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体网 http://www.yueti.cc

午后香茶 小说全县传我绝户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午后香茶 小说全县传我绝户》精彩小说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午后香茶写的《八零:军嫂她又美又飒又吸金》,主角是左婧妍。主要讲述了:刚刚实现财富自由,还未来得及享受大好人生,她就被车撞穿越了。 成了个又蠢又懒,连小孩子糖葫芦都抢的坏女人。 军人老公还天天想和她离婚…… 离就离吧!她现在一心只想搞钱! 然而…… “老婆,非要离婚吗?我身强力壮体力好,工资还都上交,孩子我带,不影响你搞钱,真的不要我吗?” 她无语扶额:“不是你要离婚的?”…

《午后香茶 小说全县传我绝户》精彩章节试读

左婧妍苦死了,刚实现财富自由想去西双版纳好好玩一玩,结果一场车祸就把她撞到八十年代,还穿到大院公害一个邋遢的泼妇军嫂身上,因为抢邻居孩子的糖葫芦吃,吃的太快被噎死了。

真是大型社死现场!

她狼狈的跑回家,结果回到家里一看到处都脏兮兮的没有下脚地方,埋头收拾了三个多小时屋里才变得窗明几亮。

但她出了一身汗,闻着身上就更臭了,去澡堂洗澡要花钱买票,现在她一穷二白没那个闲钱。

反正家里也只有她一个人,就烧水在家里洗,原主的头发又长又密,家里只有碱没有洗发膏,她还是第一次用碱洗头,可是费了点力气才把头发洗好。

洗澡没有香皂只能用一块薄薄的肥皂片洗了,洗完身上全是肥皂味,但总算比臭味好闻。

问题来了,衣服全都是穿过的,估计原主就没洗过衣服,拿起哪件都一股味,实在没办法往身上穿。

偏偏就在她光溜溜的时候,有人敲门,声音急促带着怒气,砸的门框都跟着晃悠。

“谁呀?”

左婧妍不高兴了,哪有这样敲门的?墙皮都给震下来了。

敲门声倒是停下了,但那道低沉磁性的声音里带着压抑不住的怒气对她命令:

“开门。”

左婧妍凭着原主的记忆,想起来这声音的主人是这家里的一家之主陆浩霆。

但她现在光溜溜的也不能去给他开门,只得喊一声:

“等会儿!”

门外,陆浩霆吃了闭门羹气的紧握住拳头,凭着他对这个无耻女人的了解,这是做贼心虚了。

这个女人简直不断刷新无耻的下限,今天老张和他说,自己不在家的两个月她满家属区大院蹭饭,让他回家给媳妇留点钱,别让她满大院蹭饭,对他影响不好。

陆浩霆忍无可忍,他每个月给她三十块钱生活费,她竟然还去别人家蹭饭?她是故意的,败坏他的名声,逼他回家。

今天豁出去不穿这身军装了,也要和左婧妍这个恶魔离婚。

左婧妍在自己房间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干净衣服,那些散发着臭味的脏衣服她实在没法往身上穿,想到陆浩霆的房间里应该有就推门进去。

收拾屋子的时候就这屋最干净,物品摆放整洁有序,被子叠成豆腐块,床单铺的一个褶皱都没有,军人的自律就是在家里也严格执行部队标准。

左婧妍打开衣柜,里面的衣服叠的板板正正,她找了一件浅绿色的衬衣穿上。

陆浩霆一米八五,原主一米六五,穿他的衬衣就像小孩偷穿大人的衣服,衬衣的底摆超过臀部刚刚好遮住了隐秘部位,可毕竟是真空的还是不太好,左婧妍又穿上陆浩霆的军裤。

我的天啊,这也太长了,这男人是不是腰下面全是腿?

陆浩霆等的不耐烦了,又开始砸门:“开门。”

左婧妍只得把裤腿挽起几段,没有裤腰带就用手抓着裤腰跑去开门。

“.......”

陆浩霆的手停在半空中,看着门内的女子几乎没认出来是谁?

