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第4章 他们怕我再发疯

小说: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作者:玫瑰困困 更新时间:2022-08-06 08:14: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是新的合约,律师在外面,可以随时修改和公证。”虞向唐从包里拿出一份合约放在桌上,对面正和苹果派碎屑打架的白景秋猛地抬头。

  他擦了擦手,将合约拿到自己面前。

  “不是包养合约吗?”白景秋似乎有些不满意,随着他摇头的动作,耳垂上的碎钻耳钉胡乱反射光源,他翻了翻条目:“为什么还要有文化课培训?”

  “因为你要高考。”虞向唐冷酷道,她用好看的指节敲了敲桌面:“虽然不知道你们公司怎么制定的计划,但你18岁依旧是高中生身份。四月份已经来不及,或许明年考试,现在就要准备。”

  白景秋,男,曾用名戚子丘。这个两辈子加起来29岁,上辈子15岁高中肄业就辍学打工28岁车祸挂掉,这辈子一睁眼17岁被迫昏天黑地写歌作词依旧在娱乐圈务工的倒霉蛋,还有一年就要参加高考。

  “公司没说让参加高考。”白景秋垂死挣扎,不愿意接受自己要学习的现实。上辈子他成绩是不错人也足够聪明,一边上学一边做零工还能拿到班级前几。但因为家里欠债,被逼得没办法只能辍学打工,书本里的知识早就还给了老师,短时间内将知识捡起来是不可能的事。

  或许戚子丘在影视城里做替身演员蹲在路边吃盒饭的时候想过,想过没有赌狗老爹,想过家里没有欠债,想过自己参加高考,想过自己抱着专业书走在大学校园里的样子。成名后的戚子丘很讨厌校园剧,他从未感受过美好的校园,他对自己上学的黑暗年代深恶痛绝。

  他短短的前半生由暴力、黑暗、父亲身上的酒气和母亲的哭喊组成,他短短的后半生由泥土、贫穷、喘不过气的医药费和不能换钱的金奖组成,他生命的最后五年才拥有金钱、地位、以及小太阳一样的、蜂蜜般美好的虞向唐。

  白景秋趴在桌上,他用胳膊压住合约试图将它藏起来,像只无精打采的大型犬。少年摇着尾巴,眼巴巴地看着虞向唐:“不想努力了,姐姐养我好不好。”

  “合约是要把我培养成超级赛亚人吗?高考文化课就算了,马术射击高尔夫美术电影鉴赏又是什么鬼qaq”

  “为什么合约上没有□□条目啊,我成年了,想陪姐姐睡觉qaq”

  “包养总要保证陪伴时长吧,见不到姐姐我会枯萎的qaq”

  虞向唐扶额,到底是谁包养谁。她将白景秋胳膊底下的合约抽出来慢慢抚平翻到最后一页,用手指在签名处点点。

  白景秋见她不吃这套,哼哼唧唧地从兜里掏出一根笔,他偏头用牙齿咬开笔帽,一笔一划地写下白景秋的名字。

  虞向唐看见他咬开笔帽的动作皱皱眉,轻声说了句别咬。

  少年还沉浸在没有□□项目的悲伤中,他抬头迷茫地看着虞向唐,思考了一会儿才想通是咬笔帽的问题:“没有,我兜里的笔很干净。”他把签好的合同掉了个方向放回虞向唐面前,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从不咬别人的东西。”

  “那你还把这支笔给我用?”虞向唐没碰白景秋放在合同上的笔,她从这句话里听出少年似乎有种奇怪的坚持。

  “姐姐又不是别人,我喜欢姐姐。”少年的喜欢坦坦荡荡。

  虞向唐失笑,她准备合约时想给少年最好的,不让少年吃亏。问了不少人,一半人暧昧地眨眨眼说虞姐想包小明星了,还想打听那个小明星有幸能让京城首富包养,另一半人迅速发来对虞向唐根本没有价值的,被包养方毫无权益的包养合约模板。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有着八卦鬼才闺蜜,虞向唐听了太多为了钱为了资源而将爱意挂在嘴边的人,她没将少年嘴里的喜欢放在心上。

  虞向唐到底是没有用白景秋的笔,她拿出自己准备的笔签好字将合约递给律师,回头问白景秋还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白景秋摇头,乖乖说没有什么想要的。

  虞向唐见少年像一株蔫了吧唧的小草垂头丧气,她轻咳一声,掩耳盗铃般举起咖啡抿了一口:“咳,我明天送你去上课?”

  “!”少年一瞬间有了精气神:“可以吗!?”他两三口塞完苹果派,鼓鼓的嘴巴和亮晶晶的眼神让虞向唐仿佛看到了一只小仓鼠。她摇摇头将这奇怪的既视感从脑海中驱赶出去,少年合该是只在你答应他,亲自将他送去日托班时就会超级开心摇尾巴的小狗。

  “快吃,一会儿送你回宿舍。”

  虞向唐的语气里带了一丝她未察觉的笑意。

  “叔叔阿姨专门打电话给我,说让你回家吃顿饭。”

  虞向唐回到家,刚要把自己重重摔倒被子里,南双一个电话火速打来,语气焦急仿佛有恶鬼在后面追。

  “他们知道我回国了?”

