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每晚都要我哄入睡 第21章 第 21 章

小说:霸总每晚都要我哄入睡 作者:南莓果果 更新时间:2021-02-24 20:19: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仓库的灯被突然打开,昏暗的光线从顶上洒下来。

  沈和秋手里的保温杯摔了出去,在地上发出金属的滚动声,在寂静的仓库里听得格外分明。

  他坐在地上,被骤然亮起的灯光刺得眼疼,眼睁睁看着宋明远从仓库门外走进来,反手锁上了门,然后一步一步地朝他逼近。

  “宋、宋明远……”

  沈和秋惊惶地睁大了眼睛,他本能地向后挪动了一下,然后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往后跑。

  但宋明远动作更快,他伸手拽住沈和秋的衣领,把人硬生生地拖回来。

  “看来是还记得我。”宋明远恶劣地抓紧沈和秋的衣领,把人扳正过来。

  衣领狠狠地勒住沈和秋的脖颈,让他窒息一瞬,随后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

  宋明远看着他咳得眼尾微红的模样,像是看到了什么极有意思的事情一样,咧开嘴笑了:“我还没动手,怎么就弄成这样了?”

  他伸手想去碰沈和秋的脸,但刚触及就被沈和秋用手拍开了。

  沈和秋把被死死拽住的衣领从宋明远的手里扯出来,一连倒退了几步,离他远了点:“我、我要走了,你走开……”

  被宋明远碰到的感觉让他生理性地反胃,大脑昏沉,手脚发软。

  太难受了。

  他最近几乎没吃药,这种本能的反应更是剧烈得翻了番。

  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应激性的发抖,牙齿都在上下打颤。

  宋明远见自己被沈和秋躲了,本就阴郁的脸色更是可怖:“你跑什么,不让我碰?”

  他重新逼近沈和秋,眼神阴晦,手掌死死掐住沈和秋的脖子,把人掼在货架上。

  “这就害怕了?”

  宋明远眼睛发红,冷笑着:“要不是你勾引我,我能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现在倒好,所有人都知道他堂堂宋氏大少爷,居然被逼着跟一个小贱人低头道歉。

  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天天都拿这件事来开涮他,就连他老子宋庆历都因为这个不让他参与宋氏公司的事务,说是要先避一避风头。

  凭什么?

  就因为一个沈和秋?

  沈和秋的后背被铁制的货架膈得生疼,他抓住宋明远掐他脖子的手,细瘦的手指用力到发白,一遍又一遍地尝试掰开。

  “……放、放开。”沈和秋从嗓子眼里挤出声音,他微微张开唇,呼吸因为缺氧而变得急促,雪白的面孔上浮现病态的红晕。

  宋明远倒也没想闹出人命,他笑着松开掐着沈和秋脖颈的手,嘲弄般地轻轻拍了拍沈和秋的脸颊:“别怕,我可没打算弄死你。”

  沈和秋拼命地咳嗽和喘息,鼻尖渗出细密的汗珠。

  宋明远俯下身,手指暧昧地捏住沈和秋的下巴,没等他喘匀一口气,就强迫他抬起头来。

  “你看,上次的事情没能做完,这弄得我很不开心。”宋明远故意压低了声音,语气黏腻。

  “不如就今天补上吧?”

  “你身上还挺香的。”

  宋明远低头靠近,粗重的呼吸吹在沈和秋的耳边。

  沈和秋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部都起来了,他一把推开宋明远,胃部的绞痛让他弯下腰干呕。

  宋明远脸色难看,只觉得沈和秋是在嫌他恶心,怒火中烧地抓住沈和秋的头发强行让他直起身,扬起手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

  “别他妈给脸不要脸!装什么呢?”

  脸侧忽地炸开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沈和秋被宋明远打得耳朵嗡嗡作响,只觉得头晕眼花。

  他本就怕疼,这样尖锐的疼痛让他眼圈瞬间红了,眼泪和冷汗一起下来了。

  眼前晃动着大片大片的黑影,像是浓墨在白纸上晕开。

  沈和秋头皮发麻,只觉得恍惚间像是回到了黑漆漆的小阁楼里,又像是回到了很久以前他住的小屋子。首发..@@@m..

  女人尖细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大声地叫骂着,带着癫狂与神经质,像是要把人的耳膜刺穿,扎得血肉模糊一般,紧随其后的是暴风骤雨般的疼痛。

  她一边骂一边打他,说话吐息间都是浓重的酒臭味。

  “唱歌?你想唱歌?我不是让你乖吗?都是你不学好你爸才会走的!”

  “你为什么就不能体谅一下我,你知道别人都在背后说什么吗?说我没有教好你!”

  “你为什么不能和其他孩子一样正常!你为什么不能正常一点?妈妈做错了什么?”

  “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这样看着我?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精神病!你是不是也要离开我!”

  ……

  沈和秋滑坐在地上,全身都蜷缩在了一起,他觉得太冷了,太疼了,他想走了,他不要再呆在这里。

  宋明远看他总算安静了,满意地笑起来。

  他蹲下身又想去碰沈和秋,但还没碰到,就见沈和秋浑身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倏地站起身,跌跌撞撞地要往外跑。

  他腿使不上劲,跑得太慢,没跑两步就要被宋明远追上了。

  怎么办……谁来救救他……

  易先生……

  沈和秋恍然惊醒一般,抖着手指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

  他的眼前被泪水遮得模糊,凭感觉在手机屏幕上翻找着联系电话。

  但他还没把电话拨出去,手机就被宋明远一把夺走了。

  “怎么,还他妈想喊人?”

  “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都救不了你!”

  宋明远攥着沈和秋的手机,随手扔在地上,火气上头,一脚踹在旁边的货架上。

  货架要散架般地发出刺耳的“吱呀”声,摇摇欲坠,上面装着的货物袋随着它的晃动全都滚落下来砸在地上,接二连三的声响沉闷地敲在人的心上。

  沈和秋被这巨大的动静吓住了,心跳一下子快起来,手脚僵硬发冷,衣服被冷汗浸湿,冰凉凉地贴在背后,像是塑料袋一样紧紧地裹住他,恐惧几乎要淹没了他。

  宋明远还在骂骂咧咧着什么,一边走过来,仓库里的照明灯明灭不定地闪了闪,他的面容在闪烁的灯光下显得扭曲又丑恶。

  沈和秋像隔了一层塑料膜去听声音,宋明远说的话模糊得听不清,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有本能在叫嚣着逃跑。

  手机被拿走了,他打不了电话了……他该怎么办……

  沈和秋拼命地掐着自己的大腿,企图用疼痛让头脑保持清醒。

  他慌乱失焦的眼神落在地上,之前他带在身上的保温杯横躺在不远处刚被宋明远踹得摇晃的货架后面,在灯光下安静地反射着金属的光泽。

  沈和秋撑着一口气,迈开腿躲到那个货架后面。

  他弯下腰捡起那个保温杯,死死地攥在手里。

  “躲什么?你还能躲到哪里去?”

  宋明远大步绕过货架,逼近了慌张的沈和秋。

  照明灯又闪烁起来,宋明远在阴影里露出一个阴沉沉的笑,声音嘶哑阴暗:“你跑不掉的。”

  他猛地伸手朝沈和秋抓去。showbyjs('霸总每晚都要我哄入睡');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