湿漉漉的长发垂在肩膀上将胸前的衣服弄湿了一片,发丝还在滴答滴答的往下滴着水。

衣领处的纽扣没有系,露出纤长的脖颈和若隐若现的轮廓。

一双清亮透彻,黑白分明的眼睛有些慌张的看着自己,嘴唇微微张着还有些喘,脸颊上浮现一抹不自然的红......

左婧妍一手抓着裤子,一手把着门框,不自然的打量门外高大的男人,寸头,军装,眉眼深邃,眼神坚毅,五官硬朗,背对着光也令人有一种压迫感。

收拾屋子的时候看到过这男人的照片,但本人比照片帅十倍,更有禁欲气质。

第一次见便宜老公却是这么尴尬的场面,左婧妍强挤出笑,声音硬邦邦的问了句:

“你......回来了?”

她这个姿势,她这语气看着像是害怕陆浩霆进屋一般。

陆浩霆想到可能发生的事脸色骤变,这个女人又馋又懒又邋遢,自私自利不要脸。

原以为这些已经是极限了,竟然还在家里偷人?她真是不断刷新自己的容忍度。

陆浩霆忍无可忍推开堵着门的左婧妍,大步走进屋里。

左婧妍被推的一个没站稳,抓裤子的手下意识的去扶门框,裤子应声落下露出一双白皙长腿,她忙弯腰去提裤子,却露出衬衣内的风光。

陆浩霆房间都找遍了也没看到奸夫,回头就看到这一幕。

2.

陆浩霆脸色僵硬的背过身,眼前却一个劲的闪过刚刚看到的画面,嗓子发干,气血上涌。

奇怪,上次左婧妍脱光了站在他面前都没这种感觉,今天怎么了?

左婧妍提上裤子跟进屋,看到陆浩霆背对着自己站着,那笔直挺拔的背影像在操场上练队形,特别僵硬。

突然想到他为什么怒冲冲的进屋,左婧妍吐了口气对着陆浩霆的背影说:

“我是懒点,馋点,脾气不好点......可我不会做出轨的事,你这样怀疑就是对我的侮辱。”

原主奸懒馋滑,刁蛮任性,但作风还是很正的,至于是她不想找,还是大院里没人搭理她,左婧妍就不知道了。

陆浩霆看到整洁的房间和屋里地上的那盆洗澡水,以及水盆旁地上的水渍和扔到在地上的脏衣服,就明白自己是误会左婧妍了。

错了就认,陆浩霆硬邦邦的道歉:

“对不起。”

陆浩霆不敢看左婧妍,一看就想起刚才的画面就热血翻涌,道歉的样子把左婧妍看乐了。

也是个钢铁直男!

左婧妍落落大方的替原主给陆浩霆道歉:

“我接受你的道歉,同时我也给你道歉,你不在家这段时间我委屈没地方发,跑各家蹭饭还和别人吵架给你造成很坏影响,你若是想离婚我也同意,但可不可以过些日子,等我找到工作稳定下来再办离婚?”

看陆浩霆气冲冲回来的样子,左婧妍先提出来同意离婚,还能给自己争取一段适应这个社会的时间。

陆浩霆本来是回来提离婚的,被左婧妍这么一说他反倒说不出来了,但他又觉得这是左婧妍的阴谋,目的是拖延离婚,不过总比大吵大闹的好。

她不是说找到工作稳定下来就离婚吗?他就帮她找工作,看她到时候还有什么话好说?

两人离的近,她身上散发着肥皂的味道和女人的气息让陆浩霆浑身不自在,屋内的空气不知不觉的多了层暧昧。

“......你好自为之。”

陆浩霆对着认错态度良好左婧妍也不好再提离婚,脸色沉沉的扔下一句就逃一样往外走。

左婧妍松了口气,这关算是过去了,下一步就是赚钱租房子离开这,可做买卖需要初始资金,她去哪找这笔钱呢?

