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安好 第十九章:茗城

小说:世安好 作者:梁燕呢喃 更新时间:2021-02-24 17:38: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为了明事理?”

  “这是一方面。但更多的是为了我们梁家!”

  梁家?

  梁瑜一下就联系到前面父亲说的。

  难不成梁家真是书香世家?

  “听过茗城吗?”说到茗城,梁父的眼睛都亮了,完全不关心小儿子的反应,开始滔滔不绝。

  “那是一座神奇的城池。那里文风鼎盛,人人爱书,那是天下文人的天堂。”

  “在茗城,无论家境怎样,家里总会有人是识文断字的。在其他地方比较珍贵的童生秀才,在茗城却并不出奇。”

  “成为了举人,才能被人记住。家里有了举人,才能称得上一声老爷。”

  “盛朝建立两百年,茗城已经走出了三位状元!至于进士,听说城门口有一个专门印刻名字的石碑,已经快写满了。就连一些不入世的大儒也都慕名而去,渐渐不愿离开。”梁父一脸激动,眼里满是惊叹和向往,似乎透过话语看到了那座圣城。

  梁瑜也肃然起敬。

  “我们梁家,曾经是茗城首屈一指的书香世家。”一句话结束,梁父便住了口。

  梁瑜大受震动。

  茗城人人读书,文风盛行,秀才举人不知凡几。

  这样的情况下,梁家能成为茗城的大世家是件多么了不起的事。

  这样的梁家,为什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呢?

  屋里一时之间安静了下来。

  “爹,为什么梁家会搬出茗城呢?”突地,梁瑜开了口。

  “梁家,出了不肖子孙啊!”梁际远面色沉痛地叹道。

  “爹,你当年为什么不继续考呢?”

  这次,梁际远没有回答,只是摸了摸梁瑜的头,推门出去了。

  “瑜哥儿,该休息了。”

  屋外传来梁父进门的声音,屋子再次静了下来。

  留下屋子里的梁瑜思绪纷杂。

  一时想到今日父亲的异常,一时想到今日得知的消息。

  科举吗?

  梁瑜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梁瑜囫囵吃了个早饭,就连忙拉住了往外走的兄长。

  “兄长,我问你个事。”

  梁璟回过头,对上的是小弟白生生的脸蛋,明晃晃的笑容。

  心一下就软了。

  “走,坐下慢慢说。”

  “兄长,你知道梁家吗?”梁瑜首先抛出了这个问题,然后看着他亲爱的兄长坚定地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疑惑。

  额……

  原来只有自己不知道。

  看到弟弟面色暗淡了下来,梁璟马上补上一句:“我知道的也不全,以前你太小,而且……”

  虽然兄长没有说完,但梁瑜却懂了。

  都是自作自受!

  以前自己那般懒懒散散,估计知道了也没什么用,再说,那时的他还指不定会不会听呢!

  默了一会儿。

  “那你知道爹为什么没再考科举吗?”

  梁璟沉默了一下,细细地盯着弟弟。

  看来,还是那个傻弟弟!

  “父亲身体不好,科举的环境并不好,可以说的上艰苦。以父亲的身子,根本就撑不过下一场考试。”

  梁瑜傻了眼,他没想过竟然是这么个原因。

  都怪自己从来没了解过科考,也就不知道里面的环境如何了。

  父亲的身体在安城养得还不错,但搬出安城后,身子底子就慢慢差了。

  如果科考真像兄长说的那样艰苦,那以父亲的身子是绝对上不了考场的。

  更何况,父亲已经是商人了!

  照昨晚父亲反应来看,父亲怎么会选择从商呢?

  从商就是断掉了科考之路!

  察觉出小弟的疑惑,梁璟缓缓说了句:“当年我们家是什么情况我虽然不清楚,但我知道不到万不得已,父亲是不会选择从商的。”

  看小弟若有所思,梁璟又抛出了一个问题:“而且,瑜哥儿,父亲平时看的是什么书?”

  “杂记!”梁瑜下意识回答。

  梁璟笑了,摸了下傻弟弟的头,终于出了门。

  这边,梁瑜还站在原处。

  梁家、茗城、世家、科考、商人、杂记几件事在他脑海中冲撞。

  科考?

  商人?

  杂记?

  豁然开朗!

  家里明明有一箱子的书,但父亲却从没看过,而是去外面淘一些杂记。

  前世止步于《千字文》的梁瑜一想,箱子里面多半是科考的书籍。

  但是,父亲身子不好,又成为了商人,彻底断了科举路。

  从昨晚父亲的态度看,父亲甚至是更多梁家祖辈多半是想回茗城的。

  但没了科举希望的父亲定是回不去的!

  这样来看,父亲平时看杂记,不敢再看科举读物,多半是觉得愧对先祖!

  父亲太苦了!

  一个人扛着家族希望,却亲自断送了它!

  这于父亲是多大的折磨!

  幸好!

  皇恩浩荡!

  商户人家可以科举!

  或许,父亲的心结也能打开了。

  入夜,梁家人用完了晚饭,却没人离开。

  外出的梁璟去城里细细地打听,才知道圣谕上说的是:商户可有一子考科举!

  梁家其他人一下子就安静了。

  梁璟继续说道:“听说是荣城柳家对朝廷有莫大功劳。圣人大喜,挥笔降下了恩泽。”

  这些前世并没有发生过啊?

  这是怎么回事?

  梁瑜陷入了恐慌。

  于是,他也就没有听到兄长的后一句话。

  “瑜哥儿,你怎么想的?”直到梁际远喊了两遍,梁瑜才回过神。

  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都看着我?

  求助地望向兄长,却发现兄长跪在地上!

  “瑜哥儿!”

  “爹,对不起。”

  “父亲,是我自己不想读了,没什么其他原因。”两兄弟的话同时响起。

  梁瑜呆呆地看着兄长。

  兄长竟然不想读书了?!

  梁璟转头对弟弟回了个笑容,转向梁父建议道:“我看瑜哥儿现在那股机灵劲儿,是可以去读书科考的。”

  啥?!

  我刚刚错过了什么!

  烛火虽暗,梁瑜却看见了兄长那清凌凌的眉眼染上了温度,整张脸柔和得像是春日。

  梁际远估计也看到了,让梁璟出去了。

  舒氏不放心地跟着出去。

  屋内,只剩下梁际远和梁瑜。

  “瑜哥儿,你阿兄不愿读书科考,你怎么看?”

  接下来几日,梁瑜陷入了迷茫纠结中。

  这时,小五贴心地上线营业了。

  “宿主,有什么能帮到您的?”

  “小五,你说我要不要去走科举之路呢?”

  “宿主,我自然是希望您去的。”

  “为什么?”

  “宿主还记得上次说的,改造自己吧?试问还有什么是比让一个破家子变成一位造福社稷的人更好的呢?要想造福社稷,在这个朝代,还有什么比科举更香的吗?”小五噼里啪啦的几个反问,让梁瑜哑口无言。

  “而且,科考成功是很有好处的。士农工商!”说完这句,小五就隐了。

  士农工商!

  是了。

  上次的汪家事件,梁家可再也来不起第二次。

  梁瑜决定了:读!

  才下决定,小五又上线了。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