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体网 http://www.yueti.cc

姜乔白絮的意思全章节在线阅读_白絮的意思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带崽闪婚后,亿万大佬总想拉我生二胎》,主角是姜乔,主要讲述了:她这辈子所做最离谱的事,就是为了救人失去自己的清白,还为那人留下了崽崽,因此,她受尽家人的冷落和白眼…… 无奈之下,她只好找一个老实的男人做孩子父亲,几番挑选下,她选择了他。 本以为他不介意崽崽,已经是万幸了,谁知他将崽崽当亲生孩子疼爱,还总是跟在身后让她生个弟弟妹妹? 她:“我怕……” 他握紧她的手:“别怕,他们都是我的宝贝。” 她很是感动,直到那天,她突然觉得崽崽越来越像他…… 再后来,她发现原来他就是崽崽的亲爹?还是个亿万大佬?…

《白絮的意思》精彩章节试读

江城的秋天,刚下过一场雨,燥热的天气有了些许凉意。

下午三点,餐馆的最后一桌客人也结账离开了。

姜乔将桌子收拾干净,拉下卷帘门,挂上了今日休业的牌子。

“你命不好,年纪轻轻就克死了老公。”

“你女儿姜乔更丢脸,未婚先孕,带个拖油瓶嫁不出去。以后你孙女,不会也走这条路吧?”

“看来你们祖孙三代,注定是孤寡命,没有男人要喽!”

这是前几天,姜乔陪妈妈去乡下看望外婆,听见舅妈和表姐们私底下嘲笑妈妈的话。

姜乔自幼丧父,是妈妈独自拉扯她和哥哥长大。

妈妈性格泼辣,要强了一辈子。可现在,被娘家人嘲笑,却也只能装作没事人似的赔笑脸。

姜乔心里跟刀割似的。

都是因为她没结婚就生下了女儿。

五年前,她为了救一个陌生的男人,意外怀上了女儿姜小朵。

当时黑灯瞎火的,她连对方脸都没看清楚。

发现怀孕后,她的第一个念头是打掉孩子,可看着孩子的彩超图,到底是不忍心,将她生了下来。

自那以后,她听见过无数闲言碎语,多得是人指指点点,她已经习惯了。

可辛苦了半辈子的妈妈,却因为她受这种委屈。

不就是男人吗,她找一个就是了。

介绍人效率很高,没多久就找到了一个符合要求的男人,并约好了今天在附近的咖啡馆见面。

姜乔将还在睡午觉的姜小朵叫醒,替她换上了新买的粉色公主裙。

四岁的姜小朵粉雕玉琢,穿上小裙子,像个洋娃娃。

“妈妈,可不可以不要去相亲?小朵不想有后爸,后爸会欺负小朵的。”

姜乔耐心安抚:“妈妈会找一个爱你的爸爸,如果他不爱你,咱们就不要他,好不好?”

姜小朵这才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了。

到了咖啡馆门口,还在放狠话。

“要想娶我妈妈,先得过了我这关。我不同意,谁也不能做我后爸。”

姜乔半只脚都踏进了咖啡馆,听见这话,不放心地叮嘱。

“一会就算你不满意,也不能揍人,我没钱赔,知道吗?”

姜小朵也不知道像谁,明明瘦瘦小小一个小姑娘,却浑身都是力气,每天在幼儿园按着调皮的男同学揍。

没有哪个小朋友打得过她。

姜小朵别开头,轻哼一声:“看他表现吧。”

工作日的下午,咖啡馆只有零星几个人。

姜乔一眼就发现了坐在角落里,穿着白衬衣的年轻男人。对方背对着他,正在喝咖啡。

这应该就是她的相亲对象了。

“你好,请问是霍先生吗?”

霍寒廷微微抬头,目光锐利地扫向姜乔,但转瞬之间,神色又变得温和。

“你好,我是霍寒廷。”

姜乔在他对面坐下,看清他的长相后,愣了一下。

面前的男人眉眼深邃,面部线条凌厉,薄唇微抿,看起来又凶又帅。

简简单单一身白衬衫工装裤,也被他穿出了奢侈品男模的格调。

长这么帅还需要相亲?

“爸爸你好,我是小朵。”姜小朵眼睛亮晶晶的,一脸乖巧,像个小淑女。

不愧是重度颜控姜小朵,瞬间就倒戈了,完全忘了自己之前说过什么。

姜乔没忍住问:“霍先生,你长相这么出众,为什么还要出来相亲啊?”

就凭他这张脸,哪怕他一穷二白,也有的是富婆愿意倒贴。

何必还要出来跟她一个带孩子的人相亲呢。

霍寒廷淡淡笑了笑:“我条件不好,没人喜欢。”

姜乔想起了介绍人的话。

霍寒廷是个房产中介,今年二十九岁,一年收入有二十多万,在城西有套三室一厅的房子。

这条件,绝对算不上差。

甚至在他们这样的普通人里面,属于还算不错的了。

难道,他那方面不行?

