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外室 第22章 第22章

小说:清穿之外室 作者:李七郎 更新时间:2022-05-19 12:17: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照例睡到日上三竿,苏青反正从来没有起床伺候胤禛上朝过,之后的请安也是三天两头的告假,反正去了也不过是和一对女人斗斗嘴,还得让自己大早晨起来化妆,反正大家现在都是老同事了,苏青实在提不起精神为了这帮人化妆起床啊。

  说起来在雍王府的后院,现在的年苏青绝对算是一颗毒瘤,众人都恨得咬牙切齿,巴不得她哪天犯错了被处置了。

  可惜苏青脑子很清楚,自己的直属boss只有俩,一个是四爷,没得说,苏青自然牟足了力气的刷好感,目前成效还不错。

  另外一个就是宫里的德妃。至于乌拉那拉氏,她当然也是上司,只是福晋对侧福晋的约束几乎很小了,她一不能体罚苏青,二不能降她的位份,即使她想给苏青禁足,或者罚月银这样的惩罚,也不能轻易的做到。

  因为,处罚侧福晋,必须要有合适的充足的理由,还要经过王爷的同意,侧福晋不是无足轻重的格格侍妾们,关系到其身后的家族势力,牵一发而动全身,娘家强势的侧福晋可不是福晋能随意找个理由就摆布的。

  乌拉那拉氏当然想处置总是找借口不请安的苏青,不过,她给胤禛上眼药的效果似乎不咋地,反正至今为止胤禛没有跟苏青提过让她多去给福晋请安的话,他不提,苏青自然不会上赶着非要去,毕竟这种特权现在不用,过期也会作废。

  苏青当然要趁机先享受着喽,以后再说以后咯,难道自己夹着尾巴做人,以后就能善终了不成!

  苏青和太太感情很深。一起床就开始打发青杏去二门上看看,自己额娘到了没有。

  然后便由着白菊给自己梳头上妆,苏青打算穿旗装,登上花盆底,涂上胭脂,让自己身体看着更好些,毕竟太太不能常来看自己,肯定会担心,自己总要尽量让她看到自己过得好,她回去才能安心。

  不过半个时辰,青杏便引着年夫人到了朝阳院。

  “额娘!”

  年夫人已经是双目含泪,嘴里喃喃道:“青姐儿,我的青儿呀!”

  不待年夫人见礼,苏青就俯下身来,扶起她走进了正厅,年夫人平日里向来慈爱端庄,除了自己病的时候,很少这样失态,苏青确实是她的心头肉,这快两旬不见,便思念至极。

  丫鬟们忙上来给年夫人见礼,上茶水和点心。

  年夫人擦干了泪,仔仔细细的打量苏青,见她脸色红润了许多,身量也高了,不再似以前那般的单薄了,便也暗暗放心不少。

  母女两人聊了聊府里的事情,苏青也说了自己院子里的情况,以及进宫的事儿。特意问了阿玛和两个哥哥的身体。年夫人都一一笑着答了,还说二哥因着自己成亲没有回来,还前些日子特意打发亲兵送了东西给自己,这次便都一并带了来。

  苏青喝着茶,脸上带着几分掩饰不住的笑意,二哥还是这样记挂着自己。

  年夫人在一旁看了,心里唏嘘不已。青儿和他二哥感情极好,两人有了什么都想着给对方留着,如今青儿嫁了人,往后,哪怕是兄妹,再想随意见面也难了。她作为额娘,自然盼着两个孩子都顺遂,能过的如意。

  两人聊了快一个时辰,苏青自要留自家额娘用饭的。

  不多时,外间的桌子上便摆满了午膳。苏青特意点了一道酸笋鸡皮汤和樱桃肉,这两样都是素日里额娘最爱吃的。不同的厨子做出的同一道菜的味道也不竟相同的,苏青自然想让额娘尝尝王府里的味道和家里的有何不同。

  用了午膳,苏青便打发丫鬟们收拾了。拉着额娘去内间单独说话。房间只剩下她们母女二人,年夫人才盯了苏青半天,长舒了一口气道:“谢天谢地,祖宗保佑!”

  苏青心中疑惑,道:“额娘?”

  “看来王爷待你不错。先前我总疑心你过得不好,怕你那天真的性子,得罪了人都不知道。这四福晋还有府里旁的人,又有哪个是好相与的!”

  苏青忍不住红了眼,看到额娘双鬓都有了白发,心中难过,忍不住搂住了她的腰像以前那样撒娇道:“你就放心吧,女儿在这里过得极好,王爷也带我极好的,就依着咱们家的情况,谁敢给我没脸呢?你就安安心心的,若是怕王爷待我不好,那就天天来府里看我,以后好日子还长着呢!”

  “你以为这是菜园子呢,还能天天来,没规矩!”

