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体网 www.yueti.cc

青九黄怎么炒(江清月周正霆)火爆小说_《青九黄怎么炒》江清月周正霆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青酒欢写的《军婚溺宠:小夫人她要科技兴国》,主角是江清月周正霆。主要讲述了:“离婚吧!” 他娶她,本就是她用了不光彩的手段,自然看她不顺眼,可碍于她对他的好,以及她的努力改变,他也没有那么容不下她。 本以为她好好改变,还可以凑合过日子,可谁知,她竟一而再再而三地作妖。 他终于忍不住了,直接提出了离婚,她倒也爽快答应…… 离婚后,他便去海南从军了,这一去就是许多年,可心里总是有她的身影,挥之不去。 没办法,他又回去接她,谁知那个对百依百顺,爱他爱到痴狂的女人,竟然都不用正眼看他了。 不仅如此,她身边的两个双胞胎也讨厌他…… 他气笑了:“逆子!我是你们亲爹!”…

《青九黄怎么炒》精彩章节试读

北风挟雪,呼啸着刮过村庄。

土屋里,红蜡烛火苗被吹得摇摇晃晃。

炕下炉火正旺,一波又一波地往被窝里递着热浪。

江清月热的受不了,迷迷糊糊地醒来,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一睁眼,却看见一张过分帅气的脸放大在自己眼前。

短寸头,五官英气深邃,下颚棱角分明,鼻尖处还有一颗浅淡的痣,给他冷峻的面容添了一丝野性。

只是面色有些不太自然。

江清月目光下移,随即伸出手在那一排巧克力块似的腹肌上轻轻捏了一把,很是满意,“果然梦里啥都有!”

除了在梦里,她估计这辈子也见不到这么贴合自己审美的男人了!

好可惜。

不过能梦到一回,也算值了。

上头的男人见她笑得花痴,不由得冷言讥讽,“江清月,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竟然敢再一次给我——”

江清月生怕自己太快醒来,连忙打断了他,“要不...咱俩、换换?”

正好这床铺她也不想躺了,热得像是被人架在炭火上烧烤一样。

话音刚落,上头男人的脸色霎时变得阴沉,随即咬牙切齿道,“江清月,你别后悔。”

......

清晨,江清月重新恢复知觉时,只觉得浑身像是被坦克碾压了似的。

火辣辣的疼。

尤其是嗓子,干得像是千年老树皮,稍微一点就要冒火了。

“水......”

江清月的动静吵醒了同在一个炕上的男人,只见他面带隐隐怒气,直到看到江清月身上斑驳的红痕,这才微微缓和了少许。

正打算翻身下床倒水,谁知道被子一掀,床单上点点梅红立马捕捉住了男人的目光。

只见男人眼底腾地升起一层怒火,拳头忽地攥紧,“江清月,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

江清月睡得正不踏实,听见一声怒吼后便立马惊醒。

一睁眼,眼前的场景顿时让她愣住了。

四面灰土墙,纸糊的窗户,一张矮桌,两把矮凳,一张炕。

唯一亮色的就是两根快要燃尽的红蜡烛,还有墙上贴的一张囍字,再无其他装饰。

而昨天梦里的那个男人,此时正怒气冲冲地看着自己,手指还指向她身旁的床单。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江清月顿时人麻了。

竟然是来真的!

......

直到这时,江清月才发现自己脑子里多了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从那记忆来看,自己竟然是穿越到了1976年!

从一个农业博士,直接变成了一个同名同姓、刚满十八岁的乡下姑娘!

而这个姑娘也不是一般人,几天前自导自演了一场戏,直接把大队最帅的那个知青周正霆给‘办’了。

周正霆醒来后恼羞成怒,但是碍于当众被抓,若是不认下来,只能被送走吃木仓子!

无奈之下,只得答应了和她结婚。

昨天正是两人结婚第一晚,原主怕周正霆不肯配合,又把上次剩下来的东西兑水给他喝。

为打消他的疑虑,原主自己也喝了一碗。

哪知当场一命呜呼,现代的江清月直接穿越了过来。

周正霆本以为昨晚是第二次,哪知刚刚一掀被子才发现昨晚竟然是第一次?!

这么说来,第一次等于什么都没发生,纯粹被眼前这个女人给赖上的!

所以,男人刚刚才会这么生气。

一想到这,江清月就一个头两个大,索性破罐子破摔,“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难道是你上次没发挥好?”

