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体网 http://www.yueti.cc

穿越大唐王昊温柔王昊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穿越大唐王昊温柔王昊》精彩小说

你喜欢看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野蛮的辉煌的一本新书《出差归来,接到警局电话赎老婆》,主角是王昊温柔。主要讲述了:和老婆结婚多年,他一直以为老婆漂亮又善解人意,是他的幸运。 所以,他一直努力工作,想给老婆好的生活。 谁知那天他出差回来,竟然发现老婆不在家。 他只好打电话询问老婆是否在加班,谁知对方给的回复是…… “我?我能干吗?刚在家吃完饭正打扫卫生呗!” 他沉默了,在家?看着家中情景,他该相信吗? 狐疑当中,他又接到了警局的电话。 称他老婆在警局,让他带钱去接人? 那一刻,他如坠冰窟………

《穿越大唐主角王昊》精彩章节试读

天缘小区,6栋108室。

王昊略显疲累的打开房门,将背包随手扔到了沙发上。

这次在东南y待了将近十天,着实让他心累到了极点。

可,能怎样呢!

为了生活,为了养家糊口,身为男人他不努力谁努力?

“咦?都快七点了,老婆居然还没下班?难道又加班了?”

看着空荡荡的家,抬手看了看时间王昊嘟囔道。

——此次回来,他原本想给妻子一个惊喜来着!

甚至礼物都买好了,就放在一旁的背包里。

只可惜,似乎运气不太好。

妻子今天,并没有准时下班!

——没错!

王昊妻子李薰儿有编制在身,一直在榕城银行上班。

虽然平日里大都是朝九晚五,可偶尔也会加下班。

这点,倒也没什么奇怪!

“嘟……嘟……”

想了想,王昊掏出手机便给老婆打了过去。

拨通的手机中,声音响了好几次总算是被人接了:

“喂……是老公么?”

妻子那熟悉的糯糯声音传来,听的王昊心里一阵痒痒。

眼中闪过一抹炙热,恨不得妻子李薰儿此时就在面前,自己会立马化身月下狼王……

不得不说,

已经结婚两年多,两人也算得上是老夫老妻了。

可对自己的那位妻子,王昊从来就没感觉腻过,总是如新婚夫妻一样,给爱在了骨子里!

一别半个多月没吃到肉,此时听到对方声音,他某种情绪下意识便激动了起来。

只是王昊有些好奇,妻子说话时似乎带着一丝喘息。

就仿佛,很是劳累的样子!

不过王昊也没在意,他声音依旧温柔的随口问道:

“老婆,你干嘛呢?”

“我?我能干嘛,刚在家吃完饭正打扫卫生呗!”

这话说出来,再配合着对方那仿佛有些疲劳的声音,听上去似乎十分的合理……个屁!

——这话一入耳中,王昊眼睛顿时瞪得老大。

他下意识看看空荡荡的房屋,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沉默,良久的沉默!

好半天,王昊都没开口说话。

也许是冥冥中的第六感吧!

电话对面的妻子,似乎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

她赶忙开口问道:

“老公,你在东南y那边的事情办完了吗,什么时候能回来?我……我都想死你了……”

说话时她嗲嗲的语带娇羞,却又明显带着试探之意。

“我?刚刚回到家………”

面对询问,王昊也不隐瞒。

只是说话的声音,却再没有了之前的温柔。

是的,他就是这性格!

爱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做人做事都光明磊落!

既然怀疑,就得让对方知道!

如果妻子真如自己所想,哪怕再爱他都不会要了……

“啊!你回家了……”

这个答案听在李薰儿耳中,顿时让她吓了一大跳。

“老公,你可别误会!我不知道你今天会回来,所以就答应了张总陪她来江城出差……”

妻子似乎有些急了,赶忙开口解释道:“我刚刚说在家里,只是怕你人在外面会担心而已,你可千万别误会什么啊……”

不得不说,对面反应很快!

在解释的同时,王昊手机里微迅‘叮’的一声响,立马便有一张图片被传了过来。

——而那,正是李薰儿发的!

