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每晚都要我哄入睡 第6章 第 6 章

小说:霸总每晚都要我哄入睡 作者:南莓果果 更新时间:2021-02-24 20:19: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梁宏把要说的话说完,就干脆地走人了。

  包.养……那是什么?

  沈和秋琥珀色的眼睛里一片空洞与茫然,脸色惨白。

  胃疼得想吐,他慢慢地弯下腰,环抱住自己。

  什么意思……?他是被包.养的吗?

  沈和秋努力回想着签协议那天的情形,回想程助理拿着的那份协议上写的那些条例。

  一点一点,剖开伤口般地去想。

  易先生让他住在易家,易先生明知道他唱不了却依然请他唱歌……

  原来是包.养啊。

  他以前只从别人的口中听过一点粗浅的内容,他从来没想过他也会遇见。

  而且还是他自己亲手签下的协议。

  屋子里再次安静下来,可沈和秋却觉得耳朵里像是回荡着老式电视机的“嗡嗡”声,氧气仿佛突然之间被抽光了,他觉得胸闷气短,心跳也在慢慢地加速,快要喘不过气来。

  他张了张嘴,试图发出声音,但喉咙却像被什么堵住了,只有破风箱般的喘气声在安静的空间里响着。

  沈和秋艰难地喘着气,把摆在茶几下的药瓶抽出来,他几乎是颤抖着手把水倒好,混着水仰头把药吞下去。

  过于剧烈的负面情绪在药物的控制下慢慢地消退,他再次张开嘴:

  “啊。”

  有声音了。

  沈和秋缓缓地直起身子,手心里攥着银手链,被硌得生疼也不放开。

  药物能够蒙蔽他的情绪感知,沈和秋几乎是平静地想,赵钱也让他要乖,别惹那位易先生生气,那他就该好好地履行签下的协议。

  至少包养他的不是别人,是易先生,看起来很温柔的易先生。

  这没什么的。

  他一向觉得,不会有比不能唱歌作曲这件事更糟的事情了。

  只是觉得有些难过和遗憾,他可能再也没法像从前那样,纯粹又放松地站在舞台上唱歌了。

  沈和秋抿着唇,露出一个低落的笑容,他摸了摸前额,一手的冷汗。

  手机铃声忽然伴随着震动的嗡嗡声一起响起来,刺得沈和秋耳朵疼。

  他拿起手机想接电话,但手上还没什么力气,手机一震就脱出去,摔在沙发上又弹到瓷砖地板上,发出“啪”的一声巨响。

  沈和秋手忙脚乱地把手机从地板上捡起来,贴的钢化膜被摔裂了一角,其他都没事。

  来电人显示是“范阿姨”打来的电话。

  沈和秋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人显示,深呼吸了几下,才抖着手把电话接了。

  “喂?”沈和秋小心翼翼地出声。

  “小秋。”手机里传来女人的声音,温声和气的。

  沈和秋动了动嘴唇,盯着脚尖,含糊地喊了声:“范阿姨。”

  范荣雁语气未变:“小秋刚刚怎么不接电话,阿姨很担心你。”她说得平淡,像是客套的寒暄。

  “嗯……刚刚有事……”沈和秋嗫嚅道,声音小得几乎听不清。

  范荣雁没在意沈和秋的话,或者说根本不打算听他的话,她只是自顾自地继续说:“后天回来一起吃个午饭,你爸爸有话想和你说,阿姨也很想你。”

  她就这么拍板做了决定,然后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手机传来忙音的瞬间,沈和秋像是终于能够喘过气一样地大口呼吸,他紧紧地捏着手腕上的银手链,反复地摩挲那片银叶子上刻着的字,才慢慢地平稳下来。

  他不喜欢和范荣雁说话。

  沈和秋摸了摸后背,衣服也被冷汗浸湿了一片,凉飕飕的。

  他该去洗个澡了。

  范荣雁虽然打电话过来,让他回家一起吃顿午饭,但沈和秋知道,家里的饭从来不会等他。

  沈和秋到的时候,菜早就做好了,他的父亲、继母、还有继母带过来的弟弟早就其乐融融地坐在一块儿吃饭。

  沈和秋踏进餐厅的时候,正好听见沈父严肃又带着点难察笑意的问话:

  “小涵这次考试考了多少?又是班级前十?高三了心态一定要稳定下来,戒骄戒躁,成绩才会保持优异。”

  范荣雁是第一个看到沈和秋进来的人,她顿了两秒,笑着招呼他:“小秋回来啦?快来吃饭。”

