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外室 第7章 第7章

小说:清穿之外室 作者:李七郎 更新时间:2022-05-14 15:52: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青坐在缓缓行驶在官道的马车上,百无聊赖的翻着手里的《南游华光传》。

  越往东走空气便越发的湿润,温度也略高一些。此时的河西走廊的还只是初秋的天气,伴随着几场绵绵的秋雨,让野外多了一些生机。

  这里是河西走廊的地界儿,队伍已经离开凉州城三十多里地了。

  绵延的官道上,一行人的车马浩浩荡荡,绵延数里,这便是川陕都督年羹尧前往京城谢恩的队伍。

  除了护卫年羹尧的八百骑兵外,后面还有数百人的骆驼队,这是都督府在凉州城租的一只骆驼队,里面满载着这次大捷进献给皇帝的战利品。

  后面的车队,则是负责运送这一路东行的食物消耗。再往后便是一些来自西域的胡商,各个都高鼻深目,穿着皮袄,准备趁着还没下雪,去京城做今年最后一次的生意,远远地跟着军队一路前行。

  一行人中除了年羹尧带着苏青以外,还有桑坤王子和她的妹妹格桑梅朵,同行进京拜见皇帝。以及岳中琪的两个儿子,他们一个十五岁,一个十三岁,趁着夏天天热,来凉州城看望自己的父亲,此次正好跟随车队返回京城。

  苏青坐着年羹尧的马车,他的马车格外的宽阔,与其说这是马车,不如说是一座移动的小房子,里面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光线明亮,正中间放着一个小长桌,上面铺着川陕地区的地图,还有不少他平时要看的书籍。

  马车走的很平稳,年羹尧坐在马车里批阅着两份来自蜀中的急件,这是刚刚快马送到的,作为一名封疆大吏,二品大员,他要处理川、陕、甘肃三地的提督军务、粮饷、管理茶马兼巡抚事,掌治军民,总制文武,察举官吏,修饬封疆。可以说公务极为繁忙。所以一般即使外出,还是乘坐马车居多。

  苏青有些无聊,她坐在年羹尧对面的软榻上读着游记,顺便偷偷地的注意着对方的一举一动,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古今皆是如此。

  看着对方认真批阅文书的样子,苏青的思绪不由的回到了学习骑马的那个下午,他的吻是那样的霸道而温柔,让她此刻想起来还是忍不住脸红心跳。

  看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小动作,苏青忍不住悄悄的吐了一口气。目光不由的落在了年羹尧头顶的那把弓箭上。

  她好奇的望着这把几乎有她一多半高的长弓,弓背乌黑油亮,挂在雪白的马车壁上,散发着一种淡淡的神秘光泽。

  年羹尧批阅完了报告,见苏青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头顶,便放下手中的笔,随手取下了那把弓,递给她笑道:“想试试吗?”

  苏青从来没有用过弓箭,但是对于成为一个百发百中的神射手还是很有幻想的,忍不住跃跃欲试:“那你教我吧。”

  年羹尧摸出一枚玉扳指,套在她的大拇指上,来到她身后,一手扶住她的手臂将弓箭托好:“对,就是这样,抬头挺胸,仪态要放松!”

  他的手却滑到她的腰间,将她的腰轻轻一按:“这里一定要挺直,这很重要!”

  将她的两只手握住,他几乎将她半抱在怀中,在她耳边低声讲述要领,左手握着她的手一起握着弓背,右手用食指贴着她的手指搭上弓弦,低声在她耳畔道:“对,就是这样,听我命令!”

  苏青的目光微微向后瞥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

  年羹尧半抱着苏青,握着她的双手,教他平衡弓箭,他的脸靠在苏青的后颈上,脸颊不时地随着马车的前行而触碰到她的脖颈。

  他在认真的寻找着车窗外可能存在的目标。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合适的目标始终没有出现。

  这种暧昧的姿态,让苏青的心中都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刺激。

  这一刻,她的心已经不在射箭上了。

  她瞥了一眼对方专注盯着窗外的眼神,目光变得有些迷离,胸口起伏,呼吸微微急促起来。

  就在这时,一只灰色的小鸟从百步外的树林里飞出,低低的从半空中掠过。

  “就是现在!”年羹尧双眼微米眯,左手一松,“咔擦”的一声,弓弦微震,弓箭闪电般的射了出去,长长的箭杆在空中划出一道黑影,箭道精准平直,无声无息又迅疾无匹,一箭便射穿了小鸟!