  年夫人瞪了苏青一眼,又爱怜的理了理她的秀发道:“不早了,额娘也要回去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儿就打发人来告诉家里一声儿。可不兴自己一个人胡闹。记得平日里要多补身子,尤其是生孩子的事儿,万万不可操之过急,你身子弱,一切都要以你自己的身子为主,这不光是额娘的意思,也是你阿玛和哥哥的意思,千万记住。”

  年夫人已经回去了,芍药在旁边伺候着。苏青坐在西侧间的绣榻上抚上手里的玉天鹅,神色恍然。

  这是二哥派人从凉州城千里迢迢送来的礼物。看着手中的玉天鹅,苏青的眼睛红了,一下子紧紧将它按在心口,呆呆的望着后园的石榴树。

  这一刻,她忽然感觉自己格外的脆弱。

  ……

  很快便到了十五。

  一早,整个雍王府便飘荡着与往常截然不同的气氛。

  早在前几天,苏青就给四爷说了一声自己要办小宴,让下人们准备招待姐妹的席面。

  苏青安排这样的小宴自然不在话下,着人去准备了玫瑰露,又打发了婆子去街上买了果子酒,轻轻并不觉得园王府里的就干净,街上的吃食就不干净,都是纯天然的,做的好的人家也是很讲究的,没得那些古怪讲究,后院里寂寞无聊,弄些新鲜有趣儿的,打发时间罢了,怎么还能吃死人不成。

  按着年氏原本的轨迹,一直老老实实,不敢行差了一步去,最后还不是要被辜负,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再坏的光景能坏到哪儿去呢,现在有一日先受用一日便是,只要自己立起来,谁还能把你按下去不成。

  陆青并不打算自苦,自己委屈自己个儿。外头的人尚且没有喊打喊杀嫌弃你不规矩的,何必自己便先拘束自己。又不是贱得慌。

  中午时分,客人们便陆陆续续的赶来了,马车在王府侍卫的引导下有序的停在大路两边。

  宾客们大多是带着丫鬟只身前来,步履轻盈,环佩叮当。

  姐姐妹妹嫂子们陪着,都是水晶心肝玻璃人儿,苏青即使做了侧福晋也是极和气的,气氛很是融洽。

  苏青叫了大厨房里整治的席面,并没有什么铺张的,全部要了原汁原味的东西,王府的饮食原本就是极好的,但是偶尔原汁原味的,反倒吃着清爽,也不费事。就着外面买的点心和果酒众人自是热闹了一番。苏青也在府里高调了一回。

  跟着姐妹们戏耍了一天,到了快要掌灯时分,仿佛回到了现代和姐妹们出去浪的日子。苏青喜欢这些钟灵毓秀的姑娘们,陆琪的敏捷多思,却也不乏聪慧幽默,看着弱弱的,却最是会逗乐儿,而且因着读书多,很多打趣的话并不让人讨厌,反而促狭有文化。

  大嫂子丰盈端庄,为人也极为周到,却是最懂苏青的笑点,说来大嫂子文学素养也很高,书香世家的女儿家,作诗并不下于一般的才子,苏青看着各有千秋的姐妹们,心下也是赞叹。荣源的洒脱要强,男孩子气,还有乐惠的娇憨天真,苏青感觉这一刻仿佛象牙塔伊甸园,非常的纯真,时光静如流水。

  众人玩着击鼓传花,巧了第一波便落在苏青面前,苏青自是不怯场,拿着花儿道:“给大家伙儿讲个故事逗趣儿吧,不过我这个故事却是怕人的很,你们别一个个晚上回去做了噩梦。”

  “阿青尽管说,怕了,我们今晚上都不回了,在这给你做伴便是。”

  乐惠笑嘻嘻的接话,苏青着人灭了堂屋里的灯,只留下一盏,屋里顿时昏暗起来。待字闺中的日子波澜不兴,不过就是绣绣花,吃吃饭,偶尔作诗,听戏的机会都极少,很是无聊,苏青便打算给姐妹们的日子增加点趣味,讲一个深宅大院外的故事。

  苏青看着周围姐妹们的模样,心中有些淡淡的可惜,都是钟灵毓秀的人物,十几岁的年纪,若生在现代,不定怎么明媚鲜活呢,可惜了在这个时代,才华横溢,也只能在闺阁里玩闹。

  心中略微遗憾道:“我这个故事和其他书的不一样,说的是江湖中人,所谓江湖,就是侠客。”

  苏青定了定神,便将《笑傲江湖》的故事从头讲了起来,这一讲就是一个时辰,期间众人都听入了迷,一动不动,茶也凉了都顾不得吃一口,像一群乖乖的小学生在听课一般。

  苏青刚讲到令狐冲从田伯光手下救仪琳那一段口渴了,便停了众人就忍不住催促起来,乐惠很殷勤的给苏青倒了杯水小声道:“好姐姐,你倒是喝口水,再给我们讲吧,太好听了,今天迟些回去,一直听到结束。”

  小丫鬟们都被苏青的故事迷住了,偷偷跑了进来装模作样的端茶倒水不肯出去。作为一个资深熬夜党,苏青倒是还很精神,抿了口茶,便继续开讲。

  “令狐大哥道,田兄,我不跟尼姑说话,咱们男子汉大丈夫,喝酒便喝个痛快,你叫这小尼姑滚蛋吧!我良言劝你,你只消碰她一碰,你就交上了华盖运,以后在江湖上到处碰钉子,除非你自己出家做和尚,这天下三毒,你怎么不避而远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