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能册封神祇 第205章:当中故事

小说:我真的能册封神祇 作者:油炸缥缈 更新时间:2020-09-29 00:27: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宽?

  孟连听了这话,微微一愣,但他转念一想,便多少有了点印象:“你是说...当初我曾遇见,如今还在天岳山山神庙中的那煞魅?”

  “不错,正是他。”

  紫云见着孟炼对其还有印象,也是点了点头:“我之所以说也尚有些许可能,不是因为其他,正是因为其身份。”

  见着孟炼稍稍来了兴致,他直接将其身份说了出来:“那小宽,原本乃是天岳府中一小乞儿;

  因为自小边孤苦无依,再加上没了生路,他为了求活,便一直接了求神这样一个活计。”

  “求神?”

  孟炼听了这话,神情微愣:虽说自己也是有些见识,但这求神一说,自己还当真是未从听说过。

  “不错,就是求神。”

  他见着孟炼如此神情,也是叹了口气:“天岳府作为大焕名府,天岳山又是大焕皇帝的封禅之地,天岳山上的山神,自然便是很多人的祭拜对象。

  富人想要求子求财,书生想要求功名富贵,官员想要求仕途平稳,大家闺秀想要求个如意郎君。

  但凡世人,皆有所求,但凡世人,皆有欲望。

  他们日日想着如任如何,但却是畏惧这巍峨的天岳山,苦登山,愁攀岩,就连这尚且平稳的山路都不想自己走,就是因为自觉身子娇贵,受不的这等苦楚。

  即使如此,他们还是想着去求山神,便是出现了‘求神’这一活计:

  他们出些银钱,便雇用些苦力为此去为他们登山求神,香火燃起,报上姓名,说上些祈求之愿,想着以此来谋成目的,让自己心安。”

  这…

  孟炼听了这话后,只觉得是在滑天下之大稽,心中生出了些许厌恶,紧皱着眉头,沉默不语:他当真是不曾想到,怪不得天岳府当地的香火不如清澜府那边兴旺,竟然变得如此畸形,甚至连这求神庇佑,都生出了这等产业。

  “那这样求神,陌九翁山神可是应了?”

  他沉默了一阵后,终是忍不住开口问询:“这种自欺欺人之法,竟然还能流传开来,当真是可笑至极。

  若是在这天底下流转开来,神道根基毁矣!”

  “应,也不应。”

  紫云听了孟连这话,再一想到之前自己见过的场景,微微摇头:“即是香火供奉到了,求神之人求神之心澄澈,岂能是不应?”

  他这话说完,见着孟炼眉头愈发禁了,便将自己未从说的后半段说了出来:“应是应了,不过应当是也有要求的,只不过我紫云最见不得的,便是这等小人了。

  我虽说并无什么神职,但是天岳各个府衙城隍,我都是有些门路的。

  商人求子,让其让其生意窘迫的时候再出生、学子求学的,便让其名至孙山,吊在末尾、即是所求仕途平稳,便让其终其一生只能做一小吏,每日琐事缠身。”

  这...

  孟炼听了这话,终是觉得有些新鲜:“你这样做,却是有些扭曲神意,虽说不是背道而驰,那也是差不多了;不过这样,对你自身没有影响吗?”

  “自是没有。“

  紫云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得意:“我只不过是将这些凡俗受业的时日提前了些,既没有施法害人,有没有违背其意愿;

  更何况这种事情只是惩戒,时辰一到,其一身的缘法都会回到正轨的。”

  ...

  孟炼听了这话,也是在心中了然了不少,恍然见他又想起了什么,眉头微挑:“那这种事情,又跟你之前说的那人有何相关之处?”

  “即是想要讲清此事,还请容我慢慢道来。”

  紫云向着孟炼微微拱手,语气中略带恭敬:此时的他对孟炼,只有神位上的敬畏,并没有其他杂念。

  “这小子自六岁开始做请神的活计,所有赚来的银钱,除了每日温饱之外,不是施舍与其他乞儿,便是毫无所求的奉上香火一炷,一直至二七岁失足跌下山崖,中间从未间断过;

  在我知了其身死之后,便施法将其魂魄招了回来,至了那生死簿前查其一生的善恶功过,却发现这小子魂魄当中并无半点恶念,澄澈如淤泥中的荷花,没有半分杂质。”

  孟炼听了这话,在心底也是生出了些许的惋惜:世人皆有善恶,就算是他也是如此,一个未曾有过恶念,澄澈一生的乞儿,当真是...世间难得一见。

  “我做的这些事情,翁叔或多或少的知道些,他早就知晓了小宽这小子的事情,也是在一直注视着。

  但其命中劫数如此,自己也是无法干涉;

  本想着在其魂魄消散之前将其拘来,大小封他一个神官,却不成想被我这样从中一觉和错失了时机,又得知对方并不想再次轮回,尝一世清苦;

  只得是以自身权柄将其化作实体,让其在这山神庙中一直做庙祝,一直等他阴寿尽了。

  却不成想翁伯那日神诏消散,金身崩碎却是让其看了个正着,受着一刺激,借着这天岳山山崖下的怨气,竟然直接化作了煞魅;虽说我还能够将其安抚,但他这样浑浑噩噩,当真是让我自责不已...

  孟炼听了这话,久不言语,坦白来说自己并不知晓对方能否有册封为神祇的资格;听了紫云这话之后他也不能去做什么保证,只得是叹了口气:

  “即是如此,那便容我试上一试;待向着神君禀奏之后,方才能做出决断。”

  向神君禀奏?

  紫云听了这话,微微一愣:他当真是未曾想过,孟炼竟然这样便被自己给说服了。

  他犹豫了下,还是向着孟炼试探到:“敢问天地行走,如何禀奏,可需要我去准备什么案板香炉,祭祀贡品?”

  “不需要。”

  孟炼听了这话,也是心知对方是上了心的,微微摇头的同时,向着其解释:“我作为天地行走,一方神魂可直达神君,待入了夜,我神魂至了神君当面,其中因果缘由,自当是不用细说,也可以全盘知晓。”

  入夜吗...

  紫云抬眼看了看天色,见着时辰尚早,摇身化作本体紫金穿云雕,稍稍展开翅膀,鼓荡起一身妖气:“即是如此,还请随我去云外顶等待一番,也让我稍尽地主之谊。”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