王昊面无表情的随手点开,

可当看到妻子正身穿浴袍、跟一位中年妇女坐在酒店床沿上时,心中突然长舒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妻子没说慌。

——脸上的冰冷,随即褪去!

那中年女人他认得,

对方确实是妻子单位的直属领导,王艳玲副行长。

如果妻子是在跟她出差,倒也不可能发生什么事情。

“呵呵……”

王昊尴尬一笑,埋怨道:

“你这人还真是的,出差就出差呗,干嘛要说在家里啊……”

“怎么?你是怀疑我跟其它男人在一起吗?”妻子似乎有些生气,语气中带着嗔怪道。

“没有没有,老婆你误会了。”

王昊赶忙解释:“……我这不也是担心你吗?

这样吧……等你回来的时候我送你份满意的礼物,就当是误会老婆你的赔罪了,这样行吗?”

“……你又给我带了礼物吗?”

听到这话,电话对面的妻子显得无比兴奋,‘mua’一声狠狠亲了一下手机,腻声道:

“老公真好,我爱死你了!”

“那当然!我哪次出国回来没给老婆你带礼物?”

王昊颇为自豪的说道,话语中有着忍不住的得意。

——是的!

他明面上是一家跨国贸易公司的经销部主管,年年都要去很多国家跟新老客户联络感情。

每次回来,或贵重、或是有地方特色的,基本都没忘记过给亲爱的老婆带回礼物。

“mua,谢谢亲爱的……”

听到老公这话,电话对面的李薰儿再次狠狠‘亲’了一口,话语中明显很是开心。

接下来夫妻俩又在电话里腻歪了一阵后,这才算是挂断,开始各自忙碌了起来。

——当然,妻子在忙活啥王昊是不可能知道的。

但他自己却是心情愉悦的从冰箱里拿出不少食材,准备给自己烧些美味准备享用!

结婚两年别的不说,王昊一手厨艺着实练的不错。

两菜一汤,很快就弄好了。

取出一瓶白酒独自坐在了餐桌前,王昊打开倒入酒杯,自斟自饮间倒也自得其乐!

要不说这就是男人呢!

不管有没有人陪在身边、高兴不高兴,半斤酒下肚后,心情都会莫名的开心起来……

半个小时后,身体有些摇晃的王昊勉强将碗筷洗刷好,又去浴室洗了个澡后倒头便睡!

而这时,时间才刚刚九点。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就在王昊睡的正香甜时,却突然被略显激昂的手机铃声给吵醒过来。

“这大半夜的……谁啊?”

迷迷糊糊中,他摸索着从枕头边找到手机,再昏昏沉沉的划开后直接就放在了耳边:

“喂……谁啊?”

王昊眼睛都没睁开,带着无尽困意嘟囔着问道。

或许有人会说,正常人睡觉不都是把手机关机吗?

大部分人为了自身睡眠质量,起码也会点开飞行模式!

可……王昊工作不同啊!

他的手机,基本上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年开机的。

——就怕错过了事情,导致耽误了自己的工作!

所以在这深更半夜,他电话能被打通也属正常。

“请问你是榕城那边,天缘小区6栋的王昊吗?”

只听电话那头,赫然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

“我……我是王昊!您哪位?”

头脑略微清醒了些,王昊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我们是杭市白云路p出所的工作人员,刚刚在星云酒店扫h时,将你的妻子当场抓获。

请您尽快赶来杭市,办理下手续将其保释……”

“啥玩意?扫h把我老婆抓了?”

听到这话,王昊顿时一个激灵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他翻身坐起,不敢置信道:

“同志,你的意思是说,我老婆跟人在酒店做那事?”

“这不可能啊!刚刚睡觉前我还在跟她通过电话,我老婆明明是跟她的上司在一起出差!哦,对了!她上司还是个女的……”

“而且我老婆出差去的是江城,也没去杭市啊……”

“同志,是不是你们哪里搞错了?这事可不能开玩笑啊……”

王昊拼了命的解释,似乎完全接受不了这种说法。

“我们工作一向都是严谨的!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也得等你来了后才能弄清楚……”

电话对面那人沉默了稍许,放缓了声音说道。

但话语中,却隐隐带着怜悯!