之前她请人介绍的时候,特地强调过,如果对方那方面不行,没有生育能力最好,这样才能真心对小朵好。

看来介绍人是真把她的要求记在了心上。

难怪这位霍先生一看就有一种敬而远之的禁欲感。

姜乔似乎懂了什么,干咳一声,转移了话题。

“我的情况,介绍人都给你说过了吧?我叫姜乔,今年二十六岁。大学毕业以后,就在这附近的城中村里开了家常菜馆。”

“我是单亲家庭,爸爸已经去世多年,有个哥哥几年前结婚了。现在我跟女儿住在一起……”

“我今年四岁啦,在幼儿园A班。”不等姜乔说完,姜小朵就自来熟地做起了自我介绍。

姜乔不太好意思地解释:“这孩子脾气有点急。”

霍寒廷目光柔和:“我喜欢开朗的孩子。”

被夸奖的姜小朵小脸红扑扑的,“爸爸,你们的婚事,小朵同意了。”

霍寒廷嘴角微勾:“这就要问你妈妈的意见了。”

对方看起来是真的喜欢小朵,姜乔当然是乐意的。

尤其是他还不行,正好可以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假夫妻。

姜乔亮出了户口本:“现在就去结婚,你敢不敢?”

2.

霍寒廷没什么不敢的。

毕竟今天这场相亲,都是他暗中安排的。

五年前,他在邻市出差的时候遭竞争对手暗算,对方为了让他身败名裂,居然用了一种催情的迷药。

之后的记忆在迷药的作用下,变得断断续续,记不大清了。

最近他才陆续想起来,自己和一个路过的年轻女孩子有了肌肤之亲。

他当即就派人去找那个女孩子,得知她叫姜乔,有个女儿已经四岁了。

DNA鉴定结果显示,那是他的亲生女儿。

霍家家风严正,他身为继承人,更是严于律己,绝对不允许乱搞男女关系。

现在有了孩子,他必须负责到底。

却在出发找人前得知,姜乔这女人,居然想要相亲?

那他的宝贝女儿,岂不是要管别人叫爸爸?

那是万万不行的!

他用了点小手段,将原本的相亲对象换成了自己,以房产中介的身份出现在姜乔母女俩面前。

之所以隐瞒真实的身份,是为了看看,姜乔是否能成为那个,与他共度一生的女人。

他们霍家是不允许始乱终弃的,一旦选定了人,就是一辈子。

他必须要慎之又慎。

“那可要抓紧了,民政局还有一小时下班。”

姜乔有些不敢相信,没想到头一回相亲,居然就成了,一切都进展的太顺利了。

她也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当即就要去民政局。

霍寒廷的车就停在咖啡馆门口,是一辆黑色的轿车。

姜乔认识的汽车牌子就那么几种,不知道这车是什么品牌,但从外观上来看,应该不贵。

姜乔顿时少了几分距离感,大家都是普通人。

或许是近来结婚的新人不多,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对他们很热情,连拍照带领证,不到半小时就办好了。

结婚证上的两个人,虽然有些生疏,但看上去还算和谐。

姜乔将结婚证放进了包里,霍寒廷递过来一串钥匙和门禁卡。

“我买的新房在榴花苑,前年装修的,已经空置了两年,一会我找人打扫下,你就可以搬过去了。”

“我工作时间不固定,需要经常出差,你照顾好自己和小朵就行,不用管我。”

霍寒廷一一交代清楚。

既然都领证了,姜乔也没跟他客气,接过了钥匙和门禁卡。

榴花苑离她的餐馆很近,只有几公里的距离。

她看了眼在车后座熟睡的姜小朵,把话说在了前头。

“霍先生,我的小餐馆收入不太稳定,但自给自足,养活我和小朵是没问题的。”

“我们会尽量不给你添麻烦,家用方面,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可以AA。”

她带着孩子,也没指望霍寒廷会毫无芥蒂地接纳她们。

经济账,还是一开始就说清楚的好,免得到最后,霍寒廷会觉得自己替别人养孩子,心里不舒服。

霍寒廷也听出了她的言下之意,眉头微拧,沉声道。

“我们既然结婚了,那小朵就是我的女儿。我养得起你,也养得起我的女儿。每个月的开支,我会在一号转给你,你不用操心。”

他好像真的要将小朵当做亲生女儿。

姜乔心里微暖,不管他以后会如何变化,这一刻他是想付出真心的,那就够了。

既然如此,她也要好好想想,怎么经营这个家,而不是只为了堵住那些说闲话人的嘴。

“那就听你的。”她也不会只享受不付出,三口之家要用钱的地方还多着。

她在别的地方补上就是了。

夫妻之间过日子,本来就要相互扶持。

眼瞧着就要到晚饭饭点了,姜乔惦记着自家小餐馆的生意,着急回去。

她准备叫醒姜小朵,俩人一起去坐公交。

霍寒廷制止了她:“让她睡吧,我送你们回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