  虞向唐问完才发现这是句废话,以虞父虞母对她的掌控程度,在国外订完机票的第一秒就有人将消息递到二人面前。隔了两天才通过南双联系自己,这怕不是二人在想象中仁慈地、居高临下地给予自己喘息的机会。

  “我不去。”虞向唐说,她余光瞥到戚浪浪摇动的尾巴:“你就说戚浪浪在飞机宠物仓颠簸地到现在还有些不适应,我得陪着。”

  “不用担心,他们听到戚浪浪就会退避三舍的,”虞向唐咧开嘴笑,她披头散发地坐在床上,笑得很难看:“他们怕我再发疯。”

  “虞家唯一的女儿,他们的摇钱树,可不能是个疯子。”

  虞向唐挂了电话,她坐在床上蜷缩成一团,双臂紧紧抱住自己,她转头看窗外一望无际的天空。她觉得自己仿佛要变成一只飞鸟,从高高的楼宇中滑翔飞过。

  出国后有人约她去参加极限运动,她全部都推辞了,她变得畏首畏尾,极度惜命。她每天晚上计算着剂量吞食安眠药,最严重的几天她甚至要强迫自己机械地咀嚼进食。

  拜托,这条命是用戚子丘的命换来的。

  朋友带她去保密性好的私立医院,她拒绝了,这世界上有什么是绝对保密的呢?自己去看精神问题的消息一旦被虞家人知道,指不定要闹出什么幺蛾子,一想到有人呼天喊地有人严厉斥责,她便头疼到不能自制。

  但她还是去了医院,朋友介绍的地下黑医院,黑医院没有联网甚至不需要出生证明。唯一的心理医生还是研究生在读,金色的头发苍白的肤色,眼底还有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她在医院听这位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叫罗厄的心理医生吹水,他大聊特聊自己三年前在中国的见闻,他说中国很好,地方大人也和善,他说在四川吃火锅被老板背刺直接在酒店厕所挣扎了三天,他说中国人黑头发很戳他的审美他正在学习中文以后也要找一个中国人老婆。

  他用蹩脚的中文说小姐你没有病,你就是闲得蛋疼但鉴于你是女生没有egg所以你转化成了失眠和头疼,吃药对你没有用。

  他说小姐你现在需要一段新的恋情,你看我怎么样。

  虞向唐到的时候看到白景秋背着小书包蹲在路边,他戴着墨镜口罩耳朵上还挂着耳机,手里拿了根树枝不知道在地上划拉些什么。她缓缓停在白景秋身前,坏心眼地按了下喇叭。

  白景秋抬头冲着虞向唐笑,少年的脸上青春洋溢,丝毫没有被吓的状态。虞向唐摸摸鼻子,为刚刚自己的幼稚行为延迟后悔,人家完全没有被吓到。

  “在画什么?”虞向唐从车窗微微探头,角度问题,她看不到白景秋在地上画的东西。

  “给姐姐画了小心心。”白景秋也不怕她看,他拉开驾驶室的门,向里伸出一只手大大方方示意虞向唐走下来:“姐姐吃早饭了没?我请姐姐吃早饭。”

  虞向唐握住他的手从驾驶座出来,一脚踩到心的正中央。

  “啊!姐姐踩到我的心里了。”白景秋待虞向唐站稳也没松开手,他用自己空着的那只手捂住心脏,表情夸张地捧读。

  “油嘴滑舌。”虞向唐笑道,昨晚她才开始刷国内的短视频,好巧不巧也刷到这种土味告白。昨晚虞向唐可是被油到鸡皮疙瘩蹿起来,今天她看着白景秋毫无感情地机械捧读,全然忘了昨晚自己差点抠出魔法城堡的脚趾。

  白景秋佯装要大声呼喊甚至要奔走相告,演技辣得没眼看:“姐姐笑了诶!”

  虞向唐收回笑容,她冲白景秋挑眉道:“我之前没笑过?”

  “不一样,这次笑容到眼睛里了。”白景秋轻轻摇了摇虞向唐的手,有意无意地往她身旁贴贴。

  “好了,去吃饭。”虞向唐收回手,心想这弟弟可真粘人。

  白景秋带虞向唐吃连锁早餐店,口味一般但胜在干净,他拿了餐盘,示意虞向唐挑自己喜欢吃的,低头问她想吃什么。

  “两碗胡辣汤,一碗不要香菜。”白景秋招呼道,他说完这句话后身体一顿,然后感觉到衣袖被轻轻拽了一下。

  “我也不吃香菜。”虞向唐说,她有些高兴白景秋也是不吃香菜党,每次吃饭,自己的怨种闺蜜南双都要多放香菜来荼毒自己的嗅觉味觉。

  虞向唐独自一人在香菜的世界里逃跑,身后是浩浩荡荡的绿油油香菜大军,突然有一束名为白景秋的光照进来,那束光在自己面前举着餐盘说:“两碗胡辣汤,都不要香菜。”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