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体网 www.yueti.cc

《江敛祁婳的小说》江敛祁婳完本小说_江敛祁婳(江敛祁婳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结婚后,死对头他成了亲亲怪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主角是江敛祁婳,主要讲述了:城里谁人不知,他和她命里犯冲,从小八字不合,针锋相对,什么都要争。 结果因为父母定的娃娃亲,他俩结婚了。 无所谓,作为死对头,依旧是见面就掐。 他敢跟一堆嫩模去喝酒,她就敢找一群男模看电影;她敢抢他一个项目,他就敢带着人去发布会捣乱…… 众人终于看清现实,思考着这家人什么时候离婚。 然而,俩人发声了。“无所谓,这辈子就跟这狗过了。” “母老虎贤良淑德,深得我心。” 众人:…………

《江敛祁婳的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我有我的女王,我是她的不二臣。

——江敛

【见过总裁,但你们见过会种地的总裁吗?】

一条鲜明亮眼的标题出现在微博直播间,一瞬间被顶上热搜。

京城的广播大厦上也在实时播放这场直播。

#江敛和祁婳比赛插秧#

大厦屏幕上,很清楚的可以看到两道分外靓丽的身影。

他们正在插秧,很认真。

祁婳抬眼看了看对面的江敛不屑的耻笑,“想跟姐比,你还嫩了点。”

说着手上的动作又加快,没一会已经插了两排。

江敛看了看头顶的烈日,把身上的白色背心向上卷起脱下。

精壮的腰身上汗水滑下,直播间的观众纷纷尖叫。

“江总这是什么神仙身材!这是我免费就能看的么!”

“不愧是业界男模。”

“祁总也是活菩萨,感谢祁总能让我们看到这种刺激画面。”

直播间弹幕飘飞,观看人数一度突破十万。

祁婳抬头看了看,嫌弃的别过脸。

“黑的和个煤球一样还好意思脱,也不瞅瞅自己啥样。”

不过有一说一,身材还挺好,江敛真的是那种很壮实的男人,感觉一只手能掐死她似的。

注意到祁婳的目光后江敛也看了过来,两人不小心四目相对。

“呕。”

“辣眼睛。”

两人嫌弃的看了对方一眼后立刻看向别处,都在对方眼里感受到了浓浓的嫌弃。

丑啊,确实丑!

都是为了赢下这场赌约,在之前的竞标上两人立下flag,这场插秧比赛谁赢项目就是谁的。

为了让自己更符合努力插秧的人设,让观众多多投票给自己,祁婳给自己画了妆。

涂着偏棕色调的粉底,让皮肤看起来足足黑了两个度,细节在于她静心给自己画的雀斑。

双麻花辫一编,头巾一戴,花衬衫一穿。

好一个花姑娘,让江敛看了更反胃了。

谁知道江敛也不是什么好狗,居然比她还狠。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互相看对方不顺眼,还因为两家父母的话而结了什么狗屁娃娃亲。

在前一周两家长辈高调宣布说两人要联姻,将在过几天办宴席。

祁婳只觉得好想逃,却逃不掉,江敛同样如此。

明明他们两人从小就八字不合,命里犯冲。

江敛留着板寸,带感的很,有种黑社会老大既视感。

也不知道哪里找来的化妆师,给他画的更黑了,不过身材还是没得挑。

要命的是他穿着一件老头大背心,细看的话还能看见上面破了几个洞,还戴着一顶草帽。

祁婳刚看见他的时候差点笑的晕过去,江敛这个狗比她还牛逼。

两人都没好到哪里去。

烈日当空,在现场的人们已经搭好了小凉棚喝着果汁。

只剩两人晒着太阳挽着裤腿在地里插秧。

江敛投给祁婳一个挑衅的眼神,祁婳也没和他说什么。

谁怕谁,既然要玩刺激的那就豁出去了。

祁婳解开身上的花衬衫,漏出里面的黑色小吊带,江敛嘴角抽搐。

这货他丫的是不知道自己脸比身子黑么?

