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外室 第8章 第8章

小说:清穿之外室 作者:李七郎 更新时间:2022-05-14 15:52: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青懵了,她自认为是个讲道理说人话的人,也更是不认识这个上来就推自己的女人。就莫名其妙的被对方给骂了。自然忍不住怼回去:“你才贱女人呢!”

  所以当年羹尧和桑坤赶到的时候,岳兴阿已经带着亲兵们将两人分开了。虽然没有继续冲突,但是苏青脸上的伤痕依旧明显。而格桑梅朵怒气冲冲的拿着鞭子,两人怒目而视。

  这时,一名亲兵高喊:“大将军来了。”

  苏青的眼神瞬间瞥了过去。旁边的翠儿用纱巾帮她捂着伤口,心疼的直掉眼泪,但是苏青却并没有哭,她不想在欺负自己的人面前表现的那么软弱。

  只见一队骑兵风驰电掣而来,年羹尧翻身下马,面沉如水:“这是怎么回事?”

  翠儿慌忙上前分说道:“大将军,我们主子去摘了沙枣花,出来的时候,不小心和这位格格撞在一起了,然后这位格格便推倒了主子。”

  格桑梅朵重重的哼了一声,傲慢的扭过头去,显然有恃无恐。

  桑坤自然不会如此无礼,虽然他也不觉得推了一个无名无分的女人有多严重,但怎么都要给年羹尧一个面子。慌忙上前欠身道:“大将军,此事是我妹妹无礼,不过是这位苏姑娘先撞到了她,她脾气直,也并非有意,我愿意出银子赔偿这位姑娘。”

  苏青气急了,正想说什么,年羹尧挥手止住了她。

  年羹尧神情凝重,青海之战后他便收到皇上的旨意,一方面嘉奖他的功绩,一方面要求他近期安抚喀喇沁,稳定西北局势。暂时不要和蒙古各部族起任何冲突,毕竟目前的大清并不适合继续树敌。

  他沉吟了一下,目光冷冷的瞥了桑坤一眼,马鞭一指警告道:“赔偿不必,但是下不为例,桑坤王子,管好你自己的人,再敢生事,就是蔑视大清,我当兵讨之。”

  苏青沉默了,年羹尧显然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并没有为自己主持公道的打算。

  虽然周围的人都认为这很正常。认为年羹尧的做法无可厚非。总不能因为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就去处置一位蒙古王公的格格,这样显然会影响大清和蒙古的关系。

  尤其是格桑梅朵,她一脸轻蔑的看着苏青,显然是在讥讽她的不自量力。

  苏青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自己果然还是改不了自大的毛病,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她眼里的光芒迅速的黯淡了下去,她以为她会委屈,会哭泣会跟年羹尧要个说法,但是她并没有。

  只是她对他的热情迅速退去。她很端正的对着年羹尧遥遥行了一礼,带着翠儿转身离开了。

  ……

  “年将军,等我一下!”

  年羹尧刚刚离开营地,格桑梅朵便尾随着追了上来。

  “格格还有什么事?”年羹尧停住脚步。

  “不要叫我格格,叫我梅朵,家里人都这么叫我。”

  格桑梅朵慢慢的走上前,媚然笑道:“刚刚那样处置,证明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对吗?”

  年羹尧冷淡的道:“这跟你无关。”

  格桑梅朵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哼了一声挑衅的道:“你当真喜欢那个汉女吗,那刚才为何不处置了我?”

  年羹尧的心里立刻反感起来,她有什么权利过问自己的私事?但为了大局,他克制住内心的不满,欠身笑道:“格格没什么事,我就告辞了。”

  “你站住!”

  格桑梅朵奔到他面前,展开双臂拦住他,盯着年羹尧的眼睛道:“你今天一定要给我说清楚,我在你心中到底是个什么位置?”

  年羹尧无奈,低声叹息一声道:“格格是草原上的天鹅,我对格格只有尊敬之情,别无他意。”

  格桑梅朵的目光变得温柔起来,她小声道:“那,那如果是涉及男女之情呢?”

  “格格,我已心有所属,我说过,从来不会勉强自己做不想做的事,格格,得罪了!”

  说完,年羹尧推开格桑梅朵的胳膊,快步走开。

  格桑梅朵眼中闪过一丝浓烈的嫉妒道:“年将军,那位苏姑娘可是个难得的美人儿,你把她带回京城,就不怕会出事吗?”

  年羹尧回头注视着她的目光,不屑道:“格格说笑了,她是我年羹尧的女人,我自然护的住她!”

  格桑梅朵听他这样的回答,心中不由得一阵恼怒,咬牙回道:“如果是你也惹不起的人呢?”

