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

  江睿友善的道了声谢,便迎着众人的目光走进录音室。

  录音室大概有五十多平米,很宽敞,录音间和客间由一个宽大的隔音玻璃隔着,里头的设施很完善。

  只不过,这扑面而来的凝重气氛是什么情况?

  转眸,江睿就看到了中央位置坐着的三人,其中林帆和江蒙两个人都和打蔫了似的精神萎靡,明显是刚挨了批。

  实际他们二人所吹捧的优秀艺人——也就是乔远生的发挥是没有太大问题的,但同样也是被钟秋萌以着酝酿情绪的名义给推了出去。

  何为歌手?实际钟秋萌的心里一直有杆秤。

  好的歌手是需要通过歌曲这一渠道去传递信息,去最大程度的调动听众情绪,让人或亢奋、或伤感、或热血、或轻松,而只有具备了这些煽情条件的人,他才有资格成为真正的歌手。

  可林帆手下的这些艺人呢?

  有唱悲歌的,也有唱情歌的,更有唱rap的,但神奇的是,这些人的调调几乎全都在一个水准上,别说让她有情绪波动了,甚至一点享受的感觉都没有。

  所以现在的钟秋萌严重怀疑音乐部教声乐的老师他有可能是个体育老师……

  而面对老板直入灵魂的卡姿兰大眼睛,林帆也是欲哭无泪,谁他么知道今晚这些人集体失准啊?

  一开口连丝丝味儿都没有,别说上新人季了,哪怕就是去街上拉二胡吹拉弹唱都没人搭理。

  但能有什么办法呢?

  他是音乐部的老大,手下的表现不尽人意,他自然就应该带头背锅,所以也只能一边硬扛着钟秋萌的眼神杀,一边重新祈祷着上帝——

  求求了,求求你了耶和华,我不要超神选手了,来个靠谱点的也行啊……

  然后,江睿就来了,林帆的信仰差点当场崩塌。

  讲实话,虽然才时隔两日,但重新见到钟秋萌冷艳的面庞,江睿还是略微感觉到了些许陌生。

  原因不多,其实就是因为气场变了,变得不苟笑,变得面无表情。

  不过这也挺正常,每个人在工作时都会习惯带上一层面具,因为这样能很好的杜绝其他人的窥探之心,从而给自己树立一个高大安全的靠谱形象。

  “萌姐,这就是练习生江睿,他的形象还是可以的,但就是唱功这方面……”

  林帆欲又止着给老板介绍着详细信息,毕竟他也不太清楚这江睿到底怎么勾搭上钟秋萌的,所以只能从客观出发给予评价,免得最后还惹得一身骚。

  但钟秋萌压根没理会他,她只是将双手交叉抵在下巴处,凝着江睿清亮的双眸缓缓道,

  “江睿,你的曲子很不错,但我这里得到的反馈是,你十次的小考里有九次基本功是不及格的,所以,有信心驾驭嘛?”

  驾驭?我开车技术一流的……江睿心头默默想着,而后点了点头,“我尽力试试。”

  “行,那就进去吧。”

  “好。”

  “等等……”

  葛地,钟秋萌轻轻唤了江睿一声,江睿闻扭头迷茫的望向她。

  “歌词在这里,你拿去用这首词唱。”

  她递给林帆一张花着五线谱和歌词的a4纸,林帆做势就要送过来。

  然而站在录音间门外的江睿却是摇了摇头,“不用了,老板,我自己写了词的。”

  what fuck?

  林帆囧着翘臀僵在原地,他甚至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竟然说……他竟然说他自己做了词?

  耶和华,你忒娘的别搞我啊,哪来的这么吊的练习生啊?

  他难道就不怕步子迈大了扯到蛋!

  但转头想想,我本来就没指望他,这么激动干什么?

  林帆突然就冷静了,点点头,

  “萌姐,要不就按他自己的想法来吧,现在已经八点多了,后头还有五个艺人。”

  “好。”

  难得的,钟秋萌总算听取了一次林帆的建议,这让林帆心里莫名有点小欣慰,原来我在萌姐心里还是有一定地位的,今晚说要开我也只是一时气话而已……

  得到允许的江睿转头就走进了录音间,隔间外的音效师这时候冲他摆了个姿势,示意准备好了就可以摆ok开始,江睿点点头表示明白,便闭上眼睛开始深呼吸。

  实际专业歌手和普通人之间最大的差别便是技巧,普通人可能只懂得低潮低音,高潮扯开嗓子一顿猛吼便完事。

  但专业歌手用到的技巧就多了,有发声技巧,呼吸技巧,控制技巧等等等等。

  当然,二者最关键的差别其实是在音域上,麦霸级别却未经训练的普通人音域大概在一个八度左右,但经过训练,能成为专业歌手的音域最少也需要有两个八度这样的音域。

  江睿来之前就摸索过自身硬性条件,真音音域有18度,加上假音大概能有21度左右,堪称是天生的好嗓子,基本华语的歌是可以轻轻松松唱个遍,只是可惜节拍和技巧方面没学好,所以愣是没能开窍。

  不过现在,换成如今的江睿,那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看着闭着眼睛酝酿情绪的江睿,隔音玻璃外的音效师颇有些纳闷,搞什么呢?需要这么久准备时间?

  回头看了一眼领导,发现林帆,江蒙二人皆是抓耳挠腮,颇有些不耐烦的模样,于是音效师轻轻敲了敲玻璃,用嘴型开始催促。

  江睿看得明白,他那是在说“时间有限,速速开搞”。

  于是乎,深吸一口气,戴上耳麦,轻轻贴近电容麦,摆了个“ojbk”的手势,耳畔随即荡起吉他和架子鼓合成的旋律,轻松而又欢快。

  “这曲子真不错,可惜了,配上这么个练习生……”

  “真的可惜。”

  这时候,林帆和江蒙遥遥相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痛惜,但这是由钟秋萌亲自安排的,哪怕他两想把曲子给其他人用也不行,况且他们也不认为江睿这小子会蠢到连版权都没注册就把曲子拿出来……

  不过钟秋萌本人倒是没多少心思去想这些问题,她的眸光只是饶有兴致的落在录音间里闭眼聆听节拍的江睿身上。

  之前还没发现,他的睫毛还挺长的,长得也挺眉清目秀的……

  实际简单爱这首歌当初也是周杰伦徐若瑄恋人时期所做,所以整篇旋律都挺烂漫的,既有少年郎对于爱情的向往,也包含了对表白的忐忑,所以很容易就能引起共鸣。

  所以为了确保情绪的递增足够正确,江睿还稍微回味一下青涩恋爱时候的滋味。

  总结下来就一张图:

  ??

  然后,

  前奏走完,江睿情绪也到位了,准确进拍,吐字温润而又低沉,

  “说不上为什么,我变得很主动。若爱上一个人,什么都会值得去做。”

  “我想大声宣布,对你依依不舍,连隔壁邻居都猜到我现在的感受。”

  歌声清淡,悦耳,宛若春风拂面,竟有种让人忍不住静下心来仔细聆听的魔力。

  哐当一声,

  林帆位上的矿泉水不知为何被扫落倒地,

  紧跟着,

  林帆就小鹿乱撞……

  s..book293341725813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这个老板有点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