祁婳回给他一个挑衅的眼神,想跟她斗,他还是差点道行。

看样子她丝毫没意识到现在的她有多搞笑,镜头还给了她特写。

祁婳光把自己脸涂黑了,但身子还是白嫩的很,色差有点强烈。

不过直播间里的男士还是纷纷表示带感,祁婳的身材也是好到爆啊。

前凸后翘小蛮腰,肤白貌美大长腿。

除了脾气爆还真没别的可挑的缺点了。

她和江敛,一对冤家也不知道怎么就能走到一起。

听到他们婚讯的时候整个京城都是沸腾的。

他们两个人就像火星撞地球,一点就炸。

“跟老娘争项目,等着输吧你。”祁婳扔给江敛一个恐吓表情。

江敛也不在意,不屑的白了她一眼。

插秧比赛继续,还剩半小时。

眼看时间快到了,祁婳看了看江敛,他好像比自己插的多了点。

绝对不行!

想到这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了过去,江敛皱眉看她,心想这个女人又在憋什么坏。

“哎呀,老公,你都插这么多啦。”祁婳夹着嗓子发嗲道。

江敛手上拿着的秧苗掉了下去,太可怕了。

好恶心,这个女人好恶心。

“你干什么?”江敛嫌弃道。

“没什么,就是想来看看你。”祁婳转着麻花辫。

黑色的肩带在她白皙的肩上形成强烈反差,如果不看现在这张脸的话确实是个美人。

“滚远点。”江敛泛着恶心。

祁婳又哼唧了几句,看时间差不多了一脚就踹倒一个秧苗倒了下去。

“哎呀!”

她倒在泥地里连拔带薅的弄出了不少江敛已经插好的秧苗。

江敛:“…………”

直播间内的观众淡定的看了看祁婳的行为,奇怪么?根本不奇怪?

也只有祁婳能做出这种事了。

“祁婳!”江敛咬牙切齿。

伸手一提就把地上的人抓了起来,祁婳双腿夹着他的腰揽着他的脖子不让他动。

看了看地上自己的战果后表示很满意,这下项目铁定是她的了。

镜头下,两人纠缠在一起,直播间内的观众纷纷磕了起来。

这体型差也太爱了,江糙汉和她的小娇妻。

眼看非礼勿视,镜头默默移开了……

最后这个项目还是祁婳拿到手了,耐不住她耍赖啊。

晚上有酒会,参加此次项目竞争的公司都会参加,恭喜祁氏拿下此项目。

祁婳早早的回了两人的即将的婚房,其实她并不想和江敛住在一个屋檐下。

但两家长辈都不让他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他们在外面的私人住宅也不让住。

只能互相委屈一下住一起了。

祁婳洗完澡出来后觉得浑身都舒服了,江敛应该回了公司,毕竟两人谁都不想看见谁。

酒会上,江敛已经和身边的人聊了半天。

“敛哥,你这娇妻挺得劲啊!婳姐把你拿捏的死死的。”沈羡之笑道。

“你想要给你,要不要?”江敛白了他一眼。

沈羡之思索着,祁婳虽然脾气暴躁手段狠厉,但身材长相没得挑。

“讲真,敛哥,我愿意。”

“滚。”

江敛更烦躁了。

“喏,你那娇妻来了。”沈羡之指了指门口。

祁婳踩着一双YSL高跟鞋,将纤细修长的美腿拉的更长。

她穿着一身黑色亮片吊带裙,在灯光的映照下华光溢彩,熠熠生辉。

一头金色的及腰卷发落在腰间,魅惑众生的脸蛋和今天上午插秧的村花完全是两个极端。

“妖精。”江敛盯着她道。

祁婳红唇微扬对上他的目光,嘴唇一张一合。

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江敛读出了她的唇语。

“You are Loser!”

(你是失败者)

祁婳!祁婳!

江敛后槽牙都要咬碎了,那个可恨的女人总是这样。

耍些小手段赢了他后又肆无忌惮的羞辱他。

迟早有一天要狠狠压她一头。

祁婳嘴角带笑向台上走去,顺便从一旁的酒保手上拿了一杯红酒,在上台前饮尽。

“非常感谢各位能支持我,祁氏能拿下这个项目还得多亏大家,特别是……我未来的老公——江总。”