话音刚落,周正霆倏地被气笑了。

也是,和这个女人,他有什么道理好讲?

不过是白费口舌罢了。

江清月见自己开口没被他发现异常,暗暗松了一口气。

打算先继续苟住。

昨天的衣服散落了一地,江清月环顾四周也没发现自己的干净衣服在哪。

便朝着男人喊道,“周正霆,你能不能帮我拿身干净衣服?”

怕他不答应,又故意娇滴滴地喊了句,“我动不了,身上酸死了。”

周正霆咬了咬后牙槽,脸上有些不耐,“之前你急吼吼地要搬进来,除了一对蜡烛一张囍字什么都没带过来,难不成你自己都忘了?”

怕她又生什么幺蛾子,周正霆也懒得和她废话。

直接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往她边上一丢,“赶紧穿好衣服起来,等下我陪你回一趟娘家拿行李。”

江清月伸手去接衣服,身上的被子突然滑落。

男人看了一眼,吓得赶忙转过身去,僵直了背。

“赶快穿,等下回娘家,你记得问清楚回城的事到底什么时候能办下来?”

江清月手上的动作一顿,“回城?”

怪不得这男人突然那么反常要和她一块回娘家呢。

听见身后的疑惑声,周正霆蹙着眉头转了过来,“你什么意思?”

话音刚落,便发现她上身的衣服还没扣上,连忙又转了过去,

“江清月,你不要和我耍什么花招,昨天你亲口和我说的,你已经说服了你爸,只要带上你一起,马上就能帮我办回城。”

周正霆一边说着,一边脑海里还不断播放着昨天晚上的画面。

在昨晚之前,他从来就没考虑过带她回城的事。

但是过了一晚,一切似乎都变了。

如果她真的能办下来,带她一起回城生活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想到这,周正霆不由得放软了语气。

“江清月,这是我最后一次信任你,若是你再戏弄我,那我们两个就算是走到头了,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和你离婚。”

周正霆说话的功夫,江清月已经想起来了。

回城的事,的确是原主怕他不肯配合领证,所以在领证前故意给他画的大饼。

实际上,别说能不能回城了,这事她压根就没和身为大队长的父亲提过。

完全是自己拍脑袋临时编造的。

但现在看男人这架势,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等回去先问问看父亲再说!

万一要是能办呢?

想到这,江清月便连忙穿好衣服,忍着酸痛下了床。

“先做饭,一会吃过饭我就回娘家帮你问。”

2.

等穿上老棉鞋,脚实实在在地踩在屋里的土坷垃地上,江清月这才彻底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眼下这间屋子,原本是村里闲置的老房子。

为了能够在最短的时间搬出来结婚,原主只仓促地收拾了下,就直接搬了进来。

拢共就一间大屋子,里面囊括了两人睡觉的炕,吃饭的桌子,剩下的地方都是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旧东西,乱七八糟地堆在角落里。

做饭的地就是在屋子进门的地方,用半面墙隔开的一张灶台,墙面上已经被烟熏火燎地发黑了。

灶台后面还有口水缸,散落的一捆柴,连张案板都没来得及准备。

一圈看下来,除了脏、乱,就只能用一贫如洗来形容了。

就算是老鼠来了,都要摇头跑。

更何况从现代穿过来的江清月?

只不过,她现在哪也去不了,只能硬着头皮留下来。

江清月深呼一口气,含着泪指了指床铺,“周正霆,你把床铺收拾下吧,床单换下来,我先去做饭。”

说完,便扭头去了灶台。

缸里没水,江清月又指挥起了周正霆,“你去外面铲点雪进来烧水。”

周正霆正不情愿地收拾着床铺,听见她又开始指挥自己,不由得横眉冷对,“你自己没长手?”

江清月也不客气,“那一会饭做好了,你吃不吃?”

周正霆抿了抿嘴,她在大队里是出了名的好吃懒做。

从未见她下地上过工,也没见她去过河边洗衣服,这样的人会做饭?

但是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自己又是个不会做饭的,只能服软。

“粮食都是我带来的,我凭什么不能吃?”

