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我真的不会木遁啊 第16章 泉奈不会死

小说:[火影]我真的不会木遁啊 作者:野匀轶 更新时间:2022-05-14 14:57: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1

  完成任务后回来泉奈就总是陷入沉思,老是在走神,斑也不好过,晚上总是做一些似是而非的梦。

  梦中有一颗巨大的树,生长在黑暗之中,巨树绿色的荧光下有一只虎视眈眈的黑龙。

  难道是自己太累产生了幻觉?斑不由得想。

  不过战争,马上又要开始了。

  一个普通的早晨,天亮得早。

  斑一出门就看见荣在院子里坐着,听到动静荣站了起来。

  “要走了吗,斑君?”

  “对。”

  “那我送送你吧。”

  一个目盲耳聋的人说要送人,这听起来很好笑,但斑同意了,只不过时刻注意着荣的动作,以便能在荣摔倒的时候护住她。

  这对斑来说并不难,所以斑答应了。

  斑不善言辞,或者说与挚友决裂耗尽了他最后一丝天真。

  于是一路上两人也没有太多的言语。

  在路快要走到头的时候斑忽然说话了,“荣,那日,在那个村子里,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说——

  喜欢我。

  “是的,斑君,我从未说谎。”

  斑脑子里被纷杂的信息流给缠绕住了,像落入了大海的深处,窒息感无处不在地传来,压力沉甸甸的像一座山压在他身上。

  他不敢深想自己为何对这个话题如此的重视,不敢在伦理感与背德感中正视自己的心。

  他,背叛了自己的弟弟泉奈,喜欢上了他的女人。

  路走到了尽头。

  斑深深地看了一眼荣。

  “下一次回来,我就有答案了。”

  少女没有问他答案是什么问题又是什么,她只是笑着,就像知晓一切那样笑着,站在原地,温柔地说:“一路安好,斑君。”

  “嗯。”

  泉奈看到斑和荣打招呼,他顿了顿,丢下聊得正开心的火核奔向荣。

  “斑哥,荣,早上好!”

  “泉奈大人,斑大人,荣,早上好。”

  宇智波灵也来送火核,她笑眯眯地向泉奈和斑打了个招呼。

  灵的目光在泉奈和斑的身上不着痕迹地徘徊了一圈,然后又落到了荣的身上,微微皱了一下眉。

  “早上好,灵。”

  “那么泉奈,再见。”

  说出这两句话,荣注视着两人的离去,翠绿的眸子里是浑然看不见杂质的通透,灵看着却有一种隐隐的瘆人,就像神明怜爱地垂下头来注视人间,悲悯而无情。

  灵看着火核离去,突然说了一句,“荣,如果泉奈大人或者斑大人死了,你会伤心吗?”

  荣转过头奇怪地看了灵一眼,“我不明白你说的。”

  她的确不明白,她甚至不知道伤心是什么滋味。

  “我知道了。”灵没有笑了,她扭过头就离开了。

  为什么要生气?

  荣十分不解。

  只是因为……她辜负了斑和泉奈的情意?

  那么,什么又叫“辜负”呢?

  2

  宇智波和千手这次打的很激烈。

  过了三个月左右,灵带来一个消息,宇智波田岛在战场上与千手佛间同归于尽了。

  两个家族的战争就这样戛然而止,像写到一半忽然没有续集的小说。

  泉奈和斑回来了,但荣并没有看到斑,只是族里的人说他在宇智波田岛的坟前站了三天,不眠不休。

  泉奈倒是来找荣了。

  在他的哥哥站在父亲坟前时,他抱着荣说了一晚上的话,就在廊下,看了一晚上的月亮,没有说一些伤心的话,只是谈论自己的弟弟,父亲,小时候。

  荣没做声,只是静静地倾听了一晚上。

  日子还是要继续往前走,宇智波田岛去世了,斑也就成为了族长。

  过几日的族长继任仪式还是得办起来。

  斑在家族的继任仪式上很威风,穿着那身暗红色的战甲。

  “我在此郑重的承诺,必会打败千手一族,报复回族长之死的仇辱,引领宇智波走向巅峰。”

  短暂地说了几句话,剩下的就是给那些在战争中死了亲人的宇智波们一个买醉的机会。

  “斑大人,一定要杀死那群千手!”

  “我的孩子才十岁就死在了战争中啊!”

  “言君,我会为你报仇的!”

  ……

  战争的仇恨是不可能被消除的,失去了亲人、爱人、朋友,于是便会有仇恨产生,产生了仇恨又杀死了别人的亲人爱人朋友,那么便会诞生新的仇恨,一代又一代的仇恨堆积,最终成了一场无法被化解的轮回。

  荣站在原地,远远地“眺望”着这个充满了爱与偏激的族群,最后利落的转身离开。

  晚上,斑回家了。

  荣正坐在廊下,看到斑来,她仰起头,“斑君,要聊聊吗?”

  斑更加沉闷了,连眉目间也只是冰冷与锐利,像是一柄出鞘的剑,要将碰上这柄剑的人刺伤。

  廊下的月影横斜水清浅,斑默不作声的坐在了荣的身边。

  荣想起了那个充满了理想主义的少年。

  或者不能这么说。

  柱间是一个看似理想主义的现实派,而斑才是那个看似现实主义的理想主义。

  “斑君不想说些什么吗?”

  斑偏过头,荣的脸上带着些微的笑意,像是心情很好。

  “为什么一直这么开心呢,荣。”

  “斑君要问这个吗,我还以为斑君会问战争之类的事呢。”

  “战争是无可避免的,世间万物,有光的地方必定有阴影,若有胜者这一概念,必定同时存在着败者。若心生维持和平这种自私的想法,就会挑起战争。若想守护,爱必会衍生出恨,他们彼此之间存在着因果关系,无法被分离,这就是现实。”

  斑一脸冷酷的说出了这句话。

  “确实,人类从历史学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荣叹了一口气,说完这句话她就伸手去细细描摹斑脸的轮廓。

  斑的脸像他的人一样微微发冷。

  “荣没有亲人朋友吗?他们去世的时候,想必荣也能体会到我的心情了吧。”

  斑没有闪躲,躲开了,他总觉得自己输了什么。

  “我看不见,但是我能感受到,斑想建造一个新的忍界吧,为什么现在又放弃了呢。”

  “那荣为什么这么开心,一直这样。”

  斑又重申了一遍这个问题。

  “因为我体会不到‘爱’,自然也不会滋生‘恨’了。”

  荣平淡的说出了这句话,斑却心有所感。

  “这样,也很好。”斑感叹地说出了这句话,接着又说,“我想明白了,现实中仇恨是不会停止的,而我只想保护我亲近之人,唯有强大,才能保护一切。唯有强大,才能让他人认可,建造新的忍界。”

  “人真是一种复杂的生物啊。”荣顿了片刻,“那斑想过总有一天泉奈也会死吗?那个时候,斑又会怎么想呢?”

  “泉奈不会死的。”斑认真地说,“我会保护泉奈的。”

  “这样啊。”荣说道。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