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成为宠兽店老板开始 第十一章 一个金币

小说:穿越之成为宠兽店老板开始 作者:赚取一分钱 更新时间:2021-03-15 03:25: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耀手指向乔木,而后得意洋洋地看着林浩。

  你小子会虚张声势,但是那小子却不会。

  乔木被陈耀一指,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一下子气结:“我……?”

  “曹会长,你看,我说的是实话吧,那小子不像是他一般会演,我一指就露馅。”

  “副会长大人,我觉得陈耀说得在理,那小子不过一身破衣,哪里养得起这么雄壮的火焰狗,这其中必有端倪,要不然……”

  跟从曹庆而来的人,收了陈耀的钱,自然要帮陈耀说话。

  而且他也看那只成色绝佳的火焰狗眼红。

  这边说话间,人也往前走了几步,而后身旁雷电闪烁。

  一只雷光兔出现在他的旁边,跃跃欲试的样子,怕是只等一道命令。

  曹庆微微皱眉,抬手制止手下的行动,另一边他没有顺着陈耀的话,反而是安抚起乔木来:“别害怕,小兄弟,他说的可是真的,你的宠兽真被人医死了?”

  乔木看了一眼趴在那里的有了巨大变化的火焰狗,那日他也以为小乖死了。

  “没有啊,小乖没死,就趴在那里睡觉呢?”

  温柔地看着小乖,幸好一切都好。

  “你撒谎,你小子贼坏,贪了一只上好品级的火焰狗,还想要以此为把柄,勒索这家店的店长。”陈耀不知道为何心里有些慌了,赶忙将自己昨天与白苍的猜测说了出来。

  “所以合计我才是受害者。”林浩轻笑道,用可怜的神色看着陈耀和白苍二人。

  “你医死了别人的宠兽,也不是好人。”

  陈耀没有想到被林浩这句话呛到,气急败坏的话叫道。

  但是这样说话的语气着实让曹庆很不耐烦,偏偏又默不出声地站在那里。

  白苍看店里的氛围有些不对,连忙上前说道:“曹会长,我可以作证,这只火焰狗绝对不是这小子的,他那只火焰狗又小,品级又低,绝没有眼前这只火焰狗好。”

  曹庆看着趴在地上的火焰狗,刚才进来的时候,目光全放在林浩的身上,没有注意到地上的火焰狗。

  当下一看,眼睛顿时一亮。

  这只火焰狗的品级当属极品,作为商会的会长,这些年来也见过无数的火焰狗,但是没有一只火焰狗是可以与这只火焰狗比的。

  当下看向乔木,乔木身上的衣服显然不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子弟,可养不起这样的宠兽。

  而林浩这怪异的服饰,满是秘密的背景,倒是有可能拥有这样的宠兽,当下心中对陈耀和白苍的话又增了一分信任。

  虽然他还是有些顾忌林浩那不可知的背景,但是犯事就是犯事了,当下目光微冷,看向林浩:“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嘴长在别人的口上,别人怎么说,我管不着,弄虚作假,我无言以对,但是他人若是诽谤我,又该如何呢?”

  林浩还是那一副样子,并未有害怕之色。

  难道真没有?

  曹庆心中疑惑,“诽谤自有诽谤的罪名,若真是诽谤,则祸从口出,回去以后,掌嘴过百。”

  听到这话,林浩一笑,邪乎地看向陈耀和白苍两人,看的他们心里发毛。

  “乔木的火焰狗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你们又没看过我治疗时候的样子,若是让你们看乔木和火焰狗的契约,你们也能托词是重新签订的契约,这一切都无从考证,毕竟他人是不能知道契约签订的时限的,我说得对吗?曹会长。”

  “是,所以我们该如何判定你到底有没有医死火焰狗呢?”曹庆笑着说道。

  “很简单,你们谁拿出一只五阶以下的宠兽让我医治就行了,如果没有变化,那我就医死了一只宠兽,如果有变化,那就是我被人诽谤,往后的事,我想曹会长也知道该怎么办了吧。”林浩慢条斯理的说道。

  “呵呵,简直可笑,你都祸害死了一只宠兽了,现在还想要祸害一只,曹会长,千万不要相信这个人的胡言乱语。”

  陈耀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林浩的样子没有一点的害怕。

  难道我真的猜错了。

  不!