——是的,都是男人!

哪怕对方是公职人员,也同样能共情此时的王昊。

“那……好吧!”

似乎听出了对方意思,王昊伸出手狠狠揉了揉脸,尽量让自己清醒些后无奈说道。

等把地址问清,便挂了电话!

“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薰儿她怎么会做出那种事呢?”

纵然到了如今,王昊依旧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可……对方是公职人员,电话号码也是杭市那边打过来的。

随手用手机查了查,尼玛,还真踏马是白云路p出所的公话,这点是毋庸置疑了!

再说了,

人家连自己住址跟电话都知道,很明显有足够证据!

——要不然大半夜的,谁会闲着没事干骚扰陌生人啊?

顾不上太多,王昊穿好衣服后抓起钥匙就出了门……

……

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小区四周一片寂静。

快步来到了车库,王昊刚想上车却又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突然想了起来,

自己在睡觉之前,可是刚喝过半斤多白酒啊!

短短三四个小时,体内的酒精肯定不可能吸收干净。

如果自己现在开车去杭市,路上被逮住那可就麻烦了。

——酒驾,也不是开玩笑的!

若因为这事连自己都被抓起来的话,那乐子就更大了……

一瞬间,王昊眼前仿佛都出现了明天的新闻标题:

【榕城某夫妻震惊世人!妻子扫h被抓、丈夫酒驾进去,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卧槽!瞎想什么呢?”

王昊狠狠晃了晃脑袋,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笑容。

如果真那样,自己也别活了。

——直接社死!

为了稳妥起见,还是想办法找个人代驾……

一念至此,他就要拿起手机看能不能网约上一个。

可不想就在这时,手机却突然亮了起来,‘叮’的一声响,微迅朋友圈里正好出现了一条信息。

那是个点赞,还留了言:

【兄嘚,从东南y回来了?好久没见,有空出来聚聚?】

至于留言的备注,则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温柔!

看到这个消息,王昊呆愣在那里许久未曾动弹。

“对了,温柔?”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他这才突然反应了过来。

——对啊!

今天这事实在太丢人,着实不好让太多人知道。

如果找代驾的话,谁也不敢说这个消息,会不会被人莫名其妙的给捅出去。

与其冒险去找陌生人代驾,还不如找个知根知底的朋友,亲自送自己去杭市来的划算!

——看了看时间,嗯,现在都已凌晨一点多了。

正常情况下,他认识的朋友大多都应该陷入了沉睡。

可……这就是缘分啊!

温柔既然还在发消息,就证明对方应该还没睡觉。

那今天,这个壮丁他抓定了!

而且对方家离这里不远,又是自己关系最好的发小……

嘴角露出一抹坏笑,王昊毫不犹豫拨通了对方电话。

“卧槽!王昊你疯了?”

“这都凌晨一点了,你打电话干嘚啊?就不怕扰民?”

“就算不扰民,你惊到我孩子了负得起责任啊?”

“别怪老娘没告诉你,要是把我闺女吵醒了过来折腾我,你踏马明天也休想能好过了……”

电话刚刚接通,那熟悉且暴躁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是的!

温柔自然是个女人!

可惜那娘们虽然容貌绝美,甚至都还要超过李薰儿一筹,奈何……其实并不温柔!

——确切点说,那就是个典型的纯纯女汉子。

说不好听点,

平常连她家那个才三岁的闺女都躲远远的,宁愿跟姥姥、姥爷一起睡,都不愿意跟温柔那个亲妈呆在一起!

这点,没人比王昊更清楚了。

可,能咋样呢?

现在这情况,找对方比找个代驾要靠谱多了。

有求于人,该怂就得怂啊!