  “那就要问我的剑答不答应了!”年羹尧冷冷答道。

  ……

  年羹尧巡视了一番,回到帐篷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一进外帐,翠儿就上前来禀报:“大将军,主子她已经睡下了。”

  “你下去吧,我去看看她。”

  尽管年羹尧的脚步声很低很轻,苏青还是听见了,她并没有完全睡着。

  年羹尧撩开内帐的帘子,走进帐篷里,此时河西走廊的夜晚已经开始冷了,帐子里点上了火盆,微弱的炭火红光一闪一闪。

  苏青住的是新领来的军用的帐篷,出门在外,并无太多的布置,帐篷里也空空荡荡,显得比较单薄。

  她躺在小榻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褥,一双大眼睛望着他,眼睛里全然没有了之前依赖的神采。年羹尧坐在她的床边,大手小心的抚上了她已经上了药的右脸。

  “感觉如何?还疼吗?”

  苏青没有看他,沉默的咬了一下嘴唇。

  他叹了一口气,解释道:“此番青海大战刚刚结束,正是笼络蒙古各部的时机,此番喀喇沁的王子和格格进京觐见皇上,确实不易半途横生枝节,你放心,以后我会护着你的。”

  苏青的眼中涌出了泪水。或许对他来说,大清的利益是首要的,不会为了自己影响朝廷和蒙古王公的关系。自己不过是个外室,如今得罪了一位尊贵的格格,他能保全自己已经不错了,本就不该奢求什么。

  可自己也是被疼爱着长大的,父母、亲人、朋友。都已经太遥远,所以自从跟着他,她就把对所有人的期待都投射到了他的身上,他是那么的霸道,那么让人安心,偶尔还有些玩世不恭,在她的心里,他如父如兄,是唯一的亲人和朋友,还是恋人,他要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疼爱自己。

  不过此刻,梦醒了,终究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想到这些,苏青的心里不仅仅是伤心和难过了,在她心底赫然升起的,只剩下了失望!她握紧了拳头,这一刻她不再对年羹尧抱有幻想,她开始痛恨自己,为什么心里会有这个男人!

  苏青躺在冰凉的帐子里,哽咽的自语道:“我该怎么报复年羹尧呢?”

  “我该怎么报复你呢?”

  “不如……就此离去了吧!”

  ……

  年羹尧走出了内帐,捡起了外间桌子上她摘回来的沙枣花,似乎还能隐隐感觉到花刺上她流下的鲜血。

  他忍不住停下脚步,隔着轻薄的帐子回头望向她躺着的瘦弱身影。他有很多话要说,但事关大清国策,让他无法对她有过多的解释,这些话沉重的压在他的心头,让他对苏青产生了一种浓重的怜惜之情。他知道她这是被格桑梅朵迁怒了,受了无妄之灾。他因为自己把她害的如此可怜而感到深深的内疚,他希望她能坚强的撑下去,给他一些时间,他一定会给她一个交代。

  年羹尧走了,翠儿送他出来,她看了看年羹尧的背影,忽然为苏青不平的道:“大将军也是个薄幸人!”

  “翠儿怎么能这么说?”一旁的岳兴阿一脸不赞同的道。

  翠儿嘴角一撇,不屑道:“今天明明是我家主子受了委屈,他却纵容了那个蒙古格格,自始至终,都没有给主子一个说法。不是薄幸人是什么?”

  岳兴阿摇了摇头,淡淡一笑:“大将军他要考虑的太多,你不懂的!”

  苏青躺在自己的帐子里,一天之内,她感觉到了心动的甜蜜,又经受了现实的打击,痛苦折磨着她的心,那种被所爱之人背叛的感觉不断的啃食着她的心,她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帐子顶,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如纸。

  “主子,你就吃点东西吧。”翠儿小声道:“他毕竟是大将军啊,咱们以后还要指着他过日子的。”

  “翠儿,以后叫我姑娘吧,收拾东西,我们离开。”

  “姑娘……你说什么?”

  “收拾东西,我们自己去京城。”苏青的而眼中流露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坚定。她一时一刻也不想再跟这个男人相处下去了。

  翠儿心中一阵慌乱,走,她从来没有想过,虽然她也不满大将军的对姑娘的做法,但是他们两个都是弱女子,又身无分文,能去哪里,连雇一辆马车的钱都没有。

  她偷偷看了苏青一眼,不敢答应。

  ……

  当第二日夜间,苏青包袱款款翻墙跑出了营门不远的时候,就被一路巡哨的斥候给拦住了。他们自然也不敢耽搁,连忙派人去给年羹尧通报。

  苏青的抗议没有任何意义,年羹尧一挥手,士兵们便纵马上前,拿走了她的包裹。

  苏青愤怒了,她走到年羹尧面前,捏紧拳头喊道:“为什么要拦我,为什么不放我走,你这样做,和土匪有什么区别?”

  年羹尧上下打量她一眼,眯眼笑了:“当然有区别,土匪不光会拿走你的包袱,还会剥了你的衣裳!”

  苏青脸色涨得通红,咬牙骂道:“那我也用不着你管!”

  年羹尧脸色一沉,冷冷的道:“苏青,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走!”年羹尧一挥手,清军骑兵立刻如同一阵风似的疾奔而去。

  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苏青忍不住蹲在地上,抱着膝盖红了眼眶。她深切的感受到,在这个时代,自己竟然是如此的孤独,从没有谁能真正的让自己依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