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是个黑莲花 第一章

小说:摄政王是个黑莲花 作者:芙芙是块小甜饼 更新时间:2022-08-05 22:59: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夜如墨色般浓稠,几颗微弱的星子吊坠在天空,干燥的风中漂浮着几丝淡淡的血腥味。

  “二当家!没想到这太监的干儿子口袋里这么肥!”一个背着大砍刀瘦的像个竹杠的小青年屁颠屁颠跑过来,激动的搓着手,眼中全是激动与贪婪。

  被他唤作二当家的是名一身碧绿色劲装的少女,三千青丝利爽的束在脑后,一张白净的小脸有些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冷静与沉着,浩瀚星眸比星河更灿烂几分。

  月色笼罩着她,哪怕她此刻提着一把大砍刀,神色厌厌的看着眼前混乱的场景,都难损她半分颜色。

  她所在之处,除了几个正忙着收拾残局的土匪,其余都是躺在地上的尸体,满地血腥的恶臭,她甩了甩刀,快步向说话的青年这边走来。

  沈茯苓最恨小六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恨铁不成钢的给了他一个暴栗,“我平时怎么教你们的?啊?我们黑虎寨虽然是方圆百里大名鼎鼎的土匪窝,但我们寨子的口感是什么?”

  小六委屈巴巴的捂着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沈茯苓,“劫富济贫,保护百姓的最高利益!”

  沈茯苓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些钱待会你带人分七成捐给义善堂的人,剩下三成拉回寨子里做咱们的补贴。”

  小六露出一摸讨好的笑容,“二当家说的是。”

  末了,小六有些迟疑开口,“二当家,这次咱搞可是皇后眼前的大红人郭公公的干儿子,杀了这么多人,那老太监还不得跳脚?”

  沈茯苓白了他一眼,冷笑,“就那老太监?他这个干儿子可是丧尽天良,专门收集幼女供那些达官贵族玩弄,给他个痛快已然是我仁慈。”

  说到此处,沈茯苓都觉得刚才一刀砍下他的脑袋实属是便宜他了,她脸上的厌恶显而易见,“这种人渣,那个老太监真敢让官府来查?他也不怕官府将他老底撅起来!”

  “让大顺带人把尸体处理干净,我先回寨子里了。”沈茯苓摆了摆手,不愿继续在此处待着,毕竟她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沈茯苓前脚才到寨子里,后脚她爹沈大壮就擦着汉乐颠颠的走了进来。

  沈大壮,人如其名,很壮,一身精锻华稠让人觉得他是个大富大贵的人家老爷,实则是黑虎寨的大当家。

  只不过他与沈茯苓的娘亲月娆在外经商,顺便为沈茯苓打探消息,方便沈茯苓带黑虎寨的人去打劫,沈茯苓才是黑虎寨的当家人。

  “闺女啊,爹这次可是带了个好消息来!”沈大壮擦了擦脸上的汗,乐呵呵开口,“干完这一票,够咱黑虎寨歇上几年了!”

  有钱不赚大傻蛋,虽然黑虎寨确实是为民除害为前提,可不打劫,这一寨子的老弱病残孕妇孺可咋办,靠沈大壮夫妻的那点资产再加上后山寨子里种的那点蔬菜瓜果,养的鸡鸭牛羊,也不够啊。

  沈茯苓这下也来了精神,“爹,你打听到了?”

  沈大壮得意的点点头,“那可是,你爹可是顺风耳,就没有打听不到的。”

  “来来来。快说说。”沈茯苓也激动的搓了搓手。

  毕竟这一趟,打劫的对象可是江南第一富商欧阳家。

  江南一代本就商业繁荣,加上这欧阳家除了内通京城,外还通西域,更是赚的盆盆满钵。

  沈茯苓早就盯上他们了,奈何这个欧阳家也是谨慎的不行,宁可绕远路也不愿意往黑虎山这边走,导致沈茯苓没什么机会下手。

  “听说这次运的东西,为了赶上三月的花朝节准备的,都是好货色,时间紧路程急,这才雇佣了一些雇佣兵来帮忙押运。”沈大壮神神秘秘的开口说道。

  “雇佣兵?”沈茯苓皱了皱眉,这可不好办了,如果是镖局,以黑虎寨的实力还可以一博,可这雇佣兵可不是好惹的。

  “没错,雇佣兵,这些可是亡命之徒啊,为了钱可是不择手段。”沈大壮点了点头,“闺女,你怎么看?”

  “咱们黑风寨实力不弱,但对上雇佣兵,还是要谨慎一点,”沈茯苓沉吟片刻,“不如找个有力的盟友,这样还多几分胜算。”

  “盟友哪里找呢。”沈茯苓手指无意识的捏着腰间的系带转了转,想的正入迷,丝毫没有注意到沈大壮已经偷偷摸摸离开了。

  “有了!”沈茯苓一拍手,兴奋的正想和沈大壮说说自己的看法,结果沈大壮早就没了踪迹,只剩小六在门口站着。

  沈茯苓把手捏的嘎嘎做响,太阳穴突突直跳,“我爹呢?”

  小六缩了缩头,苦着一张脸传话。“大当家的带着夫人去江南了,说是正直江南杏花开了。”

  她在这里拼命,他们去看杏花?

  沈茯苓深吸一口气,“行了,咱走。”

  “啊?去哪?我们也去江南看杏花?”

  “不是,去隔壁清风寨。”

  沈茯苓思来想去,唯有清风寨才是他们联盟的最佳选择。

  清风寨是这些年才崛起的一个小寨,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占领了隔壁山头,这几年行事低调但在江湖上任有他们的传说。

  在沈茯苓心里,这就是一个颇有背景的寨子,能在这一代土匪窝里横着走的,除了他们黑虎寨,就是他们清风寨了。

  但两个寨子一直和平共处,没有啥纷争,沈茯苓也不确定能不能说服他们一起干一票。

  沈茯苓带小六前往的时候,听她表明身份,守门人也是肉眼可见的吃了一惊,然后冲她拱了拱手,“劳烦二当家稍等,小人这就去通告一声。”

  沈茯苓微笑点了点头,更是肯定了自己想法的同时,也默默鄙视了一下自家寨子的文化水平。

  看看人家,一个看门的都文绉绉的。

  很快守门人便带着沈茯苓他们进入了清风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