“兄弟,江湖救急,出大事了,快点过来这边啊……”

王昊也不耽搁,一边赔笑、一边急吼吼的说道。

“玛德,天塌了还是地陷了?这么着急,难道是你亲亲老婆李薰儿给你戴绿帽子了?”

电话里,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你已经回来了?给老子等着,十分钟到你g日的面前!”

说完,‘啪’一下挂了电话。

王昊:“……”

他举着手机,半晌没说话。

温柔性格他很了解,就是这么个满嘴脏话的……大美女!

——可尼玛,对方啥时候懂得能掐会算了?

只因为自己随意的一次召唤就猜出了自己老婆出轨、给他戴了顶大大的绿帽子?

王昊嘴角抽搐了几下,不得不服气对方的乌鸦嘴!

无奈一叹,他只能先靠着车子在那等了起来……

不得不说,人性是很复杂的!

连王昊自己都没注意到,

虽然刚刚只是温柔的随口一句玩笑话,可他内心中却没有第一时间去否认妻子出轨的事实!

这说明了什么,很显然……

说真的,

王昊自己都不知道,真要确认了妻子出轨应该怎么去做!

——毕竟,他爱对方很深!

真要失去了,心肯定会很痛!

说分手,哪那么容易啊……

但多年在商场上积累的阅历告诉他,当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时,越是恐惧越要战胜它!

及时止损,是永恒的旋律!

不过这一切,还是等水落石出再去决定如何选择吧……

在等温柔的这段时间里,王昊脑子是真的有些乱!

隐约中,妻子跟人在酒店胡天胡地的场景出现在眼前,那一幕幕凭空想象出来的画面,犹如一柄柄刀子直插心脏……

“李薰儿,最好别让我知道真的是你。要不然的话,我保证让你这辈子都后悔……”

双拳紧握,王昊目露凶光!

可心底,却依旧期待着那只是一个误会……

可……真会是误会吗?

他可不相信那些官方人员,会连这种事都能搞错……

……

对于时间的把控,温柔一如既往的没有丝毫偏差!

她说了十分钟,果然就在十分钟内赶了过来。

见此王昊也不多说,连自己的座驾也不开了,直接就钻进了对方的蓝色帕拉梅拉……

开玩笑!

就自己那破车,可没人家超跑的速度快,他傻了才会有好车不坐去开自己的老爷车呢!

“咋啦兄弟?你这红头杠脸的,是被人给煮了?”

看见王昊脸上有些泛红、口中隐约还散发出阵阵酒气,温柔下意识的调侃了一句!

“呵呵,煮了,都快煮熟了……”

苦涩一笑,王昊催促道:“隔壁杭市,白云路……”

“啥情况?大半夜的你让我带你去隔壁市?兄嘚,就算你有啥想法怕被弟妹知道,也没必要跑那么远去潇洒吧?”

温柔转过头来,一脸诧异道。

只是那清雅绝美的面庞上,却不禁闪过了一抹担忧。

因为她对王昊很了解,就目前来看应该是出事了……

“路上说……”

对于这个大自己两岁的发小,王昊原本也没打算隐瞒。

他挥了挥手,催促道。

“好嘞!那大爷您坐好哈!”

看他那幅急迫的样子,温柔也不再耽搁下去了。

脚下油门一踩,跑车的轰鸣声顿时传出去老远……

……

“嘎吱……”半路上,温柔一脚把刹车踩死,转过头恶狠狠的看向了王昊,怒吼道:

“你刚说啥玩意?李薰儿那女人居然被人家扫h抓了?王昊你踏马是不是傻×啊?这种女人,你居然还大半夜跑去帮她?疯了吧?”

一张俏脸涨的通红,看上去比王昊本人还要愤怒。

“我就知道会这样……”

看到她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王昊忍不住口中嘟囔道。

“不去了,回家!尼玛这都什么破事啊?老娘孩子都没照顾,却要为你这破事忙碌,,结果你告诉我自己被绿了还要跪舔?那对不起,老娘可不奉陪了……”

性格暴躁的温柔也不管王昊是怎么想的,方向盘一转,就要扭头朝回开去……

“别别别!大姐,你可别玩我了啊!不管李薰儿有没有出轨,咱们总得先把事情弄清楚吧?”

