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辞未辞 第六章 公主

小说:将辞未辞 作者:零釉 更新时间:2021-05-10 23:40: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吃饭的时间过的也是很快的,秉承着“食不言”的礼仪,两个人也都不是拖沓的人,所以很快就解决了早餐。

  而这简简单单的早餐,却也让摇空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在她几次不引人注目有些小心翼翼地寻找食物之后,饭菜的味道也渐渐对她失去了吸引力。

  她已经死了,饭菜对于她来说,连饱腹的功效也失去了,她也实在找不到进食的理由,所以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快乐的享受一餐饭了。

  原来,有人陪伴的感觉是那样好。

  摇空很愉快地享受了属于她的早晨,接下来又是无所事事的一天。

  不过和以往不同的是,她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摇空看了看身边的少年,躺在刚刚搬来的软榻上,听窗外雨声泠泠,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江辞那个黑脸傻大个属下刚刚出门,他放下一堆东西领了命令就消失了。

  他叫什么名字来着?摇空半躺在软榻上,有些艰难地思索着。

  她刚刚想到自己又有新的话本看了,有可能还是市面上买不到的“私藏品”,然后就没有太注意那个高高的黑黑的男人叫什么名字。

  狄川?

  好像是的,摇空并不是很确定。

  比起将此的属下叫什么,她更好奇他买回来的话本好不好看。

  身为暗卫,狄川的业务能力还是很过关的,短短一会,他就买回了摇空想要的话本,捧在手里很厚一沓,目测至少有十几本,。

  摇空微微坐直了身子,毛茸茸的脑袋微微前倾,充满期待的看着正在办公的江辞。

  感受到小姑娘灼热的视线,江辞有些不太习惯。

  他略显僵硬的随手指了指床边的软榻,对狄川说:“放在那里就行。”

  狄川很完美的执行着他属于暗卫的职责,放下一沓话本就很自然的退下了。

  而此时,软榻上的小姑娘已经快速的靠近了属于她的话本,瘦弱的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脸上的苍白好像都变了变,染上一抹可人的粉。

  人与人的关系,有时候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就像摇空和江辞。

  明明素不相识,但两人同处一室时,气氛却格外融洽,哪怕他们都没有开口说话。

  明明都是不容易接近的性格,却都默认了彼此的存在,两人的关系也在飞速的靠近。

  也许缘分,就是这样妙不可言。

  摇空靠在床边,手中是她精挑细选的话本,肯定要从好看的看起咯。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是傍晚,雨一直在下着。

  看着话本的小姑娘吃了晚饭没多久就躺在软榻上打起了盹,头顶的呆毛随着窗外的清风飞舞,一鼻子微微翕动,可爱极了。

  江辞悄悄地走到小姑娘身旁,他的手有些颤抖地向小姑娘苍白的脸靠近。

  很意外的,他的手并没有落空,而是被一点细腻的冰冷阻挡。

  江辞有些不可思议的抬起手,确定着刚刚的触感是不是真正发生,半晌,他才平复好自己紊乱的心跳。

  从小到大,他遇见过许多魂灵。他能看见他们,也能听见他们说话,但从来都不能接触到。

  那些魂灵像是虚幻的海市蜃楼,也像一场荒诞的梦,梦醒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他很害怕出现在面前的小姑娘也将在某一天消散,如同转瞬即逝的烟火,只留下无法挽回的遗憾。

  这个世界,除了他,没有人会知道她曾经存在过。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可以碰到小姑娘,可以感受她身上的温度,感知到她存在的痕迹,所以,也许他的小姑娘并不会和其他的魂灵一起消散。

  江辞缓缓抱起躺在床上的姑娘,动作轻柔,像对待最珍贵的珍宝,小心翼翼,温柔备至。

  没有人知道江辞在心底下了什么决定,也没有人这道他接下来的打算。

  但是江辞这个人,从始至终,都不是一个有善心的人。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人。

  江辞将小姑娘小心点放在里间,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冰冷清俊的脸庞多了分温度,漂亮的桃花眼挑起勾人的弧度,往日冰山一般的气质没了踪影,只留下些许勾人的气息。

  当真应了那句“郎艳独绝,世无其二。”端的是顶顶的角色风流之姿。

  只是这样冰雪消融般惊心动魄的美貌只出现了短短一瞬,并且没有人有幸欣赏此等美色,倒显得有些可惜。

  转身走到门外,江辞已经恢复了以往的表现。

  优雅矜贵,看似温和有礼却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直教人没有胆量再接近一步。

  门外,狄川将早已准备好的资料交到江辞手中。江辞手底下的情报网,足以在半天之内找到一个已经逝世五百多年的公主。

  “按照主子给的信息,目标是宫家太祖的女儿宫惜未,封号摇空。”

  江辞一页页地翻着手中的纸张,表情逐渐冷凝。

  摇空公主,皇室唯一的后人,备受宠爱的继承人。

  其父太祖宫影一生功名赫赫,打下宫家的天下,却一生守着皇后,在皇后死后将其女抚养成人,教她文韬武略,帝王心术。

  红颜薄命,英雄早逝。

  太祖宫影在其女十五岁时驾崩,以仁爱和智慧赢得朝廷内外接受的公主摇空在其父驾崩时无端殒命。

  国师带着一幼儿迅速把持朝政,控制全国上下,说此幼儿为太祖流落的血脉。

  江辞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着,想象着他的小姑娘曾经遭受过的痛苦。

  宫影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他最宠爱的女儿,他和妻子唯一的孩子也因为权势成了宫廷斗争的牺牲品,其中的秘辛,无人知晓。

  现在坐在皇位上的那个人,究竟是谁的血脉还不得而知。

  “现在只能查到这里,更深一层的消息还在查探中,时间间隔太久,有些消息很难再去寻找,请主子再给属下一些时间。”

  狄川单膝跪地,说道,“属下在查探过程中,发现很多消息好像被人故意抹去了,似乎有其他势力在刻意掩埋这一段历史。”

  江辞收了手中的资料,眼底的阴霾更深了些。

  他说,“暂时不用继续查探了,你下去吧。”

  “是。”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