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与龙舞 第十三章 杨绍儒

小说:悠然与龙舞 作者:风添雨 更新时间:2021-03-11 23:39: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什么?绍儒回临江了?”司马悠然脸色微变。s.xcmxsw.

  “嗯,没错,他刚好上个月回的临江,昨日为你接风洗尘的宴席,我原本是邀请过他了的,但是他拒绝了……”陈明宇说道。

  “那……月儿呢?”司马悠然低着头问道。

  陈明宇知道司马悠然在想些什么,但也无可奈何,只能叹息道:“此次绍儒兄是一个人回的临江……月儿……应该还没有找到……”

  司马悠然听了,轻轻的点头道:“多谢明宇兄相告……时候也不早了,我便先回去了。”

  “那好,悠然兄慢走……”陈明宇心里清楚,既然司马悠然知道了杨绍儒已回临江,肯定会去找他;陈明宇也不希望杨绍儒就这样一直颓废上去。

  两人相互道别后,司马悠然便离开了陈府。

  一想到杨绍儒,司马悠然心里就一阵难受。

  杨绍儒,临江人,临江才子中的一员,与车天络一样出生市井,家里经营着一间小酒馆。杨绍儒十二岁那年,杨父病故,杨母不堪生活重负离家出走,将两个孩子——杨绍儒和他八岁的妹妹杨月留在了临江自生自灭。万幸的是,街坊邻居可怜这俩没人照料的孩子,时常给杨绍儒家送一下柴米油盐,而杨绍儒也并没有被生活的艰辛打倒,他开始重开家里的小酒馆。白天,杨绍儒和杨月在小酒馆里照顾生意;晚上,杨绍儒则专心的研究诗书,而杨月则在一旁编制一些草鞋;草鞋可以放在小酒馆里售卖,卖出的钱用以补贴家用。

  兄妹俩就这样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转眼五年过去了,杨绍儒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考进了临江有名的学府——临江书院,在临江书院里,杨绍儒结识了司马悠然、陈明宇等人。自此,杨绍儒便开始专心的投入在了临江书院学习生活中去,小酒馆的生意则交给杨月照料。

  在杨绍儒看来,在临江书院的那几年是他人生中最开心的日子。

  司马悠然等人从未嫌弃过这些出生市井的才子们,反而很是欣赏杨绍儒等人的才华和积极求学的精神。有时众人会去杨绍儒家的小酒馆喝点小酒,有事则是陈明宇宴请大家去凌舞阁吃大餐。或俗或雅,各有各的乐趣。

  杨月也认识了司马悠然等人,而司马悠然等人大多都是独生,所以很是宠爱这位小妹妹,每一次来杨绍儒家喝酒的同时,都会给杨月带一些礼物,而杨月也很喜欢这些哥哥们。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

  司马悠然被诏入京城的两个月前的一天,杨绍儒与陈明宇等人约好了在凌舞阁一齐观赏陈明宇刚刚得到的一幅名家书画,当日司马悠然跟其父约好了一齐去郊外垂钓,便没有去观赏那名家书画。

  那一日,杨绍儒像往常一样的出门,出门前嘱咐妹妹照看好小酒馆,而杨月也是将哥哥送出门后便开始打扫小酒馆内的卫生。

  陈明宇等人观赏书画后,借着兴致便叫了几乎酒,所以等晚上散场的时候,众人皆是有一点小小的醉意。

  杨绍儒回到家后,发现家里的灯并未点着。

  “月儿今日睡得这么早吗……”杨绍儒如此想着。便抹黑点燃了主灯,走进了里屋。

  但是他发现杨月并不在家!

  “难道月儿还在酒馆吗?酒馆夜里不是不开门吗?”杨绍儒虽然喝了酒,但是还算是清醒。便来到了自家的小酒馆。

  小酒馆的门是关着的,里面也没有点灯。杨绍儒掏出钥匙开了门,却发现杨月也不在小酒馆。

  这下杨绍儒可真急了,他开始敲街坊邻居家的门,问的也只有一个问题:“您看到月儿了吗?”

  街坊邻居的答案近乎一直:杨月早早的便将小酒馆关门,说是回家为哥哥准备晚饭。

  杨绍儒慌了神,他跑到了司马相府来找司马悠然,当时的司马悠然已经从郊外回来了。

  司马悠然听到杨月不见了的消息后,也是惊得神色大变。他赶紧让一名家丁去陈府将此事告诉陈明宇,自己则带着十几名家丁和杨绍儒一起在城内寻找杨月。

  当晚,整个临江城里有近百号人举着火把找人,几乎将临江城掀了个底朝天。

  找了一整个晚上,众人一无所

  获。

  杨月……真的失踪了……

  此事还惊动了城主徐即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徐即山带着几名护卫赶来后便知道的杨月失踪的事情。徐即山眉头微皱,意识到着件事的严重性:城内民女无缘无故失踪,难道……

  此时,司马悠然也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便对徐即山说,要求火速召集守城军,这件事可能会在守城军里找到答案。

  杨绍儒陈明宇等皆是一头雾水,但是徐即山却知道,司马悠然跟他想到一块去了。

  徐即山带着众人来到了守城军营,火速召集了守城军。在让今日申时到亥时把守各个城门的守卫出列之后,便让其他人离去。

  “请徐城主询问他们今日申时至亥时时候有生面孔的人进城出城,特别是那些携带着大的箱子或者马车的。”司马悠然对着徐即山说道。

  徐即山点了点头,他明白司马悠然的想法,便大声的用自己的话将司马悠然的意思重复给了那几名守城军。

  那几名守城军想了片刻,只有一个人站出来:“禀大人,今日酉时有一队人马从西门进城,一辆马车和两名抬箱子的随从,都不是临江本地人。车夫说他们是从外地来的,想去陈家找陈大人商量生意,马车上的是他们的小姐。那马车上的年轻女子也掀开帘子了,我们也检查了随从抬的箱子,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众人听了便看向陈明宇,陈明宇也感受到了众人的目光,也是摇摇头道:“我父亲今日在家并未见客,更别说与人谈生意了。”

  司马悠然与徐即山对视一眼,心中也是明白了个大概。

  “那些人何时出的城?出城时,你们可检查了那些人的马车和箱子?”陈明宇忽然冲先前说话的那名守城军问道,此时的他心中也察觉到了那残酷的真相,只是需要求证。

  “回陈公子,那些人酉时三刻便出了城,箱子为我们也检查了,没有问题。只是马车……那女子也是掀起帘子,所以我们并未检查。”那名守卫军回答道。

  “果然……时间对上了,应该八九不离十了……”陈明宇心想到。月儿失踪的时间大概就在酉时。

  此时杨绍儒却受不了了,十分着急的说道:“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月儿失踪跟这队人马有什么关系?”果然,情绪产生剧烈波动的时候,杨绍儒的思考能力变差了许多。

  陈明宇并未回应杨绍儒,只是沉声喊了一句:“悠然兄!”他的意思是要司马悠然想好,是否要把真相告诉杨绍儒。

  “嗯,我知道……”司马悠然回答道,然后司马悠然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对着杨绍儒说道:“绍儒……我希望你能冷静……”

  “月儿她……应该是被一伙牙人拐了去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