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安好 第六章:世善村

小说:世安好 作者:梁燕呢喃 更新时间:2021-02-24 17:38: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是谁?”

  “那是梁家小子吗?”有人发问。

  “是吧。”毕竟梁家刚搬过来几日,许多村里人还不认识,所以语气不大确定。

  “那孩子咋的了?小脸白得?”王氏放下锄头,关心道。

  “就是就是,头上还缠着布呢。”

  “就是他,梁家小子,叫什么鱼。前两天跑到河边去,不小心滑倒,哎哟,这倒霉孩子哟,刚好磕到了大石头上。咚!好大一声响儿。当场头就破了一个洞,那血啊,老天爷!让我看了都头晕……”刘氏有幸目睹了现场,看周围人还不知情,立马“乖巧”地呈上了第一手资料。边说边比划,力图让在场人都能“身临其境”“感同身受”。

  “额……”梁瑜默默走过,尴尬地咳了咳,小脸霎那间通红一片。

  嗬!这可好,出来一趟,爹娘再也不用担心我的身体啦!瞧瞧自己,面色红润,步子飞快,这状态简直不要太正常人了!

  可见,村里人的关心,效果堪比一碗人参汤啊!梁瑜这般苦中作乐。

  咳咳,要不是他就是刘家大婶口中的主角,他一定会给这位“说书人”捧个场、叫声好,毕竟讲得绘声绘色、手舞足蹈的,那叫一个好。听听,周围人时而惊呼,时而叹息,可见刘大婶是个“人才”。

  听到后边刘家大婶的形容,梁瑜感觉自己头上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

  “唉。”梁瑜想起这伤口怎么来的,小脸一囧。

  两天前,小梁瑜觉得心情烦躁,在这世善村哪哪儿都不好,处处不顺心。路上到处是泥,村里人说话唾沫直飞,鸡鸭乱窜。最最可怕的是,各种鸡鸭禽类的排泄物在路边“安营扎寨”,一不小心就会和它们来个“亲密接触”。

  很不幸,梁瑜就是那个“幸运儿”。这对我们的梁小少爷绝对是个心灵痛击。于是,两天的不满,和着当时的窘境,梁瑜爆发了。

  他蹬着小短腿,冲出了院子,一直向前跑。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但本能地不想留在村子里。

  快要出村时,他看见了左边的河流。于是,爱干净的小萝卜头拐向了河边。一路哼哧哼哧,临近河边,却一时没站稳,脚底一滑,“咚!”

  村自然没出去,还光荣负伤,再次被人围观。那滋味,啧!自觉已经活了一世的梁瑜,拒绝承认那个丢人的是自己。

  随处闲逛,可能是心境不同了,梁瑜只觉得眼前的村庄处处新鲜可爱。

  村子虽然不富裕,也只有几十户人家,但房屋错落有致,却也算得上“屋舍俨然”。虽无“良田美池桑竹之属”,但也有良田纵横,桃李交映,禾苗喜人。虽无城里街头的热闹烟火,但也透着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自然趣味。

  世善村前面有一条河流环绕,后面山脉连绵,成环抱之势。

  以梁瑜现在来看,这样的地势,首先用水方便。其次,后山既是天然的保护地,又是丰富的食物贮藏所,一定程度上可以减少饥荒。

  当然,前提是你得有那个本事入山、出山。

  但这样来看,世善村,多少算是个安居乐业之处。村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循环往复。子子孙孙,绵延出一个生机勃勃的村庄。

  随遇而安。梁瑜想,不管之前在哪儿,但现在来到了世善村,首先得先安定下来,在村子里立足,再谈以后。

  世善村以里长和村长为首。里长李善,村长王守成共同管理这个村子。

  在世善村,王家是个大姓,王守成既是村长,又是王氏族长,所以在世善村威严很重。

  相对来说,里正虽然有很大权力,但对于村民来说,接触较少,不如村长熟络。而且许多政令也是通过村长通知大家的,村长无疑是他们的第一领导。

  所以,一个外姓人,要想在村子里扎根,先得跟村长打好关系。

  想到就做,梁瑜快步走回家去,打算和父亲商量去拜访。

  “爹!你在忙吗?”梁瑜一进门就直奔堂屋。

  屋子里,父亲正在翻看杂记。

  “怎么了?瑜哥儿?”梁父听见声音,抬起头来。

  “爹,你去……咱们家是不是该去拜访村长啊?”梁瑜本想直接向父亲说明。后面一想,他现在才九岁,而且他平时从不关心这些,一门心思玩耍。之前也总想着回到城里,不可能一醒来就突然变了,还想到这些,所以刚出口的话马上咽了下去,假装孩童语气,好奇道。

  “瑜哥儿,你怎么会想到问这个?是谁跟你说了什么吗?”果然,梁父的第一反应是有村里人说了什么话,被儿子听见了,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爹,没人说什么,我就是好奇问问。我以前听戏里说的,一般到一个地方,就要拜山头。我就想,我们到了村子,是不是也要去拜山头。”

  “没错,是要去。爹在来的第一天就已经去过了。但是你之前受伤,多亏了村长家的长良跑的腿。现在你也好得差不多了,是该去道个谢。等会儿你阿娘回来,爹就跟你阿娘说。倒是你,瑜哥儿,能想到这儿,到底是长大了些。”梁父听着儿子的回答,颇有些哭笑不得。但想到一向不关心这些的儿子,今日竟也能想到这一层,不免有些欣慰。于是,难得夸人的梁父夸了夸儿子。

  听着爹用哄孩子的语气跟自己说话,梁瑜有些无奈,又有几分怀念。心想自己以前是有多孩子气,太不靠谱了,怪不得人都说“梁余”呢。

  虽然想和父亲商量一下梁家的后期安排,但是,看了看自己,短手短脚的。啊!为什么他这么矮!

  忍吧!改变不能太快,要潜移默化地让爹娘认可。

  “娘去哪儿?”

  “你娘想学学种菜,去隔壁王家找你王婶子了。”

  种菜!

  是了,阿娘一直在家打理内宅,出门都有丫鬟跟着,除了和其他夫人的交际,最多就是给家里的男人孩子绣绣衣物,从没接触过农务。

  现在,竟然要去学种菜!

  看来,改变不能太慢了,得找个契机,让梁家摆脱现在的困境。至少,不能让爹娘跑到田里去讨生活。

  先去村长家询问询问,找找办法。想他也是亲眼见过后几年变化的,那么多富起来的东西,总有一款是适合梁家的。

  只是要怎么解释这些想法可行呢?找个什么由头好呢?

  梁瑜坐在门槛上,鼓着一张包子脸,陷入了沉思。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