去接。

而且这案子影响挺大,在斗音上挺火。

他既然打算自己干,就需要一桩案子为自己打响知名度。

李老头一看就是古装剧看多了,连青天大老爷都出来了,

“我不是青天大老爷,如果你非要这么称呼的话,法庭上那位拿法槌的才是。”

沈飞说道。

随后沈飞就和李老头交换了联系方式。

光从李老头的口述中,听到的那些证据还不够,沈飞需要自己找证据。

李老头已经是第二次起诉他妻子张莉了,现在距离开庭也没两天时间了。

如果沈飞不接,李老头就要自己走上法庭,和他妻子张莉当庭对峙了。

李老头一个法盲,胜诉的几率又能有多少。

所幸的是,沈飞接了。

“系统,进入铁证空间。”

随着沈飞开口,他眼前逐渐出现一个巨大的透明灰色空间。

空间内一切都是灰蒙蒙的,漫无边际,给人一种恢弘浩大的感觉。

像法庭一样庄严,肃穆。

沈飞出现在这个灰色空间里。

作为一名合格的穿越者,沈飞也随身携带了“叮”。

每当他接下一桩委托,铁证系统就会为他搜集好基础证据。

但是这些证据不全,如果完全依赖这些证据,不能帮他打赢官司。

更深层次的证据,需要他自己去搜集。

在灰色空间的正前方,出现一块巨大的屏幕。

屏幕上一个个黑色的文字浮现而出,白底黑字,十分醒目。

【亲子鉴定】

【钱色交易】

【受贿证明】

【交易工具】

【姘头身份】

【闪光雷】

沈飞看了一眼,既然有这么多的基础证据浮现,他就知道这桩案子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绝对不仅仅是妻子出轨那么简单。

沈飞站在屏幕前,点开了大屏幕上方第一个证据。

【亲子鉴定】

屏幕开始滚动起来,一张张图片,和盖着医院公戳的证明,鲜红的指纹。。。

一个个文字在沈飞眼前浮现。

沈飞一言不发,站在屏幕前看完了所有证据。

所有铁证系统提供的证据都是真实有效,可以保存的。

沈飞把证据统统保存起来。

双眼轻轻闭上,结合李老头的口头陈述,和他看见的证据,整桩案件在他心目中被从前到后,抽丝剥茧地缕了一遍。

沈飞再度睁开眼睛,已经了然于胸,大致清楚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六个证据中,倒数最后的两个证据是灰色的,无法打开。

这意味着他要亲自跑一趟法院,把李老头打的第一场官司的宗卷调出来查看。

有了宗卷,铁证系统里的最后两个证据应该就会解锁了。

沈飞退出了铁证系统。

接着马不停蹄地赶往德州光明区初级人民法院,前去调取案件宗卷。

。。。

与此同时,李老头结婚16年,三个女儿都不是亲生的一案,在网上的热度依旧不减。

妻子婚内出轨,李老头起诉妻子张莉应该是手到擒来,十拿九稳才对。

结果李老头的第一次起诉竟然以失败告终。

更为这一事件掀起了巨大的舆论。

“太惨了,人到中年,三个女儿都不是亲生的,现在还被全网封杀,没有热度。”

“这女的真是脸都不要了,必须严惩!”

“孩子不是亲生的,亲子鉴定结果都出来了,女的不净身出户,凭什么还要李老头净身出户,凭什么还有权利争女儿抚养权?”

“严格意义上讲,法律没有净身出户这一说法,全看你自己想不想去争取。”

“李老哥能去直播带货吗?我想去支持一波。”

“这法院瞎判啊,这种女的如果胜诉了,以后不满大街都是出轨的?那社会不是乱套了。”

“听说李老哥已经找到律师替自己辩护了,无论原告律师是谁我都支持,必须重判张莉!”

。。。

随着事件一直在发酵。

网络上热度不减,且舆论的导向一直偏向李老头。

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他惨,舆论的导向一直在他这边。

这一天,天青律师事务所走进来一男一女。

女的脸上蒙着围巾,只露出一双刻薄的双眼,男的戴着鸭舌帽,帽檐口卡的很低。

这两人一进门,就点名要求天青律师事务所的金牌律师何正永出马。

金牌律师一场诉讼费用不低,何正永晋升金牌律师后的第一场官司到手,何正永哪有不接的道理!