陆浩霆走到门口停下脚步蹙眉回头,若是以前他回家马上就走左婧妍一定会大哭大闹拦着门不让走,今天是真反常。

乱糟糟的家被收拾的窗明几亮,东西摆放整整齐齐,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根本不会相信那个懒女人会干家务?

看到陆浩霆停下脚步,左婧妍急忙说:

“家里没吃的,也不好留你吃饭。”

陆浩霆眉头蹙的更紧了,感觉左婧妍像是恨不得他马上离开?担心左婧妍又跑去别人家蹭饭,陆浩霆转身回来沉声对她说:

“收拾一下,咱们去食堂吃饭。”

陆浩霆竟然主动带她去食堂吃饭?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左婧妍觉得不可思议,她倒是想去吃饭,可不能穿这身出去吧?

她指了指地上的脏衣服,又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对着陆浩霆无奈的耸耸肩:

“......没衣服了,都是要洗的。”

陆浩霆皱眉看了左婧妍一眼,见她说的是实情,没说话转身就走。

他一走,左婧妍就觉得呼吸顺畅了,这男人好强的气场,压的她喘不上气来。

走了好,走了就不耽误自己干活了。

左婧妍面对堆的像小山一样的脏衣服叹气,无比怀念现代的自动化洗衣机,认命的拿着搓衣板坐在小板凳上好一顿洗。

陆浩霆从家里出来想去食堂打饭回来和左婧妍一起吃,今晚他就住家里了,明天一早再去部队。

家里干净整洁,左婧妍不吵不闹不来缠着他,陆浩霆也愿意在家里住。

结果刚出门没走几步,就被几个苦大仇深的女人围住,全是来告左婧妍状的。

“陆副营长,我关门做饭,你媳妇就在我家门口骂了半个小时,太欺负人了。”

“陆副营长,你媳妇抢李连长家东东的糖葫芦,小孩子的东西都抢,你快管管吧!”

陆浩霆脸色发青的站在那,平生头一次觉得这么丢人!

这些来告状的有他领导的媳妇也有他下属的媳妇,以后在部队还怎么有脸管教手下士兵?

左婧妍,左婧妍你干的好事!

左婧妍正洗着衣服就觉得脊背发凉,右眼皮突突的狂跳。

她按住狂跳的眼皮,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正想着呢,就听到关门声,陆浩霆面沉似水的回来了。

左婧妍站起来看着他,手上都是水往衬衣后擦了一下问道:

“落下东西了吗?”

“这些钱给你,再不许出去蹭饭了。”

陆浩霆怒气冲冲的把身上所有钱都掏出来放到桌上,真是一分钟都不愿意再看这个女人,斩钉截铁的说:

“我会给你找工作,找住处,找好后就离婚。”

左婧妍是要强的人,她不可能要陆浩霆的钱,淡定的对他说:

“我不要你的钱,帮找个地方住就行。”

陆浩霆眯起眼看着她,实在不习惯她这么冷静,难道是有人给出谋划策了,让她以柔克刚?以退为进?

不管她耍什么花招,这个婚一定要离,陆浩霆语气强硬的命令:

“钱放这了,你再去打扰别人家,我就把你丢回农村去。”

左婧妍苦笑看着桌上的钱,重重的摔门声显示这个男人已经愤怒到极点,不想再和她有任何纠葛,龙卷风一样离开。

查了一下,一共三十三块六毛钱,陆浩霆一个月津贴六十二块钱,给家里邮去二十块,给左婧妍留下三十生活费,他自己只留十二块钱。

没跟左婧妍结婚前他抽烟,结婚后烟都戒了,这三十三块钱得存好几个月才能存到。

左婧妍现在是真缺钱,但这钱不能要,要了这钱她和原主就没区别,成了靠男人养的女人。

但眼下的情况,兜里没钱,厨房没粮,煤油炉里没有煤油,活下去都是问题。

她必须快点赚钱,可不论做什么生意都需要本钱,左婧妍皱着眉手指在桌上无意识的敲着,思考怎么弄到第一桶金?

