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安好 第十五章:秦霄

小说:世安好 作者:梁燕呢喃 更新时间:2021-02-24 17:38: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掌柜!小子梁瑜,又来打搅了。”梁瑜一进屋就拱手道。

  “说吧,这次是什么事?”秦掌柜饶有兴趣地询问。

  “秦掌柜,我这儿有笔生意,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做?”梁瑜顺着秦掌柜的手坐在了矮一些的凳子上,面色严肃地说道。

  “哦?什么生意?”秦掌柜看着眼前小大人般的梁瑜,内心的小人狂笑。

  稳住,包袱不能掉!

  “秦掌柜的人品我是相信的,所以我才又来找您。不瞒您说,是上次灯笼果的生意,不知道您是否有意向?”梁瑜先捧了捧秦掌柜,才说出自己的目的。

  谈生意时,一些场面话是必须要有的。

  虽然他很急,但更不能那么快就把自己的筹码露出来。

  这是父亲曾经说过的话。

  梁瑜本来以为自己是不会记住这些话的。

  想到父亲,梁瑜就心情悲愤。

  毕竟修炼不到家,脸上显露出了一些端倪。

  于是,秦掌柜没有回应梁瑜提出的话题,而是关心地问道,“家里的事还没解决吗?”

  一听这话,梁瑜就知道秦掌柜事先已经听说了自家的事。

  看来确实是找对人了!

  这秦掌柜是有渠道的。

  于是,本着要合作就要展现一些诚意的想法,又想到这件事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秘密,梁瑜就老老实实地向秦掌柜说了,只是没有说那些梁家与汪家的恩怨和他的怀疑。

  但聪明如秦霄已经猜到了些许。

  毕竟,梁家之前在整个安城都是顶有名气的。

  若说最不想让梁家崛起,最有可能下手的,那多半是汪家了。

  但终究与梁家没有太多交情,小孩儿明显也不想多说,也就没有刨根问底。

  但看着眼前眼巴巴盯着自己的小孩儿,因为父亲的遭遇面色悲愤,又在自己面前极力克制,努力想要摆脱稚嫩,显得更稳重一些。

  好似这样就能添加一些筹码。

  真是一个孝顺机灵的孩子。

  更难得的是,九岁的孩子竟然能担起责任,为了家庭出来奔波,学做大人谈起了生意。

  也不知道该是感叹他的不幸,还是羡慕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想来应该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才会让他这般在意吧。

  这样一想,秦霄也就不觉得小孩儿刚刚的举止可笑了,反而有了丝辛酸。

  变故果然是能改变一个人的最快方式。

  第一次见还很稚嫩的孩子,都已经能用自己的肩膀尽力撑起一片天了!

  想想自己当年……

  秦霄竟然从梁瑜身上看到了自己幼年的影子。

  原来,秦掌柜竟然是金家家主金善的长子。

  是的,就是清平府的商业巨头金家!

  然而,金家最初并不是金家,而是秦家!

  但现在,又有几个人还记得当年的清平巨富秦家?

  又有几个人还记得秦老爷子秦凛?

  又有几个人还记得秦家姑娘?

  那位温柔单纯的姑娘,秦老爷子的掌上明珠?

  现在金家家主的原配夫人?

  他的阿娘?

  除了他,没人记得!

  人们只知道金家家主金善,金家夫人温萝,金家少爷金聪!

  无人知道金家还有一位大少爷秦霄!

  他是跟着阿娘姓的。

  因为当年,金善是入赘秦家的!

  秦家二老只得了一位女儿,自小娇宠,养得单纯了些。

  于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遇上“英雄救美”的少年郎,自然而然就沦陷了。

  然后,小姑娘第一次罔顾父母意愿,硬要嫁给金善。

  父母是从来拗不过子女的!

  于是,秦家二老答应了,却还想再替傻女儿试探试探,也可以多留条后路。

  于是,要求金善入赘秦家!

  本以为金善会退却,毕竟他是家里的长子,没想到金家父母和金善竟然都答应了!

  就这样,秦家二老再没话说。

  小姑娘欢欢喜喜地嫁给了心上人。

  小姑娘很是过了一段开心甜蜜的日子。

  丈夫俊秀温柔,爹娘又在身边,一切都像在闺中一般,快乐无忧。

  婚后,秦家二老看两人恩爱如初,也就渐渐放下防备,接纳了金善。

  直到秦家姑娘生了一个儿子,大夫说她伤了身子,可能不能再生了。

  秦家还没说什么,金善就当着秦家二老的面指天发誓,说自己绝不会纳妾,有一个儿子就够了!

  秦家姑娘感动得不行,眼泪汪汪地看着父母。

  于是,自觉有些愧疚的秦老爷子开始带金善接触秦家生意。

  就这样,和和美美地过了五年。

  那是秦霄记忆中最快乐的五年!

  父亲慈爱,母亲温柔,外加秦家二老的疼爱,可以说秦霄是在蜜罐子里长大的。

  然而,人心不足蛇吞象。

  日益揽权的金善渐渐心生不满。

  后来,秦家二老一去,秦家就落到了金善手中。

  虽然秦老爷子临终前给了女儿一叠值钱的铺子的契约,只要有这些铺子傍身,女儿也可后顾无忧,并再三告诫女儿不要把这些东西给金善。

  但耐不过金善那张嘴会哄啊!

  于是,秦家姑娘乖乖地把东西交给了丈夫,欢欢喜喜地做一个小女人。

  然后,秦家彻彻底底改姓金了!

  慢慢地,逐渐膨胀的金善开始往后院添人。

  慢慢地,秦家姑娘抑郁而终。

  而秦霄也在一夕之间失去了爹娘!

  这一年,他八岁!

  他仿佛一瞬间丧失了以前的那股机灵劲儿,成为了一块木头。

  他沉默地看着金家的变化,看着那个被称为爹的人逐渐丑陋。

  对于这个不跟自己姓的儿子,金善一向视为自己的耻辱。

  再加上,金善有了第二个儿子,而且是跟他姓的。

  秦霄,也就被放逐了。

  金善象征性地给了大儿子一个庄子、两个商铺,还了良心债后,也就不再管他了。

  其实,第一次买灯笼果后,秦掌柜就知道梁瑜是梁际远的儿子了。

  这时,他也想起了梁家就是差点和金家合作,却被自家二叔给搅和了的那一家。

  所以,看到梁家兄弟聪明能干,梁父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他便对梁家的败落有了一丝好奇。

  反正无事可做,他决定仔细观察观察梁家。

  后来,看小孩儿小小的一个人,在摊子上帮忙,一站就是一整天,却从不喊累,积极地为家里的生计四处奔波。

  不知怎的,他竟然从梁瑜的身上看到了年幼的自己。

  幼年时,自己也是这般机灵孝顺的。

  但后来,父亲面具撕裂,母亲抑郁而终,他也就渐渐活成了一个透明人。

  再后来,父亲有了其他儿子,他这个被放逐的儿子变得更加可有可无。

  于是,他想着,这样有钱有吃,还可以花钱玩玩兴趣的日子也挺不错的,也就忘了曾经的自己也是个为了家人不顾一切、有着炙热梦想的少年。

  这个孩子都这么拼,他是不是也该奋斗一把了?

  算了,且先看看吧。

  看这孩子能走到哪一步。

  他要看看如果以前的自己坚持了下去,会是什么样!

  可能是想法不一样了,秦霄看着眼前的孩子觉得格外亲切。

  他想,那时的自己若是有人能拉上一把,是不是就是另一番模样了呢?

  于是,秦霄端正了身子,认真问起了梁瑜的事。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