祁婳看着台下的江敛,眼底满是嘲讽。

众人的目光也追随过去,只见江敛坐在不远处角落里的沙发上。

他穿着一身黑色定制西装,翘着二郎腿,留着利落的板寸,一只手搭在沙发扶手上一只手捏着烟。

最带感的是江敛左耳边纹着一条蛇,整体看去那条蛇缠着他的耳朵,在太阳穴靠下一点的位置蛇头吐着信子。

祁婳一直觉得他那个纹身帅气的要命,她也很想纹一个。

江敛活脱脱是一个西装暴徒的样子,他面部线条锋利,眉眼狠厉,身材高大有型,健康的小麦色皮肤,被称为业界男模。

实话说,他确实长在了祁婳的审美点上,也不知道那家伙是不是就照着她喜欢的样子长的。

祁婳一度觉得那样一张脸和身材长到江敛身上就是浪费。

江敛听着她嘲讽的话语也不回答,透过自己嘴中吐出的烟雾看向祁婳。

随后伸出拳头举起大拇指,他在夸赞祁婳?当然不可能。

很快,大拇指就颠倒了顺序向下倒去。

让他服气祁婳,想都别想!

众人看着这对夫妻间的修罗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这两人谁都不服谁,也不知道以后谁在上谁在下呢。

祁婳似笑非笑的看着江敛,他不服才正常,毕竟两人斗了这么多年了。

从小斗到大,要说谁死心塌地的服过谁的情况还真没有过。

江敛和他从小一起长大,还有几个狐朋狗友,一堆人成天混在一起。

大学期间江敛去当了几年兵,他出色的表现一度让部队想把他留下。

可奈何江家就他这么一个宝贝男娃,只能回来继承家业了。

但他也是极具商业头脑的,接手江氏后就熟练的交接了各项工作。

祁婳永远都记得江敛退伍那天,他们几个玩的好的朋友一起去接他。

那时候的江敛晒的比现在还黑,但成熟稳重了许多,帅气依旧,祁婳看着他向他们走来。

走近后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对祁婳说的。

“你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他打量了一番祁婳。

祁婳当时就气的不轻,她当然知道江敛再说什么。

说她没长进,说的那可是各个方面,不止是身高……

两家宣布联姻的那天一起组了饭局,天气很热,燥热感让祁婳更加烦躁了。

“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后半辈子要跟你过。”她嫌弃道。

江敛脸色也没好到哪去,“谁想跟你这母老虎一起过,我这可不是废品回收站。”

“江敛!”祁婳在他小腿上踹了一脚,但他似乎丝毫没觉得痛。

还回给祁婳一个脑瓜崩,祁婳捂着额头站在原地。

两人不欢而散。

酒会仍在继续,祁婳应对着一个个前来祝贺的人。

她酒量很好,游刃有余的穿梭在人群中。

直到走到江敛面前。

“呦!江总这是怎么了?是嫌我拿下这个项目你不高兴了?”她居高临下看着江敛笑道。

沈羡之坐在一旁偷笑,这姑奶奶总是能挑起江敛的怒火。

“祁总还是别高兴的太早。”江敛抽了口烟后站起身走到祁婳面前。

一个烟圈从他嘴中吐出,直击祁婳面门。

虽然他抽的烟味道还不错,但还是呛到祁婳了。

看着她在面前咳嗽,江敛这才掐了手中的烟扬起嘴角。

“祁总小心,可别被烟呛着了。”说着又坐回沙发上。

祁婳挥散面前的咽气后不满的盯着江敛,这个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可恨至极!

随后祁婳撩了撩头发转身离开,没走几步又退了回来转头看着江敛道:“江总没事的话可以回去了,毕竟你坐着也是坐着,没什么事干。”

说完后还朝他眨了眨眼。

“敛哥,嫂子挺带劲啊。”沈羡之笑道。

这夫妻两太搞笑了,他能看一辈子。

酒会结束后江敛没有回华庭苑,他和祁婳的婚房,想想都觉得窒息。

酒店房间就在二楼,他拿着房卡上楼,刚准备开门时,一只纤细修长的手也从另一侧握上了门把手。

“祁婳?”江敛诧异道,这丫的真是阴魂不散。

“你谁啊你,这是姐的房间!”祁婳嚷嚷着,面色泛红,看样子是喝多了。

“酒鬼,这是喝了多少,连你家大门都不认识了?”江敛嫌弃道。

祁婳一听不高兴了,掏出自己的房卡后对住门上的门牌号念:“512,你好好看看,这是我的房间。”

江敛黑着个脸看着门牌上鲜明的521三个大字陷入沉默,是他不识数还是祁婳不识数。

她是怎么做到颠倒着念的啊?

