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第13章 那就在一起吧

小说: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作者:玫瑰困困 更新时间:2022-08-06 08:14: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哀莫大于心死。

  虞向唐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这看似轻飘飘的一句话。

  她瘫坐在进口的波斯毛地毯上,得益于虞母装修时花了大价钱,舒适度是一等一的好,她坐在厚厚的长毛里哭了那么久,擦干眼泪拍拍屁股站起来还能像个没事人。

  要不就认命吧?

  虞向唐感觉到在国外的五年就像个笑话,她只是得到了自认为的自由,她化悲愤为力量摩拳擦掌爬到海外总监,回国后被虞母和一条裙子扇了一巴掌后回到现实。

  要不就认命吧。

  不抗争了,金丝雀怎么能飞出去笼子呢?

  穿上自己梦想中的镶着钻石的裙子,风风光光地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将权力与自由上交,再为两个家族生下一个又一个孩子。

  虞向唐愣愣地伸手去摸这条璀璨裙子的下摆,这条裙子可真好看啊。

  视频请求的铃声响起,虞向唐看也不看就挂断,那边停了半秒后,锲而不舍地重新发来请求。

  “喂?”

  虞向唐吸吸鼻子,带着哭腔接通视频,她将手机镜头对着头顶的天花板,不愿让自己入境一分一毫。

  “姐姐怎么哭了?”

  白景秋温温柔柔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来,虞向唐看见他似乎蹲在小隔间里,镜头偏上,背景里还有七零八落的拖把杆。

  “有人欺负你了吗?”白景秋微微皱眉,满满的关心要从话语中溢出来,他轻声哄着虞向唐:“姐姐给我看看好不好?”

  “没欺负。”虞向唐张嘴,发出的沙哑声音把自己都吓了一跳,她清清嗓子,还带着闷闷的鼻音:“我挺好的。”

  “那姐姐把镜头对着自己好不好?我想姐姐了。”白景秋凑近镜头,小隔间昏昏暗暗的,虞向唐只能借他屏幕上的微弱打光才能勉强看清少年的五官。

  “明明昨天才见面。”虞向唐拿着手机走到书桌前,从抽屉里拿出面巾纸擦脸,虞母大概看这是包普通的面巾纸就特赦过去,这包由戚子丘揣在怀里,飞跃大西洋而来的带着草莓印花和香气纸才得以完成它的使命——给虞向唐擦去眼泪。

  “古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比他们还要厉害一点,半天不见姐姐,心里就像五年不见一样思念。”白景秋眼尖,他认出了这包面巾纸,当初虞向唐可是拿这包纸宝贝得不行。那天晚上吃火锅,油溅到她的dior套裙上都没舍得拆开擦,愣是顶着显眼的油点点吃完饭冲去ysl换了又买了一套。

  不对劲,他想,但只能隔着屏幕试图得到更多信息。

  “噗嗤。”虞向唐被他逗笑,吹了个鼻涕泡泡出来,她手忙脚乱地去擦,擦好后用另一只手将手机竖起来拍自己给白景秋看。

  “你看到我咯。”虞向唐说,眼睛不自觉地乱瞟,检查礼服裙有没有在屏幕上漏出:“满意了吗?”

  “不满意,想一直看着姐姐。”白景秋撒娇,他装作不经意问:“怎么回家吃饭还哭了?下次姐姐带着我,我帮你撑腰,谁欺负你我就揍他。”说罢他还对着屏幕挥了挥拳头,横眉冷对地。

  大概白景秋还只以为自己是普通有钱人家?虞向唐想,他要是知道自己是虞氏总裁,挥着拳头虚空要揍的那人是虞夫人,会不会吓得收回这个豪言壮志。

  但这不免让虞向唐有了被在乎的感觉,她露出一个笑,看着屏幕里少年黑亮的眼睛道:“这么在乎我啊?”

  “我喜欢姐姐嘛。”白景秋张嘴就打直球,他感觉再不加快进度就会有一些不可控的事情发生:“因为喜欢你,所以在乎。”

  “好哦。”虞向唐脑中一闪,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好哦算什么回答啊qaq,我在和姐姐表白诶。”白景秋不满,这句蹲在隔间表白的临场发挥不知道死了他多少的脑细胞。

  “如果我说,和我在一起你会遇到很多阻挠,甚至你的家人、你的事业都会受到威胁。”虞向唐顿了顿,她沉下声严肃地说。

  “这还只是不公开的时候,我之前和在一起过。”她故意模糊了这个名字不想让少年听到:“一旦公开,你的粉丝会大量脱粉回踩,你的公司会抛弃你甚至让你背上巨额违约金。这样的话,你还会想和我在一起吗?”