  苏青的眼睛猛地瞪大了。

  ……

  随着太阳越来越低,天色已经渐渐晚了,队伍也不再急着行军,便开始就地驻营休息。

  众人一路跋涉,都已经十分疲惫了,听到驻营的命令,纷纷加快速度,就地搭起了帐篷。苏青自也帮不上什么忙,索性带着翠儿去摘一些沙枣花熏帐篷。

  沙枣树是西北最常见的树木,极为耐旱耐寒,抗风沙抗盐碱,耐得住贫瘠,生命力极其顽强。而且开的花香气扑鼻,那是一种醇香,甜丝丝的,沁人心脾,香味浓郁,极为的独特幽远。几乎摘一小支沙枣花,就能让一间屋子香整整三天。所以,凉州城的商户和平民,多喜欢在沙枣树开花的时节去摘一些,用来熏屋子。

  苏青自然也入乡随俗,喜欢上了沙枣花的香味儿。

  ……

  一辆镶着银边的帐篷里,桑坤正和格桑梅朵闲聊。

  桑坤浅浅的抿了一口奶茶,眉头一挑劝说格桑梅朵道:“小妹,我说你也不要老在一棵树上吊死,草原上的好男儿多得是,大清也不只有一个年羹尧,你又何必非要盯着他,再说了,他这一路上可都带着那个汉人女子,明显对你无意!”

  格桑梅朵不屑的哼了一声:“什么女人,不就是个外室吗?无名无分,连个叫花子都不如!我不管,我就要嫁给年羹尧。”

  虽然那天晚上年羹尧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她,但是格桑梅朵的心里不但没有就此放下这个男人,反而变得耿耿于怀,年羹尧的拒绝反而激起了她更强烈的占有欲,尤其是车队出发时,远远看到他温柔的扶着那个低贱的女人上了马车,却不把她放在眼里,更是让她嫉妒至极。

  桑坤拿这个从小被父王娇惯大的妹妹没办法,忍不住摇头苦笑道:“那你可要注意分寸,不要招惹他带的人,喀喇沁臣服于大清,年羹尧是大清皇帝的心腹大臣,真的惹怒了他,恐怕父王也保不住你。”

  格桑梅朵顿时脸色沉了下来,不高兴的道:“不就是个外室女么,我就不信我动了她,年羹尧会跟我翻脸!”

  ……

  格桑梅朵怒气冲冲的往账外走去,她拿着马鞭走的极快,见门就出,瞧着她的脸色不善,后面跟着的侍女谁也不敢拦她。

  她一路怒气冲冲穿过了远处的帐篷,前面是一片沙枣林,足有一人多高。就听到前面有人说话:“主子,咱们得快些走啦,等会子还要和大将军一起用晚膳呢。”

  对方的声音就在眼前,只见前面的沙枣丛里面忽然转出两个人来,格桑梅朵大惊,来不及收脚,便硬生生的和前面的人撞在了一起。

  然后“哎呦”一声,双双坐在地上。

  苏青感觉到自己和一个女子撞到了一起,也没顾上疼,赶忙扶起对方的的胳膊道歉:“姑娘,对不起啊,天色有些黑,我没看清楚!”

  格桑梅朵原本就一肚子怒火,待看清来人,瞬间火冒三丈,满腔的嫉火瞬间爆发,恨恨的一把推开了她:“是你这个贱女人!”

  苏青并不认识对方,自然毫无防备,她整个人正好抱着刚刚摘下的沙枣树枝。这个季节沙枣树已经开始结果,树枝已经老了,上面都是生硬的倒刺,她摔倒时候,正好有一根倒刺划过了她右侧的脸颊,鲜血瞬间便流了下来。

  “主子,主子!你怎么样了!”翠儿看着眼前的情景,连忙跑上来扶起苏青,急的带上了哭腔。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