“这是521,你这是512!”江敛忍耐道。

可祁婳没跟他说那么多,直接拉开门窜了进去。

“祁婳你他妈……”江敛还没说完就被祁婳扯着领带拉了进去。

屋内昏暗的环境下,江敛明显感受到来自前方的敌意,伸手握住了祁婳挥来的拳头。

“你他妈疯了?”他问。

“死流氓,打不死你。”祁婳嚷嚷着,江敛觉得她真是醉的不轻。

谁稀罕流氓她啊。

他流氓一只母猪都不会流氓祁婳的!

很快祁婳抽出手腕又挥拳而来,拳风很快。

她一直有练散打,打人的劲道绝对不小,左勾拳右勾拳,江敛也不敢出手只是一直防守。

他要是出手的话祁婳明天估计起不来了。

就在祁婳扯着裙子又要出腿的时候,江敛一只手抓住她的两个手腕禁锢在她腰后,一只手握住她提起的脚腕。

祁婳整个人都动弹不得,黑暗里江敛从她身上背的小包里掏出房卡要插上。

刚松开她向门口走去时身后又传来敌意,只得一个转身拉住伸来的的胳膊将她整个人压在墙上。

房卡插上,房间内亮了起来。

祁婳被江敛一只手捏着手腕举过头顶,他的小腿还抵着她,让她动不了。

江敛皱着眉头看向身下的人,祁婳双颊微红,发丝因为刚才的动作有些零乱的散在胸前。

黑色吊带裙边缘,若隐若现的美好让他愣住。

祁婳好像也不是啥也没长进。

看着醉醺醺的祁婳,江敛禁锢着她的手和腿突然松了力道。

祁婳趁机抽出手一个肘击打在他胸膛上,他倒退了几步。

“嘶~”江敛捂着胸口稳住身形。

还没等他开口,祁婳的巴掌就呼过来了,“臭流氓,老娘把你脸扇扯。”

疯女人,又来了。

江敛借力拂开她的巴掌握住她的手腕,“祁婳!你再发疯就别怪我动手了。”

但祁婳很显然不会听他的话,两人在房间里纠缠,玻璃杯都打碎好几个。

直到到了床边,祁婳要倒下去的时候拽住了江敛的领带,两人荣幸的一起倒了下去。

柔软的大床上,两道身影交叠。

江敛压在祁婳身上,倒下的祁婳金发散着,皮肤白的发光。

她脸颊微红眯着眼睛,因刚才的打斗而呼吸急促。

一时间竟让他愣神。

正当他看着她发呆时胳膊上突然传来要命的痛感,祁婳揪着他的胳膊在拧!

“松手!”

“不要。”

江敛想抽回自己的胳膊却被祁婳一推向后倒去,两人颠倒了位置。

祁婳成了上面那个,江敛被压倒了。

她两只胳膊撑在他身侧看着他,江敛被她盯的有点发慌,这个坏女人脑子里指不定想什么不正经的东西。

还没想完,江敛就已经绷紧身子失去了思考能力,大脑一片空白。

祁婳突然俯身一口咬在了他喉结上。

真是要命。

看着那发红的牙印,祁婳突然伸手摸了摸江敛的脑袋道:“乖狗狗。”

随后祁婳起身坐到了他腿上,就那么看着他,江敛躺在床上脑子发蒙。

这样的祁婳他从来没见过,魅惑又危险。

好像还有点小贱。

祁婳突然伸手把胳膊绕到自己后背,两只胳膊互相帮着拉下背后的裙链。

江敛喉间滚滚看着她的动作,突然有一种今晚是不是要被这个女魔头糟蹋的感觉。

只见祁婳伸手勾起自己的肩带,裙身慢慢褪下掉落在腰际,她还穿着一件黑色的抹胸小背心。

然后她一点一点的提起裙身,露出一截小短裤,裙子被她细长的胳膊从脑袋上脱下。

祁婳晃了晃脑袋,发丝飞舞,睥睨了一眼身下的江敛。

此时的江敛像是被封印了一样一动不动,或许是是眼前的画面太过刺激了让他忘记了自己是谁。

也忘记了眼前自己身上的妖精是谁。

不过他有点期待她的下一步动作,会是什么?