发丝从肩头滑落到手背上有些痒,左婧妍低头看到头发笑了。

原主的头发又黑又密好像缎子面一样光洁滑顺,长度及腰。

想到自己看过的年代文里就有卖头发换钱的,明天去城里看看有没有发廊收头发?

有了第一笔启动资金,她就有办法赚钱活下去,把洗干净的衣服晾到院里,准备早点睡觉。

她刚要去关门就被一双大手推开,陆浩霆去而复返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饭盒沉着脸放到桌上,一句话没说又走了。

“谢谢。”

左婧妍跟他道谢,陆浩霆却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左婧妍看着他的背影苦笑摇头,陆浩霆是好男人,正直有责任感,长的帅又是军人,各方面都符合自己的择偶标准,要是在前世自己就追了。

但现在只能一笑了之,跟这个男人只能是有缘无份。

其实她挺同情陆浩霆的,在军队他能力出众前途无量。

娶了原主这么个女人,害他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甚至还会影响到事业。

左婧妍也是真饿了,虽然吃了圆圆送来的两个包子,但素馅包子本来就不抗饿,干了一下午活早就消化没了。

陆浩霆就是及时雨,知道她饿就给送饭了,就是不知道他钱都给自己他拿什么买的饭?

左婧妍坐到饭桌前打开铝饭盒看了下,大米饭和两个素菜,一个炒角瓜一个西红柿炒蛋都是她爱吃的。

她以为自己吃不了这么多,可吃着吃着就见了底,满满一饭盒饭菜吃的干干净净。

把饭盒用热水洗干净,家里没有杯子左婧妍只能饭盒装水临时充当杯子。

她坐在桌前开始写需要买的东西,油盐酱醋,大米白面,喝水的杯子,炒菜的勺子,煤油炉用的煤油,还要买点糖和山楂,答应东东给他做糖葫芦不能言而无信。

除了吃的,原主的生理期快到了还要买点卫生纸。

杂七杂八的写了差不多一张纸,算算也要不少钱。

还是要赚钱,这种算计着花钱的感觉太难受了

一想到赚钱,左婧妍浑身就充满力量,没什么能难住她,前世那么难自己都闯出一条康庄大道,何况是在这个满是机遇的年代?

关好门,早早的就躺下睡觉,一觉到大天亮连梦都没做一个,看着晃眼的太阳,还得买窗帘回来,不然天天都睡不好。

早晨用手指抹上牙膏刷了牙,昨晚就这么刷的,原主那牙刷实在太脏了不能用。

陆浩霆倒是有牙刷,但左婧妍没法克服心理障碍,就只能用手指刷牙算了。

刷完牙左婧妍默默的在采购单上记上牙刷,对了牙膏也得买,都已经卷了几圈,估计也就再刷两次牙就彻底光光了。

衣服晾了一晚都干了,左婧妍换下陆浩霆的衬衣军裤穿上自己的衣服,把长发编成两根麻花辫,清清爽爽的出门。

去县城要坐公交车来回两毛钱,左婧妍不想用陆浩霆的钱,就想自己走着去城里,路过公共汽车站的时候被人喊住。

喊她的是张副营长的媳妇李爱梅,她男人和陆浩霆是一个领导班子,两人都有希望升到正级,但她男人没陆浩霆名气大,也不如陆浩霆业务能力强,大概率是竞争不过他的。

“陆副营长家里的,听说你昨天抢东东糖葫芦了?是不是陆副营长不给你钱?太不像话了,自己在外面吃香喝辣,让你在家里挨饿。”

李爱梅一张嘴就是挑拨离间还故意大声说,生怕别人听不到。

左婧妍看了她一眼,李爱梅穿着黄色的衬衣,蓝色卡其料裤子熨的裤线笔直,黑色的圆头半高跟皮鞋,一头烫发在一群朴素的军嫂中十分抢眼。

听说她娘家很厉害,爸爸是钢厂销售科长,妈妈是针织厂的会计,自己是药材公司的保管员。

所以她家的日子在部队家属大院是最好的,穿的也是最好的,原主特羡慕她。

如果是原主听到李爱梅的挑拨,早就顺着她的意思骂陆浩霆了。

但现在是左婧妍来了,她十八岁就出来闯世界,摸爬滚打什么人没见过?就她这点小心思根本不够看。

左婧妍摇摇头:

“老陆给我留钱了,是我自己乱花把钱花没的,昨天不小心把东东的糖葫芦碰掉地上,我已经跟孩子说了,今天赔他十根糖葫芦。”

“就你?你用什么赔啊?”

