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穿成了福运小娇妻 第8章 刘婆子被吓尿

小说:恶毒女配穿成了福运小娇妻 作者:瑶光向许 更新时间:2021-03-21 01:01: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俏俏收了镰刀,看向那个干瘦婆子,声音冷冷。

  “怎么,你也想被砍一刀吗?”

  明明苏俏俏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此刻周身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却也骇人。

  干瘦婆子被问的浑身发毛。

  她结结巴巴的,头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不关我的事啊,我什么也没做,都是王氏撺掇我的……”

  干瘦婆子这样的人,一贯是欺软怕硬,自私自利的。

  眼下见自己小命危险,忙的就甩锅到王氏的身上去。

  听到干瘦婆子甩锅的话,王氏拿起手边的石块就砸向她。

  她哀嚎,“好你个刘婆子,当初是你挑的头,如今却想撇清你自己,让我们家背锅,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别看王氏腿上有个巴掌大的伤口,但为了撕逼,她还是强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来。

  她手拿石块,直直的砸向刘婆子的脑袋。

  “都是你害的我儿断了腿,害的我白白没了银子!我打死你!你也别想好过……”

  刘婆子没想到王氏伤成这样还能起来,她来不及避开,硬生生挨了一下,脑瓜子瞬间就被开瓢了。

  她摸了一手的鲜血,尖叫一声,“王氏你个蠢货竟敢打我?我掐死你!”

  刘婆子也豁出去了,直接和王氏扭打在一起。

  苏俏俏握着镰刀,沉默了。

  这两人不是来找自己报仇的么?

  怎么还自己打的难舍难分了?

  小奶宝躲在杂草后面,歪着小脑袋偷偷看苏俏俏这边的情况。

  在看到苏俏俏没事儿后,他咧着小嘴偷笑。

  这时边上传来疏桐的声音,“小少爷,您当真要跟着这个……这个小姐姐吗?”

  疏桐不知道何时从山上跟了过来,小奶宝被他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疏桐忙的浮起他,“您屁股没事儿吧?”

  这小娃娃可是整个将军府的心头肉,若是摔着碰着,他可付不起责任。

  “当然没事啦~”小奶宝捏着嗓子,生怕苏悄悄发现疏桐的存在。

  在看到疏通腰间别着狼毫和纸张后,小奶宝立刻拉住疏桐的衣袖,一双曜黑的眸子里泛着诚恳的光芒。

  “桐哥可以帮我转告爹爹,我已经决定要和娘亲一起生活吗?”

  疏桐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这山村里的生活和将军府的锦衣玉食相比,那可是天壤之别。

  本以为小少爷会和主子说的一样,两日的新鲜劲儿一过就会想要回去,谁知这都五六日了,小少爷反倒是坚定要在这里生活下去的决心。

  这样下去可不成。

  主子派他来是为了早点把小少爷带回去的,若是这任务完不成,他总觉得自己的脑袋要搬家。

  “小少爷,咱们商量个事儿好不好,你若是喜欢这里,可以再多待上三五日,但是三五日之后……”

  疏桐的话还没说完,苏俏俏的脚步声就传了过来。

  小奶宝忙的从草堆中跳出去,捏着鼻子对苏悄悄喊道:“娘亲,这里有个哥哥在拉臭臭!”

  蹲在草堆中的疏桐:……

  苏俏俏垫脚,果然见草堆后面有个男人蹲在那里。

  她忍不住皱眉,忙的走上前把自己那一篮子山楂和野菜提走,顺便还别着头对疏桐道:“这位小哥儿,日后方便还请走远些,我不大喜欢别人在我家门口排泄。”

  疏桐听到苏俏俏的话,羞愤的脸色通红。

  他揪住一旁的草,小声念叨着沈致变了,再也不是去年那个会求自己抱抱举高高,讨人喜欢的小奶宝了!

  苏俏俏牵着小奶宝绕过两个还扭打在一起的人,径直回到了院子里开始忙活自己手头的事情。

  择菜、洗菜、做饭,一气呵成。

  待到饭香飘出,门前两个人才消停下来。

  此刻王氏和刘婆子已经灰头土脸,仿佛两个逃荒要饭的人瘫坐在地上。

  两人直勾勾地盯着苏俏俏,眼底的怒火恨不得将苏俏俏烧成一捧灰。

  苏俏俏站在院子里,撑着门顶,看向王氏腿上狰狞的伤口,似笑非笑地啧啧道:“我没记错的话王二昨夜里断的,好像也是这条腿吧!”

  “我就知道是你打的,我就知道是你!你个小贱人!”

  王氏又被苏俏俏激怒,她还想挣扎着起身。

  但浑身疼的就像是散了架,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可以支撑她站起来。

  苏俏俏做坏人做习惯了,王氏越是这样气急败坏的样子,她便越是想要逗她。

  “是我打的又怎么样,你有证据可以证明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昨夜里打他的,可不止我一个人呢。”

  她走到王氏面前蹲下,用手中的门顶故意碰了碰王氏的另一条腿。

  “你知道我最喜欢听的是什么声音吗?就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苏俏俏说着,故意神神秘秘的顿了顿,“咔嚓一声,听着别提有多舒心了。”

  王氏和刘婆子都被苏俏俏这一番话给带入了进去,好像刚刚‘咔嚓’那一声,自己就已经断了一条腿。

  两个人互相扶着,浑身瑟瑟发抖着。

  刘婆子看着性情大变的苏俏俏,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你你你、你不是苏俏俏!苏俏俏根本没有你这么大的胆子!你到底是谁!”

  “唔~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们发现了。”

  苏俏俏眨眨眼睛,露出一个阴森的笑。

  “我确实不是苏俏俏,苏俏俏她已经死了,跳河自杀的,我是夺了她身体的鬼,我现在就是来给她报仇的~”

  苏俏俏把话说的和真的一样,王氏直接被吓晕了。

  只有刘婆子还勉强撑着,她垂着头不敢看苏俏俏,嘴里却念念有词,“你嚣张不了几日的,我今天就去找道长来灭了你!我要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好啊,去啊,我倒要看看是你请的道长厉害,还是我这个前年道行的鬼厉害!”

  苏俏俏站起身来,投下的阴影正好把刘婆子笼罩。

  她鬼使神差地抬眸,看到苏俏俏阴鸷的神情,当场身下一热,竟是被吓尿了。

  地上的水渍蔓延开,苏俏俏嫌弃地往后挪了一步,语气冰冷,“滚吧,别脏了我的地盘。”

  刘婆子不敢再多哔哔,忙不迭地连爬带滚地拖着王氏下山。

  苏俏俏看着她们落荒而逃的背影,勾起唇角。

  蓦地她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

  她的身契还没拿回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