  不可能!

  绝对不可以让曹庆把宠兽/交给林浩。

  “你慌什么,你的说法是不是对的,只要我治疗一只宠兽不就知道了。”

  看着林浩用吃定他的眼神看着自己,陈耀彻底地慌了,“我慌了吗?没有,我只是不想再有一只无辜的生命在遭受的你的迫害。”

  “是吗?”林浩耸了耸肩,对着曹庆说道,“不知道曹会长相信我不。”

  曹庆看林浩和陈耀两人的表情,心里面已经有了一些思量,当下说道:“行,不过要用谁的宠兽呢?”

  曹庆扭头看向自己身后的两个部下,只见他们面色一凝。

  副会长这是要拿我的宠兽做实验,这个破烂地方怎么可能治好我的宠兽,而且我东街的富贵宠兽店还有一张优惠券,过去的时候可以打一折,怎么可能在这里让自己的宠兽遭罪。

  “副会长大人,我得宠兽很健康。”

  一个人说完,另一个人也立马说自己的宠兽没事。

  曹庆也不意外,他刚才转过头来,看到两人的表情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结果。

  等看向陈耀和白苍两人。

  陈耀和白苍两人不约而同地说道:“曹会长,我的宠兽今天没有带出来。”

  怎么可能带出来了,即便是带出来了,也会说没有带出来。他们就一个宠兽,真的弄死了,可没人能赔他们。

  他们现在的顾虑太多了,真的宠兽死了,根本拿不出多余的钱去购买新的宠兽,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宠兽已经陪他们有四十多年了,要说感情,也已经不分彼此。

  “哈哈,幸亏我今天是带了宠兽出门的。”曹庆见其他人都推脱,笑了笑。

  “会长大人,你的宠兽怎么可以……”曹庆身后的两个部下看到自己的副会长要用自己的宠兽做实验,连忙说道。

  “怎么不可以,你们的宠兽要么不需要治疗,要么没有带过来,而我的宠兽也恰好需要治疗,难道说你们的宠兽可以接受治疗。”曹庆笑着说道。

  “不能。”现在再反悔,岂不是自打嘴巴,两人往后面一退,不再说话。

  看着曹庆手一扬,一只红白渐变鸟类出现在他的手上。

  两人的表情皆松了一口气,幸亏是一只二阶的宠兽。

  曹庆召唤出宠兽以后,原本微笑的脸却凝固了起来,眼里露出一丝忧伤。

  看来这只宠兽对于曹庆来说很重要!

  林浩在旁边看得真切,这只宠兽对于曹庆来说可能意义非凡,明明只是一只二阶的宠兽。

  以曹庆的地位,他的宠兽非五阶不能匹配他,而今却对一只二阶宠兽如此在意,不免让人好奇。

  “无言?”

  无言,风、音双系二阶宠兽,名为无言,实际上却是话痨。

  红白渐变的羽毛,弯曲的鸟喙,虽然声音好听,却喜欢在不合时宜的时候乱叫,很是聒噪,所以被人讨厌。

  不过它的声音却可以变成其攻击的方式,只是实力不高。

  虽然作为风系,却不以速度见长,不是念力系,却能发出念力系的技能。

  不过所有的技能毫无杀伤力可言,因此被定义为观赏宠,并且排在二阶。

  实际上潜力值极高,可以进化为八阶的似凤,不过条件尤为苛刻尚没有人成功过。

  林浩看着这只宠兽有些惊讶地说道。

  “惊讶吗?也对,一般人看到我拿出这只宠兽的时候,都会表现出惊讶的神色,毕竟堂堂一个商会的副会长却会带着一只二阶的观赏宠。”曹庆用爱怜的目光看着无言。

  “是有那么一点惊讶。”林浩说道,不过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惊讶并不是曹庆的话里的意思,他只是惊讶这么一只小家伙的潜力竟然比之火焰狗和冰魄猫还要高,可以进化为八阶的似凤。

