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穿成了福运小娇妻 第2章 母子演戏

小说:恶毒女配穿成了福运小娇妻 作者:瑶光向许 更新时间:2021-03-21 01:01: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俏俏此话一出,围观村民窸窸窣窣讨论起来,看向王氏的眼神也多了几分鄙夷和疏离。

  王氏被苏俏俏的话怔到,也不哭了,指着苏俏俏就开口大骂:“你个小贱人!你胡说!我儿子就是被你克死的!你个丧门星!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她吼着,起身就要上来手撕苏俏俏。

  苏俏俏豪横了几世,哪里会怕她一个乡村泼妇。

  直接抢过一旁马夫手中的鞭子,对着王氏挥了两鞭。

  鞭子抽到王氏的身上,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你个小贱人还敢打人了!”

  王氏往后退了一步,用眼色指使那个马夫上来抓苏俏俏。

  苏俏俏不瞎,她看到王氏眼神一动,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她身子一矮,从马夫的怀中钻了过去,直接用鞭子勒住王氏的喉咙。

  王氏哪里能想到羸弱的苏俏俏这么灵活,是以,当苏俏俏站到她的身后开始用力时,她才反应过来。

  她挣扎的想要扯掉脖子上的鞭子,但苏俏俏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是将鞭子勒地死死的。

  王氏的脸开始一点点变红,苏俏俏咬着牙恶狠狠道:“从一开始你就咬定了我在苏家没人在乎,你知道只要给钱,苏家就会把我卖了,所以把我卖给老黄头或者是勾栏院,其实都是你一早就打算好了的!”

  她一边说,一边更加用力。

  “你今日既是想把我卖给别人,那我光脚的也不怕你穿鞋的,我勒死你再自尽!”

  王氏的脸因为缺氧涨成了猪肝色,众人这才觉得苏俏俏是来真的。

  胖婶儿心疼苏俏俏大好年华,忙的上来拉苏俏俏。

  “俏俏啊,你可别做傻事啊,你一把年华可不能就这样……”

  面对胖婶儿的劝导,苏俏俏丝毫不为所动。

  她虽然对重生这件事儿佛了,但让她苏俏俏任人揉搓,除非她死。

  反正她每一世拿的都是恶毒女配的剧本,要是不心狠手辣都对不起她前几世恶毒女配的身份。

  眼见王氏就要翻白眼嗝屁了,村正及时出现。

  “苏俏俏,你这是作甚!你这是要杀了王家娘子!你们还不快把她拉开!”

  村正是个秀才,因为段文识字说话又颇有道理而被大家推选成村正,深受绿水村村民的尊重。

  此刻见苏悄悄对王氏下狠手,也顾不得文人的那番做派,推了两个人上来将苏俏俏扯开。

  苏俏俏哪里敌得过两个男人的力气,一下子就被扯了回来。

  王氏只觉脖子一松,自己又活了过来。

  她趴在地上吸了两口气,看到苏俏俏被人桎梏着不能动弹,便忙不迭地连爬带滚的去拽着村正的裤脚哭的撕心裂肺。

  “村正啊,你可得为我做主啊!苏俏俏这个小畜生她是想要了我的命啊……我好心好意的买她回来……”

  王氏哭的伤心,干瘦妇人也开始跟着添油加醋,左一句苏俏俏想杀人,又一句苏俏俏不检点。

  期间胖婶儿想要替苏俏俏辩驳,却被王氏和干瘦妇人恶狠狠地瞪了回去。

  这两人在绿水村本就豪横,胖婶儿孤儿寡母也不敢再多说,只得心疼地看向苏悄悄。

  而豪横二人组一说一合的,干脆直接指着一旁脸上泪痕斑驳的小奶宝恶狠狠道:“这个小孽种就是她不检点的证据!我要求把她沉塘,否则难以安慰我儿子在天之灵!我儿子可是为了保卫大元而死……”

  村正越听眉头皱的越深,胳膊一挥就让两个村民押着苏俏俏到自己跟前来。

  “苏俏俏,王氏所说可有假?”