李爱梅见左婧妍没顺着自己话说,忍不住嘲讽了一句,怀疑的上下打量她,这个女人今天怎么学聪明了?竟然没骂陆浩霆?

左婧妍收起笑容,冷淡的回道:

“老陆昨天回来给我钱了,十根糖葫芦又不是多贵,怎么就赔不起?”

就算会和陆浩霆离婚,那也不能由着别人诋毁他,再说她又没有撒谎,陆浩霆确实给她钱了。

“哼。”

李爱梅嗤笑一声,拍着巴掌回头对一起等车的军嫂说:

“大伙都听到了吧,给做个证,别回头我们陆副营长的夫人又耍赖,李嫂子,等她赔你家东东糖葫芦的时候跟大家说一声。”

左婧妍眸光淡淡的看向姜雪莹,昨天还觉得她人不错,怎么在背后捅刀子?

姜雪莹被李爱梅点名尴尬极了,她跟左婧妍解释:

“不是我说的。”

左婧妍看到姜雪莹的反应知道是自己误会她了,她笑着点点头:

“我知道,嫂子人那么善良怎么会传这么无聊的瞎话呢!”

她这么意有所指李爱梅受不了了:

“左婧妍,你说谁传瞎话呢?”

左婧妍一双清澈的眸子怀疑看着李爱梅:

“当然是说传瞎话的人了,怎么?嫂子,难道是你传的瞎话?不对啊,嫂子你是文化人,怎么能做这种小人行径呢?”

左婧妍虽然用的是疑问句,但语气却是肯定句,周围的几个军嫂都看着李爱梅,她们确实是听李爱梅说的。

“我......不是我说的!”

李爱梅被大家看的浑身不自在,恼怒的看了眼左婧妍,这个蠢货今天怎么伶牙俐齿的?

“既然不是嫂子说的,那就好了,我就说嫂子不是那种无耻小人么!”

左婧妍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语气轻松,却暗戳戳的把李爱梅骂了。

李爱梅气的脸都青了,恨恨的瞪了左婧妍一眼,见她转身往县城方向走,李爱梅顿时来了优越感。

“左婧妍,你不是说陆副营长给你留钱了吗?怎么连一毛钱的车钱都舍不得?”

左婧妍回头对着她莞尔一笑:

“昨晚没睡好,嫂子身上味......香水味太重,怕熏吐。”

原主就是受李爱梅挑拨才会满大院蹭饭,找人打架逼陆浩霆回家,现在还想借自己败坏陆浩霆名声?那就别怪她不客气。

“你?”

李爱梅气的差点爆炸了,她有狐臭夏天出汗味道尤其重,只得多喷香水遮盖,左婧妍这不是讽刺她吗?

跟前的几名军嫂都盯着自己的脚尖使劲抿嘴,没办法,憋不住笑啊!

左婧妍虐了绿茶精身心愉快,边走边哼歌,脚步都透着轻松,她走出去没多远公共汽车就从后面驶过来。

李爱梅在车上看到左婧妍,特意拉开车窗朝她喊:

“左婧妍,我们先走了,你慢慢走吧,中午怎么着也能走到县里。”

左婧妍对着她深鞠一躬,悲凉着声音喊:

“嫂子,一路走好。”

“你......你......”

李爱梅气的捂住心口,差点没被气的原地去世。

姜雪莹憋不住笑,太爽了,大家都看不惯趾高气扬的李爱梅,却不敢惹她,可算有人制她了。

左婧妍竟然有点小可爱了呢!

“老陆,前面的是你媳妇吧?要不要拉上她?”

继续阅读