  九阶和十阶的宠兽已经被称作是神兽了,一般人也不可能拥有,所以八阶的宠兽无疑已经是个人的巅峰。

  而像是无言这样的宠兽,也幸亏没有人成功将无言进化到似凤上,要不然怕不是人手一只。

  不过无言本身也是稀有宠,他因为被人讨厌,而让人觉得这世界上有很多无言,实际上数量并不多,所以即便是他的进化形态被人所知,也不至于泛滥开来。

  对于无言的出生地,也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似凤翱翔的地方,无言的数量也格外地多。

  不过似凤毕竟也算是除凤凰以外的巅峰鸟类存在,百鸟朝凤,但是那么似凤被鸟类拥护也是正常的。

  “你这只宠兽应该无明显的伤痕,那么我要怎么证明我将他治疗了呢?

  也不要说我可以将其体型变化,它的等级已经十级了,到了最高点,不可能再发生变化了,你应该很清楚,一只宠兽在同一个阶段形体的最终模样是固定的。”林浩看着曹庆说道。

  “曹会长,你听到了吗?他现在开始狡辩,什么形体不能改变,什么无伤,都是他不能证明自己的借口。”陈耀听到林浩的话,像是抓住了林浩的马脚一般,立马说道。

  曹庆不理会陈耀,笑了笑:“就它吧,我知道的,它本身的形体已经不可能发生变化了,然而我是真的要带它来疗伤,它曾经救过我一命,不过最后却落下了一个顽疾,平常的情况下,看不出来。

  为了治疗这一个顽疾,我也带它去过很多的宠兽店,哪怕是楚国排名第一的宠兽店也去过,只可惜他们都无能为力,如果今天你能将它的顽疾治好,我就相信你的话。”

  “行。”听到曹庆的话,林浩明白曹庆并不是在刁难他,当下答应了下来,不过等他接过无言以后,又说道:“不过你需要缴纳一个金币的治疗费用,先钱后治疗。”

  “什么,一个金币的治疗费用,你这是打算抢劫吧,外面有哪家宠兽店有你这么黑心。”陈耀以为自己听错了,扭头看向白苍,并对他眨眼。

  “我没听错吧,一个金币的治疗费用?这简直是漫天要价,曹会长千万别答应他。”白苍在旁边帮忙搭腔道。

  “曹会长,我也觉得这是一家黑店,治疗费用要一个金币,他当他这里是楚国第一宠兽店吗?更何况,就是楚国宠兽店看到你上门,也不敢要这么高的价格。”

  “会长大人,还是让我把他们绑起来吧?”

  “对啊,这人简直愚蠢,商会的副会长来你们这里治疗宠兽,是看得起你们这里,竟然还要收钱……”

  两个商会的人和陈耀、白苍一唱一和,满脸的嘲讽。

  尤其是陈耀和白苍,原本还心有忐忑,但是听到林浩所要的治疗费用,瞬间就放松了下来。

  ……

  “要不,老板我们便宜点吧。”乔木看着眼前的景象,当下对着林浩小声说道,虽然他完全相信林浩的能力,但是眼前的局势,能让还是让一步的好。

  这里的人其他人倒是还好说,唯独刚才还笑脸和蔼地曹庆也变得面无表情起来。

  林浩像是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处境一般,继续说道:“一次治疗一个金币,童叟无欺,如果不同意,可以自行离开。”