  她将选择权交给少年,闭上眼睛听候宣判。

  其实虞向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她太累了,想有一个人抱住自己,同自己一起抵御外界风风雨雨。但白景秋太年轻了,年轻又单纯,还有大把的年华和大好的事业,她不想平白将少年拉入泥潭,毁了少年一生。

  “想啊。”白景秋即答,不带半点犹豫。

  “姐姐不用担心,我家里还算有点钱,自己会写点歌,公司也是熟人开的不会为难。团里五个人四个都恋爱,连累队友什么的倒不如祈祷他们先不要爆出恋情。”他高兴到压都压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我这辈子睁开眼睛就想和你在一起了。”

  “油嘴滑舌。”虞向唐也在笑,她佯作生气瞪了一眼白景秋,可刚哭完的眼睛水汪汪的没有半点攻击力。

  “那我们,在一起了?”白景秋仍觉得不现实,可能是双腿蹲的有点麻,觉得自己轻飘飘地犹在云端。

  好没出息,他唾弃了自己一秒,上辈子虞向唐追自己的时候都没这么没出息。

  下一秒就看见虞向唐点了点头,羞红着双颊小声道:“嗯。”

  她小声又补了一句:“别辜负我。”

  虞向唐千疮百孔的心经不住再次打击。

  她从厚厚外壳中伸处一只手试探地触碰外界,遇到危险就要缩回去时这双手被白景秋及时拉住,然后十指相扣。

  “那姐姐和我说真话,嗯?”白景秋站起身活动双腿,他低头看着镜头时带着一丝不符合现在年龄的压迫感:“只是回家吃饭?”

  虞向唐语塞,没想到这么快白景秋的男朋友身份就起来了:“名义上是吃饭,实际是相亲。”

  她侧身给白景秋看摊在床上的礼裙:“我妈给我准备的相亲裙子,好看吗?”她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闪闪的,上面好多钻。”

  白景秋懂了,公主梦中的婚纱被恶毒母后设计了。

  “我给姐姐买,不镶施华洛,咱们要镶真的钻石。”

  虞向唐破涕为笑,她又笑出一个鼻涕泡:“省省吧,你能有多少钱。”

  “晚上就要相亲宴了,我打算先把你的存在透露出去。”虞向唐清清嗓子,手抚过裙子,决绝道:“缓兵之计,一击必杀。”

  “你做好准备了吗?和我在一起可不是容易事,给你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她抬头看白景秋,元帅在下达最后通牒。

  “yes,sir”白景秋两指并到额头又挑飞,帅到不行:“永远不反悔。”

  “姐姐勇敢飞,秋秋永相随。”

  好不容易起来的气势让白景秋学粉丝应援的一句话打破,虞向唐坐在地上把脸埋在袖子里笑,眉眼弯弯。

  白景秋看愣了,这才是他最熟悉的糖糖。

  “晚上来接我好不好,这里好难打到车。”虞向唐冲自己新鲜出炉的男朋友撒娇:“我在相亲宴上说有男朋友了,他们一定会赶我出来的。我好可怜,晚上那么冷风还大,只穿着裙子就被赶出来,还踩着高跟鞋,走夜路都没办法。”

  她把林明珠的那一套拿来活学活用,白景秋很吃她这一套,当下拍板决定把饭送到医院就开车来接落难的公主大人。

  对不爱你的人撒娇有什么用呢?

  撒娇能成功,还不是因为那个人好爱好爱你。

  虞向唐挂了视频一扫阴霾,好心情地换上那条裙子。

  虞母准备的裙子很美,但以后自己会拥有更美更用心的。

  她扔开了虞母准备的小而精致的项链,施施然地走向虞母的衣帽间,打算挑几个又贵又衬自己的首饰,真被赶出去了还能让虞母肉痛一阵。

  虞向唐在一堆瓶瓶罐罐中精准挑选出最贵的精华和底妆,感谢两人的血缘关系,肤质相同让虞向唐用的更加得心应手。

  她轻轻扫着散粉,虞母桌上贵妇化妆品的香气甜腻地让她作呕。

  虞母上楼推开虞向唐的房间门,她早就准备好了对虞向唐抗拒相亲的一肚子说教,开门却不见虞向唐,床上的礼裙也不翼而飞,她高高在上的嘲讽笑容僵在嘴角。

  “人呢?”虞母皱眉,转头看向管家。

  “小姐正在您的化妆间。”管家恭恭敬敬,双手垂在身侧。

  “哦?”虞母挑眉,这是转性子了?看来自己的那些东西没有扔错,虞向唐就合该按着自己给她铺的路走,什么明星影帝的,玩两年就够了。

  “安氏的公子到了,你去通知厨房上菜,再问问老爷子来不来。”她抚了抚颈上的珍珠项链打发走管家,望了一眼化妆间的方向后径自下楼,挂上微笑同虞父一起和来人寒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