何正永的私人办公室内。

何正永接待了这一男一女。

男的名叫刘远,是女子的姘头,女的正是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的张莉。

这两个人马上要结婚了。

见到何正永后,张莉摘下了脸上的面纱,露出了风韵犹存的脸,只是那一双眼睛显得十分刻薄,一开口说话声音更是刻薄。

“听说老东西又找到了律师,准备开庭,上一场已经败诉了,还不死心。”

“老东西就知道浪费时间,也不知道为女儿多做点事,根本不配当父亲。”

张莉先发了两句牢骚,显然不满意李老头接二连三地起诉她。

刘远更是向着张莉说道,

“那个死老头根本配不上你,死缠着不放就是想多捞点好处,何律师,你一定要帮帮我们,让那个老东西净身出户!”

何正永先简单地了解了一下情况,没有听他们的一面之词。

这案子在网上反响那么大,按理说,判罚一定会偏向男方,毕竟是女方出轨在先。

听张莉说完前两次庭审经过后,何正永沉吟起来,这案子他也能接。

凭张莉手上掌握的证据,和她姘头的背景,胜诉的几率还很大。

何正永问了张莉一句,

“你丈夫请的律师是谁?”

张莉有点紧张,“沈飞,听说以前也是你们这个所里的,你了解他吗?”

“什么,替你丈夫辩护的律师是沈飞?”

何正永先是一惊,然后笑了。

刘远也紧张起来,

“你认识沈飞吗?何律师。”

何正永哈哈大笑:“认识认识,我徒弟,我怎么不认识?”

“这官司我接了!”

徒弟?

张莉和刘远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喜色。

本来这个沈飞的名头他们没怎么听过,还在担心这个沈飞有什么来头,原来是何律师的徒弟。

那放心了,徒弟和师父对线?

那不是妥妥被压得死死得,翻都翻不了身那种。

张莉一直紧绷着的脸上也绽放出笑容,

“那就靠你了,何律师。”

“你放心,时候律师费绝对少不了你的。”

刘远准备先付个定金。

当场直接掏出五万来,准备转账给何正永。

何正永笑笑说,

“不用,说不定这案子都不需要你们出钱。”

刘远不明白地看着他。

何正永抿了一口茶,老神在在地说,

“他们败诉以后,让李老头和沈飞支付我的律师费。”

刘远懂了,看着何正永的眼神顿时充满了膜拜,

“真不愧是金牌律师,不是那些二三线的小年轻能比的。”

张莉也奉承道,

“有何律师出马,我们就放心了。”

何正永送走了二位后,把杯子里的茶水一饮而尽。

眼睛微微眯起。

沈飞啊沈飞,撞在我手里,你的律师生涯算是到头了。

。。。

德州光明区初级人民法院。

沈飞下了出租车后,直接奔向法院,向当值的工作人员借阅了一份宗卷。

借来宗卷后,沈飞直接把宗卷复制了一份下来。

然后把宗卷归还给法院。

把宗卷浏览了一遍,沈飞合上宗卷,终于弄懂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随后,他又去了一趟李老头的家,找他确认了几件事。

李老头虽然支支吾吾,有些证据,他实在难以启齿,但在沈飞的一再确认下,他还是承认了。

得到李老头的确认后。

沈飞再次进入铁证系统。

浏览最后两项证据。

看着灰色的证据重新变成了可以查阅的状态,沈飞点击了观摩证据。

随着屏幕上一个个黑色的文字翻滚,触目惊心的真相也呈现在沈飞眼前。

沈飞看着屏幕上的一张张照片和文字。

放映结束后,沈飞的内心也被久久触动,不能平静。

如果这些证据都属实的话,那这场官司必将在网络上掀起一波大地震!

沈飞闭上双眼,既然他接了这场官司,他就要一辩到底。

不管是谁,触犯了法律的底线,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沈飞退出了铁证系统。

。。。

两天后。

1.14日,庭审日。

德州中级人民法院。

将在今天迎来一场在网络上引起众多网民们关注的案件审判。

沈飞手上掌握的证据,已经足够为李老头翻案,让张莉付出惨重的代价了。

对于这宗官司,

沈飞充满了信心。

但是网民们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们只知道,沈飞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连实习期都没过。

辩护经验为零,是个雏鸟。

而沈飞的对手,

何正永。

在德州律师圈子里也是说的上话的明星大腕。

虽然这场官司从舆论上看,何正永是逆风。

但是李老头的第一场败诉,也说明了舆论并不能主导案件的走向和法官的审判。

一切还得看律师的临场发挥。

因此,网民们基本上都对这场官司不抱有太多希望了。

维持一审原判就是最后的结局。

一个多次出轨自己老公的女人,最后只需要赔偿李老头几千块的精神损失费,带上三个女儿洒脱地离婚,投入新欢地怀抱。

这种结果无法令绝大多数网民们接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