静谧的房间内,祁婳从他身上起身坐到一侧的床上,对着江敛的腰就是一脚。

“哪来的狗?滚一边去。”

江敛险些被她踹下床,堪堪停在了边缘处。

“祁婳你……”江敛回过神刚想骂几句时就见祁婳已经钻进了被子里。

白皙的肩头裸露着背对他,金色的发丝散在枕头上。

江敛摇了摇头努力收回思绪,刚刚的那一瞬间,他完全无法思考。

祁婳是不是有巫术可以蛊惑他啊!

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

江敛看了看床上的祁婳,还是关了灯上了床,和祁婳各持一角。

虽然很不想和那个女人一起睡,但这间房是他的,凭什么他不睡床!

只能委屈一下自己了。

其实两人也不是没有一起睡过,不过还都是穿开裆裤的时候。

那时候没有这么多顾及,想怎么睡就怎么睡,睡的歪七扭八都不会觉得有什么。

但现在不一样了。

江敛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躺在床上,还是觉得热的慌。

是从体内散发出来的热意,久久无法消散。

第二天清晨,祁婳揉着太阳穴醒来,一睁眼就看到江敛熟睡的脸。

愣了片刻后一脚踹在了他身上,“江敛!你个禽兽!”

睡的正香的江敛莫名被踹了一脚,起床气也是蹭蹭的长,黑着脸看着祁婳。

“祁婳你有病啊!”

祁婳看了看他精壮的上身,目光又下移,穿着呢,还好还好。

不过似乎还挺……

她一脸猥琐的表情让江敛愣了愣,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后赶紧拿被子盖住自己。

“祁婳!”江敛咬牙道。

祁婳白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自己身上,衣服还在,昨晚应该什么都没发生,不过他为什么会在她的房间啊?

“你个死变态怎么会在我房间?”她问。

江敛忍着怒气让她滚去看门牌号,究竟是谁走错了还这么嚣张。

脑海里昨晚的记忆突然涌现,祁婳有些尴尬,好像确实是她走错了。

“该死,不该喝那么多的。”她小声嘀咕道。

“赶紧滚!”江敛捏了捏眉心,烦躁的很。

祁婳不想多待,江敛也被她搞的没心思睡觉了,两人各自穿起衣服。

她穿好后偷瞄了江敛几眼,他的身材确实不错,看着就很带劲。

祁婳脑子里突然就想江敛在床上会是什么样。

意识到自己的荒唐想法后祁婳心里咯噔一下,自己怎么会想到这种事啊,真有够离谱的。

都收拾好,祁婳率先拉开房门,抬头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沈羡之。

他正准备敲门的手都僵在了半空中,这么巧啊。

两人大眼瞪小眼,江敛走过来后就看见了这一幕。

“你们玩的挺刺激啊!”沈羡之笑出声。

表面不和的夫妻居然私下……

“闭上你的臭嘴,要玩你跟他玩去。”祁婳白了一眼沈羡之后离开。

江敛也白了一眼沈羡之。

“敛哥,怎么回事啊?你俩怎么搞一起的?”

“她喝多走错了。”

“不是吧,恰好就能走到你这来,啧啧啧。”

沈羡之感叹着,江敛直接给了他一拳后大步离开。

“嘶~咋还急眼了呢。”沈羡之捂着胸口可怜巴巴。

京城众所周知江敛祁婳不合,江氏集团和祁氏也一直是竞争对手。

虽然两家大人交好,但这并不影响两家的继承人成为竞争对手。

祁婳出了酒店后立马钻进自己车里,想起昨晚的事就觉得头疼,怎么偏偏就跑到江敛房里去了。

真是离了个大谱。

没一会江敛也从酒店出来了,祁婳透过车窗看见了他。

江敛也认出了她的车,朝她轻蔑一笑,那模样就是在嘲讽她,嘲讽她昨晚找错了房间爬上了他的床。

随着江敛坐进车里,两人隔着车窗相视,虽然都看不见对方,但能感受到对面车里人的杀意。

继续阅读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