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只有利益,无关感情的婚姻,她图的不会是能够借助年家的力量帮助苏氏渡过这次的债务危机。

  用埋葬婚姻的方式,偿还苏家的养育之情,她能做的只有这些罢了。

  苏荞的话让年永明唉声叹息,"荞荞。你和南辰的婚约确实有不公平的因素存在,但是爸会帮你们两个人一一排除这些因素,我今天就把南辰叫回家里,让他和外面那些莺莺燕燕都断了关系!"

  年永明一直一副"宁毁十座庙、不破一桩婚"的态度,让苏荞觉得自己多说些什么都无济于事。

  "爸,我……可以不和年南辰离婚,但是我希望我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她不愿意回到年家这么压抑的地方,似乎多待上一秒钟,她都会胸闷气短。

  在业界纵横多年的年永明最惯于察言观色。自然而然的,他能听的出来苏荞话里的意思。

  "爸会给你私人空间,但是荞……年家在帝都怎么说都算是名门大户,你在外面……"

  年永明虽然点到为止,但苏荞很清楚他要说些什么。

  心头而莫名的紧张起来,垂着眸。她柔白的小手,一再的捏紧、放松、再捏紧……

  舔了舔干涸的唇瓣,再抬起头儿时,她的脸上再度带上了虚伪的皮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年永明。

  "爸,您放心吧,我很清楚这些事儿,就算您不说,我也知道女人的名节比什么都重要!"

  虽然苏荞的坚持,因为年永明的话有些松动。

  但临走之前,她还是稳定心神,鼓足勇气对他说:"爸。关于我和年南辰离婚的事情,我希望您再看看考虑一下,毕竟,这是一场强扭的婚姻,不可能有结果。"

  年永明抿唇不语,好一会儿后才开口说:"我考虑一下。"

  --

  苏荞从年家出来,接到了厉庭深发给自己的短信,短信内容很简单,对苏荞来说,却格外深刻。

  "我想过了,我无法做到让我的女人挂上别的男人妻子的头衔,所以,你必须和年南辰离婚。"

  乍看到这些字,苏荞怔在那里好一会都没有反应。

  直到厉庭深的电话打来,她没有情绪波动的眸。才有了些许反应。

  收回飞脱的思绪,她接了电话,电话接通。里面是男人磁性的嗓音。

  "短信看到了吧?"

  苏荞嗓音极淡的"嗯"了一声。

  "那你是怎么想的?"

  厉庭深问的直接,丝毫不拖泥带水,倒是叫苏荞窘迫的不行。

  哪有问问题问的这么直接的呀?他就不考虑一下她身为女性薄脸皮的性格吗?

  "我……我不知道!我现在还没有离婚。所以我……"

  "我会帮你!"

  厉庭深截断苏荞的话,说得斩钉截铁。

  "我会帮你,只要你愿意,没有任何人可以强迫你做什么!"

  苏荞拧眉。

  其实关于离婚的事情,她非离婚不可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

  一想到苏家的债务危机,她似乎就没有了再坚持下去的底气。

  "如果我说……我有不能离婚的理由,你信吗?"

  厉庭深说:"如果你指的是你家的债务。我这边会帮你还清。"

  "……"

  "苏荞,只要你肯嫁给我,我会让你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苏荞没有料到厉庭深居然知道自己家有债务危机的事情。

  那是不是也就是说。她知道自己为什么身不由己,为什么不喜欢年南辰,还不得不嫁给他?

  这么想着,她贝齿轻咬唇边。

  默了好一会儿后,她问:"……那你,喜欢我吗?"

  都是成年人。做都做了,哪里还会难以启齿于问一句喜欢的话呀?

  厉庭深没有答话,而是反问苏荞。"那你喜欢我吗?"

  苏荞说:"我……我不知道,准确的说,我不确定,而且……"

  想到自己失、身的事情,她终究难以启齿。

  "你昨天晚上和我做的时候,你……你应该我不是……你介意吗?"虽然苏荞的话。说的磕磕绊绊,但是厉庭深却听明白了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介意!"

  "……"

  听到厉庭深的回答,苏荞瞬间就像是泄了气的软皮球。

  厉庭深既然在意这件事儿。哪里还肯娶自己?

  就包括她对他有那些好感,也不过是她自欺欺人罢了。

  "不过,如果说夺走你第一次的人是我,我似乎又没有介意的理由了?"

  "……"

  苏荞听得一愣,"什么意思?"

  厉庭深不做隐瞒,把自己就是夺走她第一次的那个男人的事情,尽数和她说了。

  "其实,那天晚上的人,是我!"

  苏荞一脸的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

  夺走她第一次的人,竟然是厉庭深。

  "所以你就……你就那么对我?"

  如果说苏荞之前不知道厉庭深为什么那么对她的话,那么现在,她算是清楚他那么对自己的原因了。

  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他自是会比任何人都大胆过分。

  厉庭深轻"嗯"了一声,"睡都睡过你了,偶尔占你下便宜。也不是什么说不过去的行为。"

  "你……"

  苏荞害羞,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贝齿咬唇,她问:"那你之前怎么不告诉我?"

  "我以为你知道!"

  苏荞心想。她知道个鬼!

  她要是知道,她都不可能在鼎扬工作上班。

  "我不知道!"

  "但是你现在知道,也不算晚。"

  说完这话,厉庭深问:"所以,想好了吗?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其实苏荞心里对厉庭深是有些许好感的,虽然她不敢肯定这是不是爱,但是和他在一起,她并不排斥,也不会觉得不舒服。

  "哪有你问的这么直接的呀?"

  厉庭深说:"我们都已经是成年人了,还有忸怩的必要吗?"

  苏荞说:"有!"

  "我没有谈过恋爱,我想要享受被追和被宠爱的过程。"

  厉庭深扬唇笑了笑,"那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苏荞不肯说,拿出那股子傲娇劲儿:"不要,我要你自己找到我!"

  电话那端有几秒钟的静默,随即苏荞听到厉庭深说:"回头!"

  "……"

  苏荞一愣。

  待有所反应的回过头,灿烂的夕阳下,是厉庭深高大挺拔的身影,在余晖中,真切而神祇般的存在。

  那一瞬,苏荞扬起唇角,不由自主的笑了。

  或许,人生就是这样刚刚好,纵使我寻你天涯海角,只要我驻足回头,你就站在我的面前,至此经年,不负流年……

  --

  全剧终,2021年4月5日,18:00,于沈阳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