  “你就真不怕死!”曹庆目光发冷,声音也近乎于冰冷。

  “怕,死了就看不到外面的花花世界了,手上的钱也就没有地方去花,然而曹会长,你曾经带着你的宠兽去的那些宠兽店可曾治疗好你的宠兽。”

  “有些能,有些不能。”说不能的时候,他将目光落在无言之上。

  “那曹会长去的可是整个楚国最好的宠兽店。”

  “这不是废话吗?商会的副会长,不去楚国最好的宠兽店那去得哪里!”后面的人嘲笑林浩不会说话。

  “哦,那曹会长可知道楚国最好的宠兽店治疗一只宠兽需要花费多少。”

  曹会长抬手不让身后的手下说话,自己说道:“五个金币。”

  “五个金币,??那曹会长交纳了五个金币,可曾治好了你的无言。”

  林浩逗弄了一下手上的无言,说也奇怪,图鉴上说无言尚说话,显得聒噪,但是手上的这只无言,却沉默不言,目光无神,看来身体里面的那个顽疾对它影响很大,林浩也很好奇是什么样的顽疾,才能让楚国所有的宠兽店都无能为力。

  “不能!”

  “对啊,楚国第一宠兽店花费一金币尚不能救治你的宠兽,而我这里花费一个金币却能,难道不是物超所值吗?”

  “再者我这里的价格是明码标价的,也符合市场的规则,我想没有一个规定说,治疗宠兽的费用不能是一个金币吧。”

  “没有。”

  “那不就对了,现在你给我这一个金币,等我待会儿出来,你的无言好了。”林浩笑着说道。

  “如你所说,物超所值。”曹庆咬着牙说道,这个少年果然牙尖嘴利。

  这会儿自己得也被绕了进去,当下心中虽然有些恨意,却又无可奈何地一笑。

  至少就现在而言挑不出毛病来。

  “那是肯定物超所值的,退一万步来讲,如果你给我的这一个金币,我医不好无言的顽疾,你大可以将那个医死宠兽的罪名安在我的头上,并且告诉我一个欺诈的罪名,数罪在身,更何况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一个金币我也无从花出,你也可以从我的柜子的抽屉里面拿走属于你的这一枚金币,你并没有任何的损失。”

  林浩的话说罢,曹庆紧绷的脸如花盛开,笑了出来。

  “可。”

  “副会长大人……”

  “你们都在这里看着呢?还怕他逃了不成。”曹会长轻喝自己身后的两个手下,从钱包中拿出一个金币放到柜台上。

  亮闪闪的金币在桌上舞动,而后一个粉红色的身影从黑暗处飞出,以肉眼捕捉不到的速度落到柜台之上,两个前蹄紧紧地抱着金币,疯狂地用嘴舔着,生怕被别人抢走似的。

  林浩看到以后,面色变得无比地难看起来。

  出现危险的时候,藏得找不到人影,有好处的时候,倒是敢为人先。

  想到这里,心中不由得有一点恼怒,而后直接捏住粉猪的后颈:“你给我过来……”

  不顾粉猪的挣扎,眼睛撇过落在桌上的金币。

  金光闪闪,布灵布灵的,真就让人的眼睛挪不开,这就是金币的魅力吗?

  林浩心中窃喜,不过他强装镇定,开口说道:“乔木,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金币收起啊!”

  说话间,他将“赶紧”两字咬得特别地重。

  乔木也是第一次看金币,以往他家多的是铜币,银币都少见,这一下眼睛被金光打扰,有些愣住。

  等林浩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有些慌乱地收起金币。

  林浩这边见金币确实的放到了抽屉里面,才彻底地放心,带着无言、毛球,拖着粉球进去一级培养屋里面。

  林浩在前面走,陈耀和白苍两人跟在后面。

  乔木见不对,从柜台里面出来,挡在陈耀和白苍的前面。

  “请留步,里面是老板的工作的地方,涉及私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