江清月双手掐腰正要和他争论,听见这一句后顿时败下阵来。

好家伙,自己连颗米粒都没带来。

那是没啥好说的。

想着直男一般都是吃软不吃硬,江清月便态度软了下来,“那什么,我现在身上疼死了,去外面一吹指定要感冒,感冒不是还要花钱买药嘛。”

周正霆见她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就像是见了鬼一样。

麻溜拿着盆出门铲雪了。

昨天大雪下了一夜,外面的雪已经堆得很厚。

江清月想着水井那么远,这才想着要煮雪水用。

等第一锅热水煮好,江清月直接用来刷锅洗碗,清洗灶台,顺便把屋里唯一的矮凳矮桌给擦了擦。

清洗完,江清月又朝外面的男人喊了句,“周正霆,帮我把脏水倒出去。”

已经吃过几次亏的周正霆不愿意和她多说一句,直接闷不作声地把脏水倒了出去。

霎时间门口的雪便化成了黑水。

江清月又烧了一锅,重新涮了一遍碗筷后,这才把剩下的热水都舀到了盆里。

“天冷,一会你洗床单用热水吧。”

周正霆刚刚踏进屋里,就听见她不咸不淡地来了这么一句。

不由得冷笑出声,这女人,算盘怎么每次都精准地打到自己身上。

他这一早上进进出出,饭没吃上,活倒是没少干。

谁说他要洗床单了?

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洗那个地方?

江清月不搭理他,洗干净锅后就开始淘米下锅。

看着灶台边仅剩的半袋子米,一袋子面还有一箩筐的土豆红薯,江清月不由得疑惑,“周正霆,你一天能挣多少公分,怎么才剩这点粮食?”

周正霆只觉得自己太阳穴一直突突跳个不停,又忍不住咬牙,“那也比你一天没下过地的女人强。”

江清月见他真被气到了,想想这一早上的相处,他应该也不会怀疑了。

便打算不再作妖。

而是弯腰又摸了个红薯,洗干净去皮切块放锅里一起煮。

江清月小的时候在奶奶乡下的家里住过一段时间,所以烧土锅、烧炕这些活对她来说都不再话下。

等红薯稀饭做好,江清月一扭头这才发现男人正在院子里扫雪呢。

而刚才他死活不愿意洗的床单,此刻也正在院子里迎风飘荡着。

江清月抿嘴笑了笑,看来这个男人也不是太差。

“周正霆,回来吃饭了!”

听见她的声音,男人还吓了一跳,似乎对她的声音有阴影似的。

等男人进了屋,发现灶台上自己碗里装了满满一大碗的红薯稀饭,不由得微微诧异。

竟然没糊?

这女人竟然真的会做饭!

再仔细一看,原本黑漆马虎的灶台竟然被擦得干干净净。

而这女人此时正端着一小碗红薯稀饭坐在桌边,吃得一脸淡定。

要知道,这女人原本是出了名的邋遢又贪吃。

除了好看一无是处。

两人结婚前,知青点的人还都起哄说自己傍上了大队长的女儿,大队里最好看的队花,以后有的福享了。

他很清楚,实际上众人暗地里都在拿这事当笑话。

都庆幸自己因为长得不够帅没被当靶子。

没想当这女人竟然和传言的也不尽相同?

等周正霆心不在焉地吃完早饭,竟然破天荒地从炕上的柜橱里拿了盒桃酥出来,“给,把这个带上。”

虽然这场婚事非他所愿,但生米已煮成熟饭。

该有的礼节不能一点没有。

江清月只当他是为了回城的事,想也没想就拿着了。

等出了门,男人又恢复冷漠脸,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

江清月心底有些忐忑,周正霆毕竟和原主不熟,没认出来也是正常。

可一会要见的,可是原主的一大家人,不知道会不会被人发现?

但与其费尽心思去模仿,不如直接认错,说自己痛改前非要和周正霆好好过日子?

江清月一边思考一边低头走路。

前面的男人半天没听到动静,回头一看就见她低着头,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样子。

走路的姿势也和之前大大咧咧的不一样,难不成身上还在疼?

看到周围指指点点的目光,周正霆不得不停下来等她,“江清月,你好好走路。”

江清月这才回过神,哦了一声赶上了他。

两人刚并肩走,一旁村里的大妈们就哈哈笑着开起了玩笑。

“哟,清月这是回娘家呐,手里还拎着好东西。”

“周知青,你咋不替清月拎着,没看人家腿都软走不动了,哈哈哈。”

周正霆蹙起眉头准备去接过来,又听人起哄——

“这嫁了人就是不一样哈,昨天两人看着还不熟,今天就热乎上了。”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