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安好 第二章:前尘

小说:世安好 作者:梁燕呢喃 更新时间:2021-02-24 17:38: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该怎么办?”梁瑜也在问。

  梁瑜死了,英年早逝。真真是英年早逝,他才十二岁!

  他只是带着家里那一箱子宝贝进城,就这竟然也给自己招致了灾难。

  想到那些山匪凶神恶煞的脸,手上拿着的大砍刀还在滴血!即使是现在成为了鬼魂,梁瑜也有些后怕。

  他望了望自己的尸体,衣着整齐,也只是整齐而已,不是什么好布料。

  这还是他为了去城里专门翻出来的难得的一件齐整衣服,家里可就这一件了。这一看就是穷家孩子,咋还会遇上穷凶极恶的山匪了呢?

  想起马蹄踏在身上的疼痛,不忍心再看自己的身体。又想到自己没跟家里人打一声招呼就出来了,现在家里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到消息,也不知道阿娘和兄长能不能受得住。

  现在自己成为了孤魂,周围没有一只同伴……

  想到这些,毕竟还是个半大孩子,梁瑜忍不住痛哭出来,又怕又悔。

  梁瑜试图飘回家去,使劲了全身力气,却半天挪不动一步。

  于是,他只有呆在自己的尸体旁边,漫无边际地等待……

  他等啊等,等啊等……

  终于,等来了眼角乌青的兄长。

  但,没有阿娘!

  “为什么?为什么阿娘没来?”半空中的梁瑜激动地向他的兄长大喊。

  梁璟沉默地收拾着小弟的东西,村里好心的叔伯抬着梁瑜的身体,不时望向梁璟,摇头叹息,眼里满是怜悯。

  一路无话,只有梁璟红透了的双眼和瘦削的脸颊,手里紧紧拽着红色碎布,牙关紧咬。

  梁瑜无用的喊叫成为了这幕哑剧的悲咽。

  凄紧的寒风也自发地加入这个队伍,给这件丧事添了几分悲戚。

  操控着终于可以移动的灵魂回到了村里,打开门。

  迎接他的却是一个破败的院子,和一位疯癫的娘亲。

  梁瑜傻了,停下了无声的喊叫。

  这一停,便是八年。

  他眼睁睁地看着娘亲嘻嘻哈哈,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宛若几岁的孩童,再不复曾经的温婉大方。

  他眼睁睁地看着一向骄傲的兄长弯下了挺直的脊梁,点头哈腰,时不时上门为了疯掉的娘亲做的傻事道歉,才二十几岁便活成了老人模样,脸上失去了往日温和的笑容,眼中也没了少年人的光彩,暮气沉沉。

  他看着兄长为了娘亲,在村里人提出自身安全保障的要求后,把家搬到了村子的另一头。

  那里没有其他人家。

  白天,娘亲被锁在屋子里,一个人呆呆地坐着,嘴里时不时说些什么。

  晚上,烛火旁只有娘亲不间断的痴话,和时不时应和的兄长。

  一日日,一年年……

  娘亲愈加疯癫,兄长的背愈加弯曲。

  梁瑜死后五年,舒氏去了。

  梁瑜死后八年,梁璟倒下了,再没醒来,年仅二十五岁。

  梁璟未娶妻。

  梁家无后。

  世善村,再无梁家。

  他看着村里人帮忙操办起梁璟的身后事,听着村里人谈论起了以前的梁家,谈到了死了八年的他。

  “梁家,真是可惜了。梁际安多通透的一个人,处事大方,精明能干,怎么就有那么一个糊涂儿子?”

  “可不是!听说梁家当年败落就是因为梁瑜!”

  梁瑜心想:我怎么不知道。

  “咋回事?当时梁瑜也就九岁吧,一个孩子能干啥事?”

  “对”梁瑜默默地点了个头,“我也想知道我干了啥。”

  “就是他给汪家提供的消息!汪家,知道吗?那可是梁家当时的对手。”

  梁瑜瞬间瞪大了眼睛,“我没有!”

  “这种消息你听谁说的?可靠吗?”

  “就是,这话可不能乱说!梁家小子已经死了八年了,死者为大!可不能污蔑逝者!”周围的人都质疑道。

  “我娘家表姐的妹夫的丫头说的。她在汪家做汪家小姐的丫鬟,无意间听汪家小少爷说漏了嘴。这还有假?”说话的人见周围的人都满脸怀疑地看着他,立马受不了了,顿时顾不得先前答应过的绝不泄露半分秘密的承诺,脱口而出。

  汪家小少爷?

  梁瑜想起来了。

  汪成锦,他九岁前的玩伴,他一直以为的最好的朋友。

  怎么会是他?!

  现在想想,梁家败落可不就是在汪成锦十岁生辰后。

  那天,他随口向玩伴说着自己家要拿下府城金家的一笔大单子,这以后梁家或许就能入驻府城,俩人见面就没有这么方便了。

  当时,他还在担心俩人的友谊……

  两天后,梁家的货物就出了问题,具体他也不清楚,只知道梁家赔了许多钱。

  梁家和金家的合作自然不了了之。

  这以后,父亲身子更差了。慢慢地,梁家没有了进项,昂贵的医药费掏空了梁家。

  于是,梁家搬到了长乐镇。走前听说汪家得到了金家青睐,签下了长期合作。

  他当时还替小伙伴高兴……

  现在想想,他只想给自己一巴掌!

  再后来,梁家到了世善村。

  汪家,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了。

  再后来,父亲去了。

  难道真的是汪家?

  是他自己害的梁家?

  梁瑜崩溃了。

  做了八年的鬼,本该感觉不到疼痛,现在却觉得心痛不已。

  耳边继续传来村民们的谈论。

  “哎呀,这样来看,确实是他!梁家真是家门不幸哪!”

  “谁说不是呢。梁家人还要瞒着,打量着谁不知道呢,也就瞒了那一个傻子。把家都给败光了,还心疼他,怕他想多了受不住。这要是我,不得打死他!我看那孩子是个心大的,家里啥事不帮,不见得会愧疚。”

  “唉,梁家这一家子,际安实在,舒氏温柔,璟哥儿能干,这日子本该过得红火。都被那小子给祸祸了。梁家瑜小子真真是“梁余”,多余的一个!”

  还有人在说些什么,梁瑜已经听不见了。

  他是多余的,是他害了阿爹阿娘,是他害了兄长!

  “你后悔吗?”

  “我后悔了!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想要重来吗?”

  “想!”昏过去前,梁瑜听到自己这样回答。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