一旁王昊见状顿时慌了,

赶忙侧身抓住她的手,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这还没出轨?你脑子恐怕进水了吧?都被官方认证了,你难道还以为她是清白的?”

翻了个大大白眼,温柔语气依旧是那么的冲!

“卧槽!官方认证?”王昊彻底的无语了。

这什么虎狼之词,哪像是一位绝色美女说出来的啊!

——是的!

真要是说起来,温柔长相哪怕在整个榕城都能排前三!

而且父亲温铁几十年前白手起家,如今已赫然拥有一家价值上百亿的大集团,个人身价据说多年前就已经上了国内富豪榜!

温大老板过了半辈子,就温柔这么一个女儿!

——那肯定是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口中怕化了啊!

所以说,眼前这丫打小就是在蜜糖罐里长大的,更从来就没吃过苦,按照当今的说法,绝对是别人眼中典型的白富美!

可就这么个大美女,却从来不知道淑女为何物!

——行事说话,往往连她父母都感到头疼不已!

这也是为什么,多年来对方就他一个好朋友的原因!

没办法,太多人受不了。

而王昊能跟她关系那么好,纯属他天生就得意这样的女人!

可以这么说,

要不是自尊心太重,怕人背后嘲笑他是攀附豪门,王昊当年早就不顾一切去追温柔了……

……

“难道不是吗?你不会以为官家会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会擅自把那女人给抓走吧?

而且你想想,出这么大事李薰儿有主动给你打电话吗?

女人最了解女人,她这样肯定是心虚了……”

温柔张嘴‘叭叭’的说了一大堆,都不带停歇的。

——最关键的是,王昊还特么觉得对方说的巨有理!

——是啊!

p出所都给自己打电话了,妻子为什么没有来电?

他面色开始变得有些阴沉,并没有再去接温柔的话茬。

似乎看出王昊有些不对劲,温柔想了想道:

“这样吧,咱们继续往杭市那边跑。你呢,先给李薰儿打个电话,看她怎么说……”

“如果她什么都不说,还不知道官家联系你的事,那你就先装傻,一切等咱们到了再说……”

“……”

“好!”

良久,王昊才闷闷的道。

“哼!活该你……”

“当初老娘就跟你说过,那女人绝对是个茶中高手,根本就不是你能把握的,非不听……”

温柔一边将车调头,一边口中喋喋不休的道。

“滴滴……”

随着一声喇叭响,蓝色的帕拉梅拉闪电般朝南而去……

说真的——

之前虽然接到电话,但王昊心中却始终抱着一份侥幸。

因为按照他对妻子的了解,对方应该不是那种人才对!

杭市那边,很可能是误会。

可现实是,

随着温柔的胡咧咧一通说,他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

也不管温柔把车开的飞起,王昊直接就掏出了电话。

可等拨通妻子电话后,手机里却赫然传出已经关机的声音。

“怎么?关机了?”

旁边正开车的温柔眉头一挑,显得有些诧异。

“嗯……”

王昊深吸一口气点点头,目光瞬间变得无比深邃。

妻子手机会关机?

结婚两年,她不一直都是喜欢将手机睡前静音吗?

还说什么既然是夫妻了就得同心同德同作为,她也要跟他一样手机永远二十四小时开机!

她要随时准备接听自己老公的电话,就算是因为静音没听到,也要在第二天第一时间知道老公打电话了,好拨打回去!

当时那娇媚的神态、认真的表情无不显露出对自己的爱,着实感动到王昊不要不要的!

可今天呢?

居然第一次关机了?

世上,真有那么巧的事?

这些王昊没有隐瞒,同样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在告知完温柔后,一双眼睛顿时微眯了起来……

“呵呵,有意思!老娘倒想看看那女人在搞啥……”

在知道李薰儿的作为不符合逻辑时,温柔笑了,眼神之中似乎闪烁出熊熊的战意!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