  “你看你这孩子,让你早点回来,怎么每次都要迟到。”

  范荣雁生了副弱风扶柳的样貌,看着仿佛没有攻击性,说话的语调听着也和气。

  沈父本来带着点笑意的脸色却一下子冷了,只朝着沈和秋点了下头,语气冷淡:“回来了。”

  沈和秋垂着眼,声音轻得一阵风吹了就散:“嗯。”

  他安静地站在那里,拘谨又陌生,好像回的不是他的家,而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

  沈父显然已经习惯了沈和秋沉默寡的性子,以前年纪小的时候倒是还能说上几句,越长大越孤僻,跟他妈妈一样都是个怪胎。

  被他妈妈养的那五年,到底是被养坏了。

  范荣雁看沈父不说话,连忙接话道:“小秋坐啊,在家里不用拘束。”

  她拉开沈涵旁边的椅子,示意沈和秋坐。

  椅子在最边上,除了右边是沈涵,左边没有人,两个人之间的间隔也比较大。

  沈和秋犹豫了一下,还是顺从地在沈涵的旁边坐了下来。

  沈和秋刚坐下来,沈涵就笑嘻嘻地故意凑过来,戏谑地瞧着沈和秋因为他的靠近,紧张地睁大眼睛的模样,等沈和秋往后缩得快从椅子上掉下去了,才慢悠悠地开口:

  “哥,最近病养得怎么样了?我同学都在问你最近几个月怎么都没有行程呢,是不是——”他指了指脑袋“这里又出问题了?”

  沈涵话音刚落,范荣雁就厉声呵斥他:“小涵,怎么和你哥哥说话的!”

  沈涵不痛不痒地耸耸肩,夹了块肉放嘴里嚼,表示自己闭嘴了。

  范荣雁同沈和秋笑笑:“小秋别在意,小涵他就是孩子气,不懂事,成天嘴上没把。”

  她一边说,一边看沈和秋,等了一会儿却都没等到回应。

  沈和秋被沈涵的接近吓得脑袋发懵,光顾着害怕,只敢低头盯着碗里的米饭,连范荣雁和他说话都没注意。

  沈和秋向来是中午和晚上吃的药,每次吃下去的药在药效发挥后,会让他在一天接下来的时间里注意力都不太集中,要是专注地做一件事情,其他声音就更听不见。

  “小秋?你没事吧?”范荣雁又叫了一声。

  她这一次说话的声音高了不少,沈和秋听见了。

  “……没事。”沈和秋抬起头,很快地看了一眼范荣雁又低下了。

  沈和秋很想摸左手腕上的银手链,但是这样就要把筷子放下来,这样太明显了,他怕被他们训斥不好好吃饭。

  想快点吃完,沈和秋盯着碗里的米饭想,但是他吃不下。

  沈父坐在主位上看得一清二楚,却对这个小闹剧视若无睹,只在一旁冷冷地说:“好了,吃饭。”

  范荣雁忙殷勤地应和:“对,都吃饭吧。”

  她把放在沈和秋面前的一盘糖醋肉拿起来,放到沈涵的面前,换了盘炒芹菜过去。

  “小涵喜欢吃肉就多吃点,小秋要是喜欢也过来夹啊。”

  沈和秋忍着恶心和反胃的感觉,把那一碗米饭咽下肚,全程只夹了几筷子面前的芹菜。

  他不喜欢芹菜的味道,一放进嘴里,那股怪味和原本的苦味混在一起,沈和秋脸色都白了几分。

  好在自范荣雁后,没有人再和他说话,不然他张嘴说话的时候可能会把吃下去的东西都吐出来。

  他们一家人亲亲热热地在一旁聊天谈话,吃得满足喜悦,顾不上沈和秋。

  他有点想念巧克力慕斯蛋糕的味道了。

  沈和秋把筷子放在空碗上,怯怯地说了一句:“我吃饱了。”

  热闹的交谈声停了一瞬,沈父放下筷子,站起身:“跟我来一趟。”