  苏俏俏挺直了背,拒不承认!

  村正看她姿态傲慢,又将小奶宝抓到跟前,指着苏俏俏问他:“你几岁了?与她又是何关系?”

  小奶宝泪眼汪汪地看着苏俏俏,小声嗫嚅:“三岁了,她是娘亲……”

  “苏俏俏!现在人证都有了你还不承认?”

  村正庞然大怒,当下指着苏俏俏骂道:“不知检点!孩子都如此之大了还敢狡辩!”

  苏俏俏没有搭理他,而是看向一旁围观群众里的张郎中。

  “张郎中,可否请您为我号一次脉?”

  张郎中被点名,先是一愣,随后点头。

  正要上前时,王氏一把拉住他的衣领。

  “张郎中,你可别着了这小贱人的道,说不定你一到她跟前,她就勒你的脖子要你的命!”

  张郎中迟疑了,方才苏俏俏狠戾的样子他还心有余悸。

  见她犹豫,苏俏俏跪在地上瞳孔中是哀求和绝望,“张郎中求您给我一个清白!”

  张郎中医者仁心,见不得这样的眼神,当即没有疑虑上前替苏俏俏把脉。

  搭上苏俏俏的脉,不过一会儿张郎中的脸色就尴尬起来。

  他收回手,朝着村正说道:“这其中怕是有误会,小妮子和那娃娃应该就是有缘。”

  村正和王氏一愣,随即问到为何。

  张郎中不好意思道:“这小妮子,还是个娃娃啊……娃娃怎么生娃娃嘛!”

  “怎么可能?!她都十四了!”

  王氏听到张郎中的话,气的跳脚!

  “苏家那老婆子明明和我说她可以生娃了!”

  苏俏俏唇角微勾,随即放声大哭,把握好时间开始博取同情心。

  “旁人家十四或许可以生娃了,但我祖母本就不喜欢我,我在苏家吃了上顿没下顿,若不是她说我今年十四,你们又能看得出来吗?”

  苏俏俏眼泪愈发汹涌,“她早就想把我赶出门,一直没有好借口,正巧你来,她知道你儿子在边疆,自然就说我能生养了……谁知道你会污蔑我有孩子了呢?”

  “呜呜呜……我的命可真是太惨了……爹娘死得早,祖母也不疼我……现在不仅被人说不检点还要被卖了……反正我名声已经坏了,不如我且死了算了……”

  苏俏俏说着就要挣脱两个壮汉冲向前面的石磨,一副当真要自杀的样子。

  边上一直没说话的沈致,歪着小脑袋看着苏俏俏,鼻子酸酸,来娘亲身世这么惨。

  他红着眼睛,忽的看到苏俏俏狡黠的眼神,当即迈着小腿要和苏俏俏一起冲向石磨。

  他小手手一边擦脸一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娘亲死,致儿也死……”

  娘亲刚刚是在演戏吧!

  缠着爹爹的那个姐姐也总是这样寻死,每一次爹爹都会妥协。

  他要是这样,是不是这些坏蛋也会妥协,放过娘亲呢?

  “哎呀!你们这是做什么!”

  村正眼疾手快拦下两个人,面上愁云密布。

  “我、我这不是给你们做主来了?何必寻死觅活呢?”

  他说着狠狠剐了一眼王氏,心中怨念。

  若是这二人真的被王氏逼死,在场的几个长舌妇添油加醋说是他这个村正伙同王氏逼死两个小的,那他的名声岂不是要臭到十里八乡?

  到时候他还如何和同好们见面吃酒?他这村正做还是不做了?

  想至此,村正咳嗽一声,道:“既是个误会,我做主,苏小妮子你带着小娃娃搬出王家如何?”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