  沈和秋跟在沈父的身后上了二楼的书房,他站在布置雅致宽敞的房间里,紧张又慌乱地绞着手指。

  沈父没让沈和秋坐,自己也没坐,他站在窗边,背着手看窗外的夜景。

  “之前你汇过来的那些钱帮了大忙。”沈父斟字酌句地说,感谢说得也仿佛是种施舍。

  他转过身,今天第一次好好打量起这个前妻的儿子。

  今天气温偏低,沈和秋穿的是件加了薄绒的卫衣,后头连着个带了茸边的帽子,蓬松柔软,整个人也被衬得更加软乎了。

  他的眉眼本就长得软和漂亮,暖灯一照,更是好看得不像话,琥珀色的眸子清凌凌的,像是两汪潋滟的泉水。

  只是太像他的妈妈。

  沈父眉头紧皱,心里的厌烦又有些冒头,他强压着道:“这件事情……爸爸要谢谢你。”

  沈和秋飞快地瞧了沈父一眼,没说话,下嘴唇被他咬得发白。

  他对别人的情绪变化敏感,立刻就发现沈父有发火的苗头。

  沈和秋背在身后的指尖颤动,轻轻拽住了银手链。

  沈父没想从沈和秋嘴里听到话,见人没吭声,又继续往下说:“最近还有在吃那些乱七八糟的药吗?最好都停了,吃那些像什么话?”

  沈父说着,生出些许烦躁的情绪,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更吓人了。

  要不是沈和秋搬出去了,他哪还需要这么问,早就能把那些没用的药全给扔了。

  他的孩子绝不该像那个疯女人,成天花钱吃那些不知所谓的药,结果越吃越疯。

  沈和秋听得心里发慌,急切地说:“可是……那是医生……”给他开的,不能不吃的。

  沈父压根不想听,他摆摆手赶人道:“行了,你可以走了,别让我发现你在吃那些东西。”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沈和秋茫然无措地被赶出书房,他站在门外发了几秒钟的呆。

  他心里生出一种害怕,怕被发现自己还在吃药。

  沈父的反应让他觉得这样的行为是见不得光的,可是他如果不吃药的话,又会变得和以前一样讨人厌了。

  沈和秋急匆匆地往外跑,他跑得很快,仿佛这个家是一只会吃人的怪兽一样。

  但他刚从楼梯上跑下一楼,就撞见了范荣雁和沈涵。

  “小秋出来了?你爸爸有跟你说衡通地产的事吗?”范荣雁语带担忧地问。

  沈和秋掐着手心,很仓皇地望着她摇头。

  范荣雁像是没看到他的异常一样,蹙着眉说:“你爸爸最近因为这个项目缺钱,觉也睡不好,他可能没好意思和你说。”

  “但是小秋,我们一家人应该要相互扶持才对,你那边要是有钱,能不能再帮一帮你爸爸。他养你也有十多年了,就当是尽份孝心。”

  范荣雁说着,伸手就要去抓沈和秋的手腕。

  沈和秋被她突然的靠近吓得直往后退,背都抵上了墙角。

  “可是……我没有钱了。”沈和秋紧张地攥紧手,他的头发长了,细碎的发丝从前额垂落下来,有种柔顺清隽的美。

  琥珀色的瞳眸被隐约地遮在后头,露出一丝恐惧和胆怯,眼圈微微泛着红,像是要掉眼泪。

  沈涵站在范荣雁的后头,他个子正是拔高的时候,越过范荣雁看见了沈和秋的模样,喉结生涩地动了动。

  “妈。”沈涵喊道,“我想跟你商量一下学校补习班的事。”

  范荣雁回头,莫名其妙地看着沈涵:“什么补习班?”她之前怎么没听过。

  不过沈涵正是高三的重要时刻,范荣雁对他的学习看得很重,就先放过了沈和秋。

  沈涵看着沈和秋踉踉跄跄地一路跑远,他跑得太急,中间还不小心撞到了桌角。

  等那个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沈涵忽然开口:“你也不怕把人吓出事来?”

  范荣雁满不在乎:“只是稍微吓一吓,哪里会有事?都长大了,总不会还像以前。”

  “现在你爸公司那边还没重新稳定,能榨出点钱是一点,那以后可都是你的东西。”

  “你哥也就这点用处了。”

  沈涵知道他妈从来没正眼瞧过沈和秋,但他不一样。

  他看过沈和秋躲在角落里唱歌的模样,弯着眼睛,笑出两个浅浅的小梨涡,月光静谧地洒在他身上,圣洁又诱人。

  从那一天起,沈涵就知道,他这个便宜哥哥长得比片里的女明星都还漂亮,漂亮得让人魂牵梦绕。

  “这还叫没有用处呢。”沈涵暧昧地低语一句,没让范荣雁听见。

  用处大着呢。showbyjs('